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威斯布魯克做他自己,對湖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北京新浪網 10-27 08:07

這個NBA中最有趣的實驗,我們才剛剛看了一周,到目前為止,用一句就能很好地概括:狀態好時拉塞爾-威斯布魯克就是「威甜甜」,狀態不好時就成了「牛夫人」了。空接、失誤和各大球星們的掙扎。安東尼-戴維斯和威斯布魯克的連線;安東尼-戴維斯和威斯布魯克的不搭。我們還看到了德懷特-霍華德和戴維斯在替補席上爆發的衝突。總而言之,湖人輸了兩場球,隨後又幸運地拿到了一場勝利,及時地緩解了緊張的局勢。但在此之前,我們並沒有意識到這是需要很大韌性的。

自兩個賽季前擔任湖人主教練以來,弗蘭克-沃格爾就一直在宣揚一種成長的心態——忍受早期失敗的痛苦,讓自己做一些你以前無法想像的事情。這就是湖人能建立起總冠軍級別進攻的原因,當其他球隊都在倚仗節奏和空間的時候,湖人卻在內傳內、低位進攻和拼搶進攻籃板方面大放異彩。

威斯布魯克的到來會是對沃格爾的心態的一種考驗。從過往的情況來看,威斯布魯克不是一個容易改變的人,他有實力但又一根筋。湖人想讓威斯布魯克繼續做他自己,但總冠軍球隊是要具備調整能力的。一成不變的球隊是很難在季後賽中走太遠的。

威斯布魯克可能永遠不會改變他的方式,但僅僅3場比賽,湖人就已經開始調整,希望讓他打得更加自如。在威斯布魯克揭幕戰表現不佳后,湖人有意識地把更多發動進攻的權力交給了他們的新控衛。在接下來的2場對陣太陽和灰熊的比賽中,他爆發出了巨大的能量,沖搶籃板、快攻推進,並在其他進攻選擇缺少空間的情況下,為德安德烈-喬丹送出了一次又一次空接。

但湖人越是把進攻交給威斯布魯克處理,就越容易被他那起伏不定的效率所影響。像馬利克-蒙克和肯特-貝茲莫爾這樣的角色球員都不是那麼穩定的,但沃格爾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勒布朗-詹姆斯和戴維斯合砍50分上。威斯布魯克則無法提供同級別的穩定性。他是少有的欠缺穩定性的超級球星,可能在輕鬆拿到三雙的同時,奉上一些莫名其妙的傳球失誤。

湖人必須在把球權交給威斯布魯克,和迫使他找到在勒布朗身邊打無球的方法之間找到適當的平衡。威斯布魯克最適合X因素的角色——作為掩護人或空切點,而不是拿球突破。

湖人可以借鑒威斯布魯克在火箭時的經驗:幫助威斯布魯克改變的最好方法,就是改變場上的空間。  

在火箭交易走6尺10寸的克林特-卡佩拉,把6尺5寸的PJ-塔克頂上首發五號位,並將威斯布魯克定位為無球切入點之後,威斯布魯克才開始與詹姆斯-哈登擦出火花。這個變化就像一顆浴盆炸彈,無論是否有球在手,只要他進入禁區,就能引起波瀾,並且,在2019-20賽季常規賽的下半段,他的場均三分出手數也下降到了2次。

哈登能夠觀察到隊友們的每一次空切,這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威斯布魯克在無球狀態下的爆發力。但是,在威斯布魯克被交易到奇才並再次被委以重任后,他就又回到了自己的老路上。

對於湖人來說,讓威斯布魯克做他自己的最好方法,是讓身邊的隊友為他創造出空間。當他們一起上場時,勒布朗可以很輕鬆地擔任當初哈登組織進攻的角色,但區別在於,湖人目前的首發中鋒是喬丹(一個早過了巔峰期的傳統中鋒),由他在內線和戴維斯搭檔。

