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離婚背後:精神虐待她的丈夫與他的怪獸家人

北京新浪網 03-04 11:32

譯自《週刊文春》最新號/

與帥哥運動員的跨國婚姻,將親親熱熱的樣子上傳至社交媒體。

曾在電視節目中稱「每天親吻100次」。

可是這卻都是虛假的。

丈夫對她的精神虐待從婚宴上便開始了,在孕期依然持續著。

在台灣,過著被丈夫的姐姐和婆婆等人施加精神痛苦的日子。

終於,福原愛下定決心離婚了……

21年1月中旬,在發出緊急事態宣言的東京都內某間公寓的房間里,一位元旦從台灣回到日本,就快結束為期兩周的隔離期的女性,面對著桌子上擺放的兩張紙。這兩張紙分別用日語及繁體中文填寫著。像是為了使自己振作起來似的,她鼓足力氣、寫下地址、取出印章、進行蓋印。隨後她將這兩張「離婚申請書」放進包內,結束了一連串的動作。

「接下來就只剩將它送到律師手中了」

她也向台灣的丈夫通過電話告知了自己要離婚的意願。

「我已經到了極限。你是不會改的。」

距他們在迪士尼舉辦婚宴正好四年。福原愛比那時還瘦削的臉頰告訴世人的是不同於過去曾經拚命將乒乓球打回去時流過無數次的不甘心的眼淚,而是另一種淚水。

前日本乒乓球選手福原愛與前台灣乒乓球選手江宏傑是在2016年9月結婚的。兩人生活在台灣,育有二子。他們經常在Instagram上公開親密合照,還參加節目幫助丈夫實現了「每天親吻100次」的心愿,在當地被譽為「鴛鴦夫婦」。

福原愛身邊突然開始產生紛擾,是在2月18日播出的電視節目《徹子的小屋》后。節目中,黑柳徹子詢問她在台灣的生活,福原愛回答說:「因為也到了孩子們上幼稚園的時間點了,今後希望能將據點移至日本這樣。」 

她的這番回答被報導為「夫婦分居」,兩個人不合的說法也傳播開來了。

這檔節目的拍攝時間,是她填寫離婚申請書之後的1月末。節目播出后,福原愛的好閨蜜透露說:

「一直以來,福原愛都是為了能讓江宏傑進入大家視野才發聲的,但是她認為『自己想說真話』『不想再包庇他了』,於是自然而然的話語便成了新聞。不過她已經無法再同江宏傑繼續生活下去了。福原愛在台灣每天都會哭,日子過得十分痛苦。」

又是什麼將給人留下天真爛漫笑容印象的福原愛逼到如此地步呢?

自從3歲手握球拍以來,被譽為「天才乒乓球少女」的福原愛在母親千代的嚴厲指導下,11歲就被選入日本國家隊。她連續4屆出征奧運會,還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獲得了團體銀牌、2016年裡約奧運會上獲得了團體銅牌的成績。

而另一方面,江宏傑出生於台灣北部,青少年時期在國際大會上有過實績,在里約奧運會上以中華台北隊身份參加了團體賽。

兩人光速結婚是在里約奧運會結束后不久的2016年9月。當時福原愛的世界排名是第九位,而與之形成對比的江宏傑的排名是第79位。兩個人的地位存在著懸殊的差距,他們的婚姻也被譽為「格差婚」。

體育報記者稱,同齡的他們是在11歲時在國際比賽上相遇的,但當時兩個人並沒有產生什麼親近的關係。倒是2014年,福原愛因腰痛需要長期修養的無助之時,江宏傑通過社交媒體向福原愛發送了為她打氣加油的信息。在他的猛烈攻勢下,兩個人發展成為情侶關係。

對轉戰海外、普通話說得也很流利的福原愛來說,跨國婚姻還是讓她感受到了一絲不安。於是江宏傑對她說了這番話:

「你想做的事情,我會全力支持你的,你無需做出任何改變。」

福原愛打算結婚後還要繼續打乒乓球。認為「和他在一起沒問題」的福原愛決意同江宏傑結婚,並分別在日本與台灣的役所(「民政局」)提出了結婚申請。

2017年元旦,兩人在台北市內某酒店舉辦了婚禮,又於2月在東京迪士尼召開了婚宴。福原愛獎勵有所認真努力過的自己的方式就是來迪士尼玩,這是她自小以來的習慣。能得到米奇米妮的祝福,對福原愛來說會處於絕頂的幸福。

事情本應如此,但是……

從這場迪士尼婚宴開始,齒輪便一點點地開始了錯位。

在台灣的婚禮結束后,夫婦倆回到日本的17年1月。為了商討婚宴的細節,要去往迪士尼的前一天。江宏傑突然開門見山地說,「我肩膀痛,明天去不了了。」

無論福原愛怎麼勸他說這是很重要的商議,他也聽不進去。面對哭出來的福原愛,江宏傑說了句這話:

「都是因為你,把家的氛圍全毀了!」

這便是本應看上去很溫柔的江宏傑的「另一副面孔」。

但是福原愛安慰自己說那是杞人憂天吧,就這樣在異國開始了新婚生活。

然而,江宏傑卻變身成為了對妻子用言行與態度暴力相逼的「精神虐待丈夫」。

17年10月,福原愛生下了長女。她害喜程度劇烈,一天要吐上七次,有時連吃的東西都咽不下。這種時候,作為丈夫的江宏傑又表現出了怎樣的行為呢?

