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救助雪豹放歸大自然科學審慎不是「鬧著玩」

北京新浪網 09-24 01:06

原標題:被救助雪豹放歸大自然科學審慎不是「鬧著玩」

■ 專欄

野生動物放歸野外,可不可以放、如何放、放到哪裡,都有法條可依。

據報導,9月5日晚,一隻雪豹潛入內蒙古四子王旗境內草場。隨後被送至鄂爾多斯市野生動物救助管理站進行隔離檢查。十多天后,有網友懷疑鄂爾多斯動物園發文有意面向公眾展出這隻雪豹。

這件事引發了些許輿論喧嘩,相關媒體報導中,內蒙古林草局工作人員對此事作出結論,「鄂爾多斯動物園公眾號發佈的信息語言組織有誤,未經監管部門的批准」,而至於將雪豹養於動物園供遊客參觀的做法,「絕對不允許,也絕不可能實現」。

上級監管部門旗幟鮮明、斬釘截鐵的態度,從反面證明,在今天社會對自然保護前所未有重視的大背景下,未經許可,已無人敢打將獲救野生動物用於「展覽」獲利的主意。而在多年之前,把救助的野生動物交給動物園,實現其「經濟價值」或「社會效益」,並不罕見。

短短二三十年光景,無論是社會各層面的保護意願、自覺意識,還是國家與民間保護的技術能力、經濟能力,都堪稱「天翻地覆慨而慷」了。對那隻「誤入歧途」的雪豹,這無疑是幸事。

最新消息是,9月22日,這隻雪豹已在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放歸。放歸后,相關部門還將對其進行持續監測。

最近兩年,虎、豹、大象等動物界「大佬」頻頻進入公眾視野,原因多是它們進入了之前很少進入的、與人類非常接近的區域。而僅僅在最近一年,冷傲的雪豹進入人類活動區域,被「救助」回來,就有至少三次,其中兩隻經評估後放歸野外。

這套程序,在今年上半年東北虎「完達山一號」被控制及放歸過程中,公眾也曾通過媒體完整地「圍觀」過一次。

不要低估了野生動物的脆弱性

野生動物從野外來,天生野性,從哪裡來,就放歸哪裡,為什麼還需要這麼細密、麻煩的評估呢?

人們這麼想,主要是低估了野生動物的脆弱性,以及與人類接觸后可能對它們造成的傷害程度。這種程度,有時候不在身體,而是「心理問題」。

同樣,習慣現代科技文明加持的很多人,也低估了野外生存的殘酷程度,以及另外一些難以預料的意外。

在上海,蘇州河兩岸,不時就有專門拎了大桶的魚倒在河裡放生的善男信女,且以鄉土物種為主。但有些時候,放生的人,不甘心用那些俗常土氣的物種操練。比如,不少善男信女喜歡放生蛇。但一些麻煩,也就隨之而來了。

這些年來,相關新聞報導涉及的放生蛇,大多不是同一種類,多半是野外出身,有些還有毒。而這類做法,都不免引起放生地附近民眾恐慌。

不久前,有好事者將兩條人工養殖的鱷魚幼體,「放生」到河北省武安市一個著名旅遊景點的水庫里。弄得當地很是緊張。實際上,這種人工養殖的一般都是本土物種揚子鱷,危險性很小。

救助放歸野生動物需要講規矩

當然,不管怎麼說,這麼做還是不對。因為,在多數情況下,一般人很難評估一次「放生」或不負責任的野外放歸,會有怎樣的後果。

回到救助野生動物的放歸,其實與「放生」一樣,也需要科學、謹慎評估,需要講規矩,而且規矩還很大。可惜的是,很多人意識不到這種規矩,由著直覺亂來,有些後果就很不妙了。不單對野生動物不妙,而且對自己也不妙——因為有時不講規矩的放歸,可能是違法。

對此,《野生動物保護法》有明確規定,隨意放生野生動物,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或者危害生態系統的,依法承擔法律責任。

可以說,野生動物放歸野外,可不可以放、如何放、放到哪裡,都有法條可依。而法條就是最底線的規矩。

說到底,放生也好,放歸野外也好,當然都是善意使然,但越是明顯靠善意、熱情與愛心驅動的事業,越需要科學的輔導、約束,否則就容易南轅北轍、畫虎類犬、好心辦壞事。

□宋金波(專欄作家)

加入好友
五倍券速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