威斯布魯克並不像詹姆斯的前隊友德維恩-韋德那樣,能洞察到球場上的所有縫隙,但通過最近兩場打無球的優秀表現,我們可以看出他是願意進行空切的。在對陣太陽的首個回合中,威斯布魯克的吸引力就體現得尤為明顯,當戴維斯在低位遭遇雙人包夾時,他繞到內線為詹姆斯製造了一個空位機會。

如果上面這個回合,威斯布魯克能切入到一個更好的位置,最後的結果可能就不只是運球后的跳投了,而這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當詹姆斯、威斯布魯克與一位傳統中鋒共同出場時,詹姆斯就得回到外線。

儘管如此,沃格爾還是把戴維斯固定在了四號位上,也許他覺得自己應該再給霍華德和喬丹多一些時間。也許戴維斯(曾表示希望自己本賽季多出現在五號位上)私下仍不希望打五號位,或者沃格爾只是害怕在卡梅隆-安東尼打大前鋒時,球隊的外線防守會漏洞百出。

由於塔倫-霍頓-塔克、韋恩-艾靈頓、肯德里克-納恩和特雷沃-阿里扎的受傷,沃格爾想倚仗大個陣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即便常規賽對湖人來說並不像季後賽那樣重要,他們也會希望贏下更多比賽,而這就需要一個更穩定的前場配置了。

將對陣太陽時擁堵的空間,與對陣灰熊(湖人的賽季首勝)的第四節進行比較。變化主要源於詹姆斯,他在比賽還剩10分鐘時換下了威斯布魯克,成了場上唯一的三巨頭成員。

在霍華德做好吃餅準備且身邊隊友都是射手的情況下,經驗豐富的勒布朗幫助安東尼和蒙克接連命中了多記三分。這就像旱災中的第一場大雨,並且也在提醒湖人,他們需要讓勒布朗也做回他自己。

關鍵時刻,沃格爾轉換了思路,放棄了在戴維斯身邊安排另一位7尺長人的想法。威斯布魯克和戴維斯在比賽還剩5分鐘時重新上場,有了更大的空間,三巨頭最終利用堅決的空切和各種轉換進攻擊敗了灰熊。在比賽還剩3分鐘的時候,三人的默契配合有了結晶,威斯布魯克先是為詹姆斯做了個掩護,隨後接球順下,助空切的戴維斯完成了扣籃。這一回合的威斯布魯克(最近幾個賽季才開始為隊友做掩護),才最像火箭時期那個總能讓對方的防守陷入混亂的進攻利器。

湖人在比賽最後幾分鐘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不太像他們,但這也是他們唯一有空間發揮爆發力優勢的時間段,讓戴維斯、詹姆斯和威斯布魯克這三位身體素質勁爆的大殺器在轉換進攻中肆意發揮。正因如此,灰熊(上賽季聯盟最會防守轉換進攻的球隊之一)開始故意在後場採取犯規戰術,他們放棄了能夠防下對方的念頭。

戴維斯、詹姆斯和威斯布魯克就像是運動中的星系。他們需要開放的空間,以便在各自的軌道上運行,而不必干擾到彼此。

在湖人輸給太陽后,威斯布魯克曾提醒大家要保持耐心。「大家正在思考如何跟上我的節奏,如何打得快一點,而我自己也在思考一些其他的方式,比如無球移動,和一些其他的事情。」他告訴記者,「我們都在相互適應,這是一個過程。我們都很清楚,這不是賽季開始一周就能做成的。我不會太在意這個過程中的掙扎,我會確保我們都把自己放在正確的位置上,做著正確的事。如此一來,在本賽季快結束的時候,我們就能打出最好的表現。」

爭冠途中的每一步,對手都會試圖引誘湖人進入到他們熟悉的那種舒適狀態之中。而對湖人來說,最好的「解藥」就是儘快熟悉讓他們感到不自在的東西。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