江宏傑斥責妻子說「孩子該沒營養了」,害喜期結束後福原愛能吃東西了之後,他又責怪說「你該變胖了,別吃了」。

可是福原愛卻責怪自己說是荷爾蒙失衡了。

對第一次帶小孩的人來說,每一天都是一場惡戰。雖然也犯過把紙尿褲扔進洗衣機里的錯誤,但是福原愛還是漸漸習慣了。可是丈夫卻嘮叨個沒完,每天都批評她說什麼打掃得不幹凈,他卻幾乎根本不幫忙做家務。

當時的情況,福原愛對另一位朋友是這麼說的:

「孩子真的很可愛,我以為自己可以拚命來養育孩子。但是江宏傑總是用污穢的語言罵我,讓我產生很大壓力。那陣子一直在非常規出血……」

在妻子忙於育兒的時候,丈夫江宏傑在結婚第二年的17年4月開始,便以兩年合同的形式加入了位於沖繩的琉球Asteeda球隊。

日本乒乓球聯賽的業內人士表示,這大概是球隊考慮到主讚助商的意向,對他「愛醬的丈夫」這一頭銜抱有期待吧。可是江宏傑練習的時候總是偷懶,還曾經用福原愛懷孕了這件事當理由,藉口來不了沖繩。他18年聯賽中雙打的戰績是一勝五敗,19年以後就因實力不行沒能參加比賽了。

而原本以「兼顧乒乓球與育兒」為目標的福原愛也因「次世代的運動員們完成了巨大的成長」的理由,宣布在18年10月退役。

夫婦倆都從乒乓球的前線中退出了。那時,他們在與之前完全不同的方面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那便是從18年7月開始在中國播出的網路節目《幸福三重奏》。這是一檔對住在遠離都市的三對夫婦進行跟蹤拍攝的真人秀節目。

出演這一節目的他們,讓觀眾見識到了令人臉紅的親熱場面。在江宏傑「想一天親吻一百次」的請求下,兩個人從早到晚在鏡頭前親了61次。夫婦倆在床上打情罵俏的樣子也被公開了。

節目的工作人員證實:

「這是江宏傑自己帶來的企劃。還強迫愛醬說『既然是妻子,就要去幫助丈夫』。在網路社交平台上也是,說什麼『愛醬發博,也是對我的宣傳』,讓她發兩個人的親密合影。想到『為了孩子』,福原愛對丈夫言聽計從。」

在家庭中受到重度精神暴力的福原愛,過著被逼迫向大眾展示著夫妻和睦的日子。然而這樣的生活受到了來自丈夫的扭曲「束縛」。

福原愛至今難以忘記的,是19年春季她去看牙科醫生的時候。江宏傑很討厭福原愛在日常生活中也身著華美時尚的服裝。他讓福原愛換上了樸素的衣服后,兩個人一起去了牙科診所。然而回家的路上,江宏傑破口大罵福原愛:

「你張嘴的方式就像是要勾引誰似的。你這娼婦!」

不僅僅是這一天,19年9月,隨筆寫真集的攝影結束后,福原愛去擁抱了她像父親般仰慕的攝影師篠山紀信。據說之後在照片上看到這一幕的江宏傑是這樣怒罵的:

「你為什麼要和給別人拍裸照的人拍這樣的照片啊。我也要去和別的女人出軌了。」

在台灣,江宏傑的「精神虐待」行為日益加劇。讓飽受孤獨折磨的福原愛愈發窘迫的是,除了丈夫,還有兩位「怪獸家人」的存在。

其中一個,是江宏傑的姐姐江恆亙。江恆亙自小就以芭蕾舞蹈家為志向,還曾去倫敦留過學。其實早在結婚當初,福原愛就對這位大姑子的存在頗為困擾。

16年9月,在東京都內進行結婚新聞發佈的會場上,福原愛左手無名指戴著鑲嵌著乒乓球樣式鑽石的戒指閃閃發光。有報導稱這枚戒指價值3000萬日元,還傳出什麼「江宏傑是大家族的小少爺」的風聲,其實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了解實情的電視台工作人員表示:

