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方虧錢好未來卻盈利 疫情究竟如何影響教培行業?

北京新浪網 08-09 00:18

文 / 新浪財經 鄒沅錚

近日來,教培行業兩大巨頭——新東方和好未來,先後公佈了最新財報。

新東方2020財年第四財季(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財報顯示,總凈營收為7.99億美元,同比下滑5.3%,超出華爾街預計的7.96億美元;歸屬於新東方的凈利潤為1320萬美元,同比下滑69.5%。

好未來2021財年第一財季(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報告顯示,歸屬於普通股東凈利潤為8170萬美元,相比於去年同期凈虧損1620萬美元,這一季度扭虧為盈;營業收入為9.11億美元,同比增長35.2%。

同為教培行業的領軍企業,同為三月至五月的財報數據,結果卻赫然相反。新東方的凈利潤同比下滑近七成,而好未來的凈利潤則同比增長超十倍。

新東方業務整體縮減 學校建設反倒增加

事實上,新東方2020財年全年的成績還是十分不錯的,凈收入約35.79億美元,同比增長15.6%;歸屬於新東方的凈利潤為4.133億美元,同比增長73.6%。

不過疫情的打擊的確明顯。「正如之前所預料的,疫情自3月起在全球的大爆發,及國內線下學校複課時間推遲等不可控因素,為我們的第四季度帶來了持續挑戰。」新東方董事會執行主席俞敏洪表示。

據了解,新東方的業務主要集中在兩個板塊,K12(基礎教育階段)和留學業務。

具體來看各項業務的表現,海外考試準備業務在第四財季同比下降約52%,出國諮詢業務取得6%的同比增長,中學業務取得約1%的同比增長,少兒業務取得10%的同比增長。

財報還顯示,新東方2020財年第四財季學生報名人數約258.56萬人,同比下降6.2%。

雖然人數出現明顯降幅,學校和學習中心的建設反倒有顯著增加。

財報透露,截至2020年5月31日,學校和學習中心總數達1465家,2019年同期學習中心的總數為1254家,因此,與去年同期相比凈增211家,與上季度相比凈增49家;教室總面積同比增加約26%。

新東方首席執行官周成剛表示,新東方在2020財年第四財季中積極推動擴展計劃,在現有城市新增了44個學習中心,並在五個新城市開設了一所培訓學校和四所雙師模式學校。

新東方預計,公司2021財年第一財季(2020年6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總凈營收將在9.11億美元至9.54億美元,同比下滑11%至15%,低於分析師最低預期。

不過,今年暑假開始之前(截至2020年7月中旬)暑假促銷課程招生人數與去年同期相比已經增長了20%,達98.6萬人次。與此同時,並新東方計劃在下一個財年將教室總面積擴展約20-25%。

學而思網校佔好未來收入增至25%

如果說新東方業績在疫情期間下滑是由於國內線下學校複課時間推遲,那麼好未來業績在疫情期間交出的好成績或許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線上業務的拓展。

好未來公佈的2021財年第一財季(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5月31日)財報顯示,該季度的凈收入同比上升,凈利潤實現正增長,成為在線教育為數不多實現單季盈利的企業。其中,學而思網校的第一季度營收佔總營收的25%。

具體來看,好未來2021財年第一財季實現凈收入9.11億美元,同比增長35.2%。相較於凈虧損1.10億美元的2020財年,好未來實現扭虧為盈。

據了解,好未來業務分為線上和線下兩大板塊,目前主要的線上業務是學而思網校,線下是學而思培優。財報透露,受疫情影響,在第一季度,學而思培優在線業務增長超過了100%;同時,學而思網校營收佔總營收的25%,入學率增長達到143%,收入增長達到133%。

對於這樣的增長勢頭,一位在線教育業內人士告訴新浪財經,總體而言,疫情對於在線教育短期內是利好,「這次疫情有很多家長了解到網課這樣的形式,並且通過各家的免費課公益課體驗了一下課程,相當於原先的用戶群體擴大了很多,理論上這個市場一定會迎來一波增長。」

但他指出,長期來看行業應該會有比較大的波動,由於忽然增加的用戶量和用戶群體,行業內對原有的用戶畫像就會變得失真,對於用戶報網課的需求和實際情況的把握會出現偏差。

在線教育或成剛需 受疫情催化至少提速2-3年

那麼,疫情對於教培行業的影響究竟如何呢?

世紀證券分析師顧靜認為,此次疫情加速了在線教育的普及,利於培養用戶使用習慣,進而提高市場滲透率,使在線教育成為剛需。

她預計,2024年K12在線教育市場規模近2500億元,市場滲透率為35%。受疫情影響,各地都做好了「線上線下」教學的雙重準備,隨著用戶使用習慣的改變,之前單純的線下模式已經無法滿足用戶的多樣化需求。

除了新東方和好未來,猿輔導、VIPKID、作業幫、跟誰學等行業內的有力競爭者也都紛紛發力。

上述業內人士發現,目前這些機構似乎仍然沉迷於數據和運營,更關注續報率、完課率、退費率,而對於用戶實際情況有哪些變化,對於這些變化需要做哪些事,哪些是學生真正需要的,都沒有太清晰的方向。

「所以短期的市場紅利拼掉以後,中長期發展來看,現在似乎還沒有哪一家有著明確的超出其他機構的戰略,所以後面的市場格局會如何變化,哪些機構能夠在下一個階段脫穎而出,仍然未可知。」他這樣對新浪財經說道。

據野村中國互聯網及教育行業分析師徐靜透露,在寒假過後的春季學期,龍頭企業各方面指標明顯改善:疫情之前在線課程的行業平均轉化率(免費用戶轉為正價付費用戶)約為20%,今年春季提高至25-35%;原有的正價學員的續班率也從往常的70%提升至80%-85%。

「在疫情之前,互聯網在教育行業的滲透度,跟購物、打車、叫外賣等行業相比非常低,僅有13%。」徐靜對新浪財經說,疫情對於在線教育行業的發展具有疊加作用,「這種長期的、深度的體驗和參與推動了更多人在心智和行為習慣上接受了在線教育這種形式,疫情推動了在線教育提速了至少2-3年。」

徐靜預計,頭部企業今年都有至少三位數(超過100%)的營收增長,而疫情之後中小玩家追趕頭部企業的難度將會更大,未來幾年,行業集中度會進一步提升。在她看來,該市場非常分散,行業整合的空間非常大。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