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學游」成暑期標配,博物館:盈利性研學活動背離初衷

北京新浪網 08-08 20:58

原標題:「研學游」成暑期標配,博物館:盈利性研學活動背離初衷

自2016年國家相關部門聯合發文,要求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育教學計劃后,「研學游」便日漸升溫,成為了許多學生的暑期標配。博物館是歷史文化的集納地,而以科學、歷史、文化等為主題的博物館也憑藉其獨到的資源成為了各類研學旅行的重要目的地之一。但是,在一些旅遊公司和培訓機構的組織下,有些「博物館研學旅行」卻變了味。

近日,上海市歷史博物館就發表聲明稱,大量企業在館內辦有償研學等活動,許多活動團體在館期間並未遵守博物館參觀規範和公共場所文明規範,極大影響了展廳秩序和文物安全。上海市歷史博物館表示,這些機構和個人冒用博物館名義,混淆主辦方誤導活動參與者,在館期間發表不當言論,博物館將保留追究相關主體法律責任的權利。那麼,研學旅行究竟該如何規範?

盈利性研學活動背離博物館研學初衷

博物館是歷史文化的集納地,到博物館研學本應對青少年的成長起到積極作用。但是,一些機構打著研學旗號,推出高價課程,讓博物館失去了公益屬性。上海市歷史博物館(上海革命歷史博物館)副館長周群華說,一些盈利性研學活動已經背離了博物館研學初衷。

「近來社會上有不少個人機構和公司,他們利用一些營銷平台、網路平台,銷售了大量收費性的教育活動,比如有償的講解、親子活動等。這些活動實際上沒有經過館方的允許,他們的內容程序也存在一定的問題,尤其是對我們的文物的闡釋,對整個內容方向的引導上,存在比較大的風險,也存在一定的不可控因素。」

上海歷史博物館的遭遇並不是個例,這幾個月,浙江自然博物院安吉館和杭州館就接待了很多盈利性研學團隊。浙江自然博物院副院長蘭國英說,有的研學機構私自帶團到博物館進行研學講解,學習內容沒有經過博物館校對審核,出現偏差甚至誤導。

「有些機構會到場館里來組織一些活動,有的導遊會帶著團隊就在展館里講解,憑著自己對展覽內容的理解,進行一些不科學的講解。導遊大多是以趣味性來取悅觀眾,對內容詮釋是不到位的。」

擾亂博物館秩序

影響其他遊客參觀體驗

除此之外,野蠻生長的博物館研學大軍也在一定程度上擾亂了博物館的秩序。天津博物館宣教部主任李玫告訴總台央廣記者,經常有繪畫研學班在展廳「安營紮寨」。

「他們會坐在那裡對著這個文物就開始畫,影響觀眾參觀,他們坐著就會把安全通道擋住,影響觀眾正常的參觀秩序。在展廳里,有時老師給孩子們講得很大聲,我們會制止他,讓他保證展廳內的安靜,別影響其他的觀眾參觀。」

遊客楊敏之前碰到過不少在博物館里參觀的研學團隊,團隊自帶講師,聲音高過博物館講解員。「因為人很多,一去就一車,十幾二十個人就挺吵的,挺影響我個人還有其他遊客參觀的感受。他們是收費的,但是我們自己去免費,公共資源不應該成為他們賺錢的工具。」

研學課程價格虛高

一些課程只游不學、走馬觀花

部分機構借博物館之名,開展名不符實的研學活動,讓這趟文化之旅的價值大打折扣。一些家長反映,一些價值數千元的研學課程都是只游不學、走馬觀花。「到那裡拍張照片打個卡就完了,其實孩子根本沒有學到什麼,而家長還得要『累死』。」

舟山某旅行社研學部負責人施倩麗告訴總台央廣記者,組織團隊去博物館研學成本並不高,動輒千元的研學課程明顯價格虛高。

「一般博物館都是免費的,我們50塊錢。但我們有活動策劃,比如研學手冊、帶隊老師的補貼、執行方案等,花大量的人力、物力,這個錢我們是設計進去的。大家都知道,價格透明化的,他們自己也可以查這個景點收不收費。」

舟山市博物館宣教部主任鍾燕華告訴總台央廣記者,舟山市博物館是浙江省級研學基地,館內展陳、團隊講解、智能導覽等常規教育服務均為免費。

「我們對研學這一塊有專門的制度,外來團隊把人數等信息告訴我們,我們再安排時間節點和課程內容,他們再進館研學,這些我們從來都是免費的。」

博物館:解決亂象宜疏不宜堵

將提供相關培訓活動

博物館研學旅行如何規範?天津博物館宣教部主任李玫說,博物館本身的開放性決定了解決研學亂象宜疏不宜堵,他們將提供相關培訓活動,以提高研學講解員的專業水平和業務能力,引導研學團隊有序參觀。

「我們是不想來堵這個事,因為堵是堵不住的,沒有理由不讓他進。比如他要參觀,我們組織起來定期進行培訓,因為他的老師講的未必都是對的,得要保證傳達給孩子們的東西是正確的。得保證參觀的秩序,所以我們是希望把他們組織起來,安排開場次,要提前預約,我們來給安排。」

多個博物館呼籲:組織博物研學的機構應該遵守館內規則,提前聯繫館方辦理審批手續。著力提升課程品質,為孩子們提供優質研學服務。

來源:中央廣電總台中國之聲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