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開端》還是部「反網暴」教育片

北京新浪網 01-22 08:33

面對一些社會新聞事件,要警惕自己不要在「主持正義」中迷失,由「說句公道話」演變成單純的負面情緒宣洩。

全文1924字,閱讀約需4分鐘 

新京報評論員 丁慧 編輯 劉昀昀 實習生 呂怡然 校對 吳興發

▲《開端》中,重要的一站:沿江東路站。圖/《開端》畫面截圖

「車輛行駛,請您坐穩扶好」的公交車播報聲,《卡農》的音樂聲,近日,這兩個聲音讓不少人「心臟驟停」。一部以時間循環為題材的劇集——《開端》,正在熱播。這部劇因為劇情精彩,演員演技好而被網友熱議。

這雖是一部以時間循環為題材的劇集,但講述的卻是一樁極具現實感的事件——「跨江大橋公交車爆炸案」。劇中的男女主,一次次在公交車上死去、醒來,就是為了拯救一整車人的生命。

「嘉林市跨江大橋公交車爆炸案」折射到現實中,可能是一樁令人瞠目結舌的惡性社會事件,對於普通的大多數人來說,爆炸案中未曾謀面的受害者,只是一個冰冷的死亡數字,甚至在熱度過後,就會淹沒在大大小小的社會新聞中去。

▲《開端》中爆炸的公交車。圖/《開端》畫面截圖

━━━━━

《開端》中的「網路暴力」

這部劇以時間循環的方式,放大了一輛公交車上乘客存在的時間,為觀眾展現了普通人的善良和抉擇。但與此同時,也讓更多觀眾看到了,發生在嘉林市的這起「社會新聞事件」的另一層內里:「網路暴力」害人不淺。

▲劇中,網友對王萌萌進行謾罵。圖/《開端》畫面截圖

《開端》由爆炸案的兩名當事人帶領觀眾,如剝洋蔥一般,探索這起公交車爆炸案背後的原委和是非。

一位女孩在跨江大橋上要求公交車司機停車,下車后被貨車撞死,被網友大罵「死得好,誰讓你去拉方向盤」;

男主為了拯救全車人與「炸彈客」搏鬥,在他捅傷「炸彈客」之後,被網友扒出身份,發現他正在開發的遊戲中包含暴力元素,因而被叫做「殺人魔」;

在爆炸案中喪生的乘客之一「直播一哥」,因為生前是主播,在死後,卻被網友在他過往的視頻留言大喊「死得好」。

種種評論,對應起來的,就是現實中一些社會新聞下的評論百態。

▲《開端》劇照。

過往,在不少社會惡性事件的新聞中,不少留言是針對受害者的詰問、批評、道德譴責甚至謾罵,以至於「受害者有罪論」和「完美受害者論」,一次又一次地被拎出來在公眾輿論場中進行討論。

《開端》為觀眾提供了一個旁觀者的視角,展現了「炸彈客」的作案動機——他們的女兒王萌萌,因為在跨江大橋上強行下公交車,而意外被貨車撞死。

王萌萌的車禍視頻卻被一些網友當做謾罵、調侃、指責的對象。諷刺的是,現實中,本來是起警示意義的車禍視頻,卻被一些網友當做剪輯和調侃的對象。

▲被網友調侃的車禍視頻。圖/某社交平台截圖

網友對王萌萌的謾罵和調侃,也成了「炸彈客夫婦」的作案動機之一。無論是之前的種種情節也好,還是「炸彈客夫婦」的作案動機也罷,揭示的都是同一個主題——「未知全貌,不予置評」,甚至是「知曉全貌,也難以置評」。

━━━━━

只看眼下的是非對錯,

很難「主持正義」

《開端》讓觀眾作為旁觀者,看到了男女主一次次拯救全車人的努力;看到了「炸彈客夫婦」失去女兒后的傷心;也看到了「王萌萌」下車原因中被忽略的事實;觀眾在反覆代入不同角色的視角里,體會到事件背後複雜性。

「女大學生因強行下車被貨車撞死」,對於普通人來說,這隻是一次普通的車禍新聞;對於公交公司來說,只是一次賠償事故;對於網路「噴子」來說,又多了剪輯素材和調侃對象;但是對於當事人來說,卻是生命的終結;對當事人的家庭來說,是一輩子壓在心頭上的大山。

▲《開端》畫面截圖。

《開端》探討了每一個自詡正義、三觀正常、判斷力準確的人,都可能成為網路施暴者的議題。大多數事件,沒有那麼簡單,只看眼下的是非對錯,很難去「主持正義」。正因為如此,網暴的參與者,往往不是一小部分人,恰恰是一大部分人;不是某些個別人,也許就是評論區的你和我。

互聯網環境下,因為信息的快速集納和處理,極易因為某一事件造成情緒的集體發酵,而對當事人形成特別的「暴力事實」。在一定時間內,這個現象產生的本身和程度大小與被施暴者本人的善惡、是非無關,只是淋漓盡致地展現著,互聯網世界中一些人純粹的情緒發酵與變異。

很多時候,網友在網路上發表評論,都只看到眼下所謂的是非對錯,但是一個人犯了錯自有與之對應的懲罰,而不是被無止境地謾罵、指責、攻訐。

面對一些社會新聞事件,每個人都要警惕自己在「主持正義」中迷失,由「說句公道話」演變成單純的負面情緒宣洩。嚴格可否情與法的邊界,方能避免自己成為悲劇背後那雙推波助瀾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