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張玉環式悲劇不再重演,讓宋小女們不被辜負

北京新浪網 08-07 08:27

宋小女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說,她打算把兒孫留在張玉環身邊,然後去福建陪伴現在的丈夫。「我也捨不得啊,但張玉環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

全文2975字,閱讀約需6分鐘 

新京報記者 王巍 編輯 李明 校對 薛京寧

▲9778天后無罪歸來 張玉環回家全記錄。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ID:wevideo)

8月4日,被羈押9778天后,張玉環被江西省高院宣告無罪,回到進賢縣的家裡。

他見到了闊別26年的前妻宋小女。因為過於激動,宋小女一度暈倒。在接受採訪時,已經50歲、皮膚黝黑的她笑中帶淚,對著鏡頭說,張玉環欠她一個期待已久的擁抱。

這個畫面令很多人為之動容。張玉環出事後,宋小女曾多次去獄中探望,並堅持為他申訴。1999年被查出癌症后,為了照顧年幼的兒子,她選擇改嫁。

張玉環回家這天,宋小女帶著兒子和孫子回了進賢縣的家。她沒有等來那個擁抱,兩人只是「握了握對方的手」。

今日晚間,宋小女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說,她打算把兒孫留在張玉環身邊,然後去福建陪伴現在的丈夫。「我也捨不得啊,但張玉環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

宋小女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我們視頻截圖

「握手,也挺好的」

新京報:你說一直希望張玉環回家后給你個擁抱,這個願望實現了嗎?

宋小女:沒有,我們最後握了握手。現在我和張玉環是家人、最親的人。握手,也挺好的。

▲對話無罪釋放者張玉環前妻:欠了26年,我非要讓他抱著我轉。新京報我們視頻出品(ID:wevideo)

新京報:張玉環離家的這26年多時間里,你和家人生活是怎樣的?

宋小女:1993年,張玉環被帶走後,我開始一邊打工,一邊為張玉環伸冤,過得很痛苦。1999年我被查出宮頸癌,當時怕自己萬一沒挺過手術,留下兩個孩子沒人照顧。後來經人介紹嫁給了現在的老公,生活里的歡樂也多起來了。

這幾年,我的朋友圈裡,一半是與張玉環案件有關的各家新聞報導,一半是我和兒孫互動的影像。我們其實把苦放在心上,把快樂帶給別人,如果你總是很痛苦,有誰會願意幫助你呢?

新京報:為什麼一直堅持幫張玉環申訴?

宋小女:因為我相信他沒有犯罪,也念著他以前對我的好。我剛嫁給他的時候才18歲,不懂事、也不會做家務。兩個兒子出生後,衣服沒有一件是我買的。他出事了以後,感覺我們家的天要塌下來了,我也心甘情願去幫他。

8月4日,張玉環回家后與家人合拍全家福。宋小女因住院,和大兒子未能到場。新京報記者 張勝坡 攝

「他比我更需要家人的陪伴」

新京報:張玉環回家后,你們交流過嗎?

宋小女:他回家后,媒體的採訪太多了,我們倆到現在還沒單獨聊過。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是那天中午吃飯的時候。他說,小女,你多吃點,吃飽了。

新京報:為什麼要把兒子和孫子送到張玉環身邊?

宋小女:我也捨不得。我和兒子過得都不容易,但比起張玉環,我們的生活還是好了太多。為了張玉環我可以割捨,他(張玉環)現在比我更需要家人陪伴。當年他沒看到兒子長大,現在讓他看看小孫子是怎麼長大的。

新京報: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宋小女:這幾天,我老公在電視上看到我激動,擔心我的身體,準備出海回家後來看看我,然後把我接回去。

他也是江西人,很早就去了福建打魚。我們現在離不開福建,但每年春節我們都會回江西看看。

觀點

讓張玉環式悲劇不再重演,讓宋小女們不被辜負

文/趙志疆(媒體人)編輯 井彩霞 校對 王心

2020年8月4日,對於多數人來說,這隻是普通的一天。但為了這一天,53歲的張玉環盼了將近27年。

當天下午4點,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宣判張玉環故意殺人案,法院最終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張玉環無罪。從1993年10月27日失去自由算起,張玉環已經被羈押了9778天。