「結婚新聞發佈會的安排是江宏傑姐姐負責的。戒指也不是他實際買來的。江宏傑家就是普通老百姓。有中國的珠寶製造商聯絡說『希望能為了宣傳,在記者會上戴著這枚戒指進行展示』,江宏傑姐姐覺得『讓弟弟的知名度上升這是最好的辦法』,因此她擅自作主答應了。儘管如此,當時的愛醬還是很信賴江宏傑的……」

可是,弟弟成為了「福原愛老公」后,江宏傑姐姐在接受電視採訪時說「愛醬在家裡就算穿著睡衣也散發著氣場」,將家庭旅行時大量的照片上傳網路,擅自公開他們夫婦的私人生活。

電視台的工作人員繼續爆料稱江宏傑的姐姐一直過著啃老的生活,借錢借到不能辦信用卡的程度。江宏傑向愛醬介紹姐姐的時候叮囑她說「姐姐無論說什麼都絕對不能對她說No」。

這位姐姐在19年9月,她39歲的時候突然在台灣演藝圈出道了。《週刊文春》當時就江宏傑姐姐的事還在羽田機場直接採訪了福原愛。

福原愛當時苦惱地表示「(她)不經過我們的同意,就把(我們的)事情說出去……有些困擾……」而她身旁的江宏傑則說「完全沒有感到困擾呀!反而覺得很有趣呢」,反駁妻子,擁護著自己的姐姐。

身為丈夫,比起「妻子」,更想要守護「姐姐」。就是這段時間開始,無法忍受丈夫的精神暴力的福原愛增加了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房間里的時間。曾經她關掉了手機,江宏傑姐姐還會特意用固定電話打來,罵她「都是你的錯,讓家裡氣氛都變差了「。

另一個怪獸家人是讓福原愛感覺被她背叛了的、住在一小時左右車程之外的江宏傑的母親。

19年末,這位婆婆前來安慰一個人在房間里哭的福原愛。

「我很感謝你」

福原愛從婆婆那裡學到了丈夫愛吃的辣炒豬肉等飯菜的做法,婆婆還幫她帶小孩。婆婆是這個她被越來越孤立的家中,福原愛唯一可以依賴的對象。

可是在婆婆說完感謝的話語之後,接下來的發言就令人難以置信了。

「你來,我們家賺大了。你就是我們家的能下金蛋的雞啊」

聽完這些說不出話來的福原愛向丈夫如實傳達了「我被婆婆的話嚇到了」的心情。

可是,丈夫的回復竟然是:「這有什麼受不了的。是在誇你能力強。什麼事情都往負面想,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如此這般的冷漠話語。

後來福原愛和婆婆間的關係也惡化了:無論怎麼誇她飯菜做得好吃,總會得到婆婆的譴責「出現了,日本人特有的客套話」;家務上出了一點差錯也會每天被罵「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討厭日本人」。 福原愛身心俱疲,體重也減輕了。

「在這裏已經沒有我的容身之所了」

於是,做好覺悟的福原愛在19年聖誕節前夜帶著兩個孩子回到了日本。也正是這個時候,她產生了「離婚」的意願。可是江宏傑卻追來了日本道歉,十天里反覆勸說。

福原愛向丈夫下了「最後通牒」:再重新來過,不過再有下次就沒有機會了,直接離婚。

可是回到台灣后,福原愛又重複經歷著每天被「精神虐待自己的丈夫」和「怪獸家人」責備的日子。

說過「下次就沒有機會了」的福原愛貫徹了自己的說法。

像開頭介紹的那樣,她今年元旦回到日本,寫好日本和台灣的兩張離婚申請書。打電話給丈夫表達了自己要離婚的決意。

那陣子,某位乒乓球業內人士表示看到因工作回到日本的福原愛的樣子嚇了一跳:「她瘦得很厲害,聽電視台的人說福原愛瘦了有20斤,衣服的尺碼也變小了一號,連造型師也很驚訝。她的臉色也很不好,很明顯精神狀態不大對勁。但是福原愛說在日本的時候還好。在這裡有老朋友帶她出去玩,一起約個飯。聽說工作成為了她的復健。「

其實1月19日,福原愛和小學時代的老朋友合作設立了「股份公司omusubi」,她們自己擔任了代表董事。

福原家的熟人說愛醬在決意離婚的同時,就在為創設普及乒乓球的公司做著準備。可是江宏傑卻對福原愛將自己排除在外去建立公司一事頗為震怒。儘管如此,下定決心要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去的愛醬意志堅決,毫不讓步。

記者通過電話直接採訪到了福原愛。

——是因為江宏傑的精神暴力騷擾才決定離婚的?

「誒……我認為這是夫婦倆好好商議過做出的決定。」

這樣回答后,福原愛不斷表示「這次造成了紛亂,十分抱歉」。

福原愛與江宏傑之間的鴻溝,到最後也沒能消除。從今往後她不再是誰的妻子,將作為母親與兩個年幼的孩子共同生活。

(來源:Dr-Erika様  )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