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罪獲釋后的張玉環:希望有個安身之所,好好孝敬老娘

北京新浪網 08-05 08:52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衛佳銘 發自江西進賢

8月4日下午6點39分,張玉環乘著妹夫的車回到了闊別近27年的江西南昌進賢縣枕頭嶺張家村。車剛駛到村頭,等候多時的兩個兒子燃起鞭炮迎接父親的歸來。母親張炳蓮和前妻宋小女迫不及待地走過去,與張玉環緊緊抱在一起。

母親張炳蓮和前妻宋小女迫不及待地走過去,與張玉環緊緊抱在一起。視頻來源: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衛佳銘 (00:15)

這一刻,他們已等待了9778天。4日下午4點左右,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宣判張玉環故意殺人案,法院最終以「原審判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宣告張玉環無罪。

之後,張玉環被釋放,在當地政府工作人員陪同下,他先抵達進賢縣奧體國際酒店,簡單沐浴后換上了家人提前準備的新衣,然後乘車回家與家人團聚。

澎湃新聞此前報導,1993年10月24日,南昌市進賢縣凰嶺鄉張家村男童張磊和張翔被人殺害,3天后,鄰人張玉環被警方定為嫌兇。至2020年8月4日,張玉環已被羈押了9778天,是截至目前公開報導中被羈押時間最長的申冤者。

4日晚間,在張家村的家中,張玉環接受了媒體採訪。談及今後的生活,張玉環別無他求,除了申請國家賠償,他還希望政府能幫他解決住房問題,能給他分一些田地,讓他有個安身之所,好好孝敬老娘。

張玉環與母親張炳蓮在一起。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衛佳銘 圖

對話 張玉環:

將申請國家賠償,用餘生孝敬母親

澎湃新聞:你昨晚是怎麼度過的?

張玉環:昨晚一個晚上就在想,想的失眠,沒有睡好。

澎湃新聞:有想過自己會有平冤的這一天嗎?

張玉環:我想過,知道這是遲早的事,遲早會還我清白,正義會遲到但是不會缺席。

澎湃新聞:26年前被抓的時候,還記得你當時在做什麼嗎?

張玉環:當時我在做木工掙錢。

澎湃新聞:回家感受如何?

張玉環:變化太大了,心情很激動,我老娘啊、大哥啊,一個個頭髮都白了;我今天能得到平冤昭雪,我首先要感謝黨和政府還了我一個清白,我要表示感謝。同時,我還要深深的感謝我的律師,律師為我跑了三四年,他們為我花了很大的努力,才有了今天清白的日子。

澎湃新聞:你現在最想做的是什麼?

張玉環:現在出來,希望政府能給我解決下房子問題,我沒有房子,我兒子也沒有房子,希望能給我安置房,給我一個安身的地方。我還要在家中孝敬老娘,我這麼多年都沒有孝敬她。這麼多年,我沒有做到做父親的責任,也沒有做到一個做兒子的責任,我兒子埋怨我恨我,我也理解。

澎湃新聞:那你想住在哪?希望在老家原址重建房子嗎

張玉環:有拆遷房更好,我這裏的房子都倒掉了,住不了。還希望政府把我的田、兒子的田、孫子的田都分給我。

澎湃新聞:在監獄里這近27年,對你的最大改變是什麼?

張玉環:在監獄里,我寫申訴狀都寫了五六百份,我自己吃了很多苦,也受了很多委屈,想我家裡人,想我兒子沒人管,當時(他們)才三四歲,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被拉扯大的。但是政府能給我平冤昭雪,要感謝黨的政策逐漸完善了。

澎湃新聞:江西高院有沒有向你道歉?

張玉環:有的有的,二十多個經辦單位都對我賠禮道歉了;事情已經發生了,事情已經過去了,我接受他們的道歉。

澎湃新聞:接下來你會申請國家賠償嗎?

張玉環:會申請國家賠償,還是委託我的律師來代理,申請賠償。

澎湃新聞:你怎麼看前妻宋小女改嫁的事?

張玉環:她吃了很多苦,為我的事情她吃了很多苦,這個事情,弄的我妻離子散,她確實吃了很多苦。我在監獄裏面,她還經常來看望我的老娘,我要感謝。離婚了,我能理解,都是生活所逼。

澎湃新聞:你現在是不是特別緊張,留意到你用手不停地掐自己。

張玉環:我確實很緊張,回來了,很多人都不認識,連自己的兒子都不認識了,介紹了才認識,到現在還沒有見到大兒子。我被抓走的時候,大兒子才4歲,二兒子才3歲。

張玉環和二兒子相擁而泣。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衛佳銘 圖

澎湃新聞:你接下來的生活有什麼打算?

張玉環:我現在就想政府能給我批點房子和田地,孝敬老娘。現在我都變得和傻子一樣,出去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已經完全和社會脫軌了。

本期編輯 邢潭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