俄媒文章:俄伊緣何邁向戰略級合作?

北京新浪網 01-24 16:35

原標題:俄媒文章:俄伊緣何邁向戰略級合作?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月24日報導 俄新社網站1月20日發表題為《俄羅斯為何幫助伊朗》的文章,作者是彼得·阿科波夫。全文摘編如下:

俄羅斯的哪個鄰國正在與其經歷同樣來自西方的最嚴酷的外部打壓、制裁和不停的「妖魔化」,對內政策被誣「暴政」、「扼殺」進步價值觀,對外戰略被斥為「侵略者」?這就是伊朗。40多年來,它一直被刻畫成對「世界的威脅」,美國稱其為「邪惡軸心」的中心。伊朗早就該被強行「民主化」了,更何況該國還沒有核武器,但其軍隊十分強大,足以令任何外部侵略付出巨大的代價。伊朗人之所以能夠維持獨立,更重要的是因為他們在所有外國勢力面前,特別是在西方面前,不會自卑,他們在意識形態和地緣政治上自信自立。

伊朗新總統從19日開始的赴俄訪問絕非普通行程。對普京來說,易卜拉欣·萊希的上任令兩國關係終於可以提升至新水平,具有戰略性質。

具有象徵意義的是,萊希在談判一開始就宣布此次帶來了一份為期20年的戰略合作協議草案,並表示伊朗和俄羅斯可以「協同對抗西方」。

萊希指出:「我想說的是,在當前極其特殊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協同反對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的單邊行動。40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反對美國人。我們永遠不會因制裁或威脅而停止國家進步和發展的步伐。」

隨著大西洋秩序衰落,建立新的多極世界是俄伊兩國的首要任務。但讓我們團結起來的並非只是盎格魯-撒克遜人對我們的共同仇恨。兩國在國際舞台和雙邊合作中有許多共同的主題和利益。

4個半世紀以來,我們兩個鄰國之間發生過各種事情:有過戰爭,俄羅斯甚至還在伊朗北部實施過保護制度;還有過盈利的貿易、共同的興趣和友好的感情。

伊朗作為最古老文明之一的後裔,在1979年伊斯蘭革命結束之後,再次成為符合歷史標準的獨立權力中心。伊朗建立了特有的國家結構類型,已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領導者之一。

在伊朗成立之初,兩國關係發展並不順利。此外,我們很快就派兵到阿富汗,並與伊拉克結盟,而伊朗與後者的戰爭幾乎跨越了整個80年代。當莫斯科和德黑蘭之間的關係開始改善之際,蘇聯解體了。

對於新生的俄羅斯來說,與伊朗打交道也並非易事,首先是因為莫斯科公開的親西方傾向,然後是因為我國精英不願意與受到制裁的鄰國打交道。此外,在本世紀初,伊朗處於地緣政治的高風險區:美國認真考慮了對該國發動襲擊的可能性。

之後,俄羅斯為簽訂所謂的伊核協議做出了決定性的貢獻。該協議使西方能夠在收回對伊朗核武器工作方面的指責的同時保存顏面。這些指控都不成立,因為伊朗一再表示它只是在和平利用核能,但這成為遭受新一輪嚴厲制裁的原因。在德黑蘭達成協議后,大家希望解除制裁,但在特朗普執政期間,美國退出了該協議,伊朗形勢未能得到任何緩解。

當前正在就重返條約進行談判,但如今伊朗要為自己謀求保證:首先,解除或至少放鬆制裁;此外,美國需作出不終止協議的承諾。伊朗已不再相信美國人和整個西方的締約能力。

這就是伊朗當前加快與中俄和解進程的原因。該國已經與北京簽署了為期25年的全面合作協議,現在輪到莫斯科了。俄羅斯-伊朗-中國的互動意義重大,它展示了一種新的全球安全架構。其中關鍵不僅是聯合軍演,不僅是區域間運輸和貿易走廊或能源項目,也不僅是在敘利亞的聯合工作以及對阿富汗穩定發展的共同期盼,而是亞洲大國可以自己處理所在大洲的事務,趕走外來者。

伊朗已準備全力與我國發展夥伴關係。不管它目前的財政能力多麼有限,未來都可能是世界上最重要、最強大和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更何況它是我們的鄰國。俄羅斯受益於強大而獨立的友好伊朗,我們積极參與其重返世界應有地位的進程,將得到經濟和地緣政治上的多倍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