「少小離家老大回」並不總是淡淡的惆悵,竟也可以如此壓抑而悲愴。張玉環離家時,大兒子只有4歲,如今孫子都已經12歲;記憶中的「好房子」,早已是一副衰敗破爛的模樣;就連深愛他的宋小女,也早已因生活壓力成為了「前妻」。執手相看淚眼,他們再也無法回到從前。

連日來,新京報我們視頻一段宋小女接受採訪的視頻在社交媒體刷屏,面對鏡頭,宋小女說:「他還欠我一個擁抱,這個抱,我想了好多好多年……我非要讓他抱著我轉」。

說這話的時候,宋小女臉頰緋紅,眼睛里閃爍著光芒。因為這段視頻,人們發現了那份至真至誠的情感,因為這種情感,人們才猛然發現,有一種笑比哭更令人感到悲傷。

儘管很多人都因為這段視頻潸然淚下,但所有人都相信,宋小女臉上洋溢的笑容,源於發自內心的喜悅。的確,宋小女有資格感到驕傲和喜悅,因為她一直牽掛的人是清白的,她和家人多年的奔走相告,終於換回了一個令人寬慰的結果。

同樣是沉冤昭雪,張玉環被宣告無罪,既不同於「趙作海案」的受害人「亡者歸來」,也不同於「呼格案」的「真兇現身」,而是張玉環的親屬和律師一次次申訴的結果。雖然是「遲到的正義」,也足以使宋小女喜極而泣。

相比起「趙作海案」和「呼格案」的「被動平反」,「張玉環案」的平反難度和阻力顯然更大——對於江西高院來說,還張玉環以清白,必然意味著推翻此前的裁決,全面啟動反思問責機制。張玉環和家人的「自我救贖」感人至深,江西高院的「自我否定」同樣是一種勇氣和擔當。

現實中,冤假錯案的發生涉及很多方面:既有「有罪推定」的慣性思維,也有控辯失衡的庭審結構,還有因「疑罪從無」原則虛置導致的「疑罪從輕」。

所有這些因素,在「張玉環案」中都展現得淋漓盡致。因為「有罪推定」,張玉環在缺少關鍵證據的前提下被定罪;因為控辯失衡,在江西高院終審裁決時,竟然沒有律師為張玉環辯護;因為「疑罪從輕」,張玉環雖然被認定殺死兩個孩子,卻未判死刑立即執行。

與多數冤假錯案相同的是,張玉環自證其罪的過程中,同樣看到了刑訊逼供的影子。電擊、蹲樁、拳打腳踢、警犬撕咬……張玉環談論往事的時候,外人很難想像那是一種怎樣的噩夢。

究其原因,執法者在有罪推定的思維主導下,很容易通過刑訊逼供「按圖索驥」,而刑訊逼供「誰主張,誰舉證」的舉證原則,又往往將被害人置於非常不利的地位——在人身自由受限、缺乏證人證言的情況下,想要舉證執法者談何容易?

每一次冤假錯案的曝光,都是對公民權利的傷害,以及對法治信心的打擊。相比起啟動國家賠償機制,全面梳理反思、啟動責任追究勢在必行。在追究具體當事人責任的同時,也有必要審視舉證責任倒置原則對刑訊逼供的適用。因為刑訊逼供的存在,當庭翻供現象屢見不鮮。想要扭轉這樣的局面,不妨明確刑訊逼供的舉證責任倒置,只要確認被害人在關押期間受到傷害,相關辦案人員就必須自證清白。

將近27年的時間已經過去,重獲自由的張玉環感覺像是在「穿越」,第一次使用空調、第一次擁有手機……目之所及,生活中有太多令他意想不到的改變。其實,還有一些看不見的改變同樣在深遠地影響生活,「疑罪從有」已經被「疑罪從無」所替代,口供不再是「證據之王」,取而代之的是證據確實、充分原則。

這些改變,不僅是張玉環所樂於接受的,也是他能討還清白的關鍵,還映射出了時代的進步。「遺留問題」留下的教訓,自然需要汲取:只有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才能少一些張玉環式大悲大喜的人生體驗,才能不辜負「為前夫奔走」的宋小女們的努力。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