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正式啟動退出WHO程序!一年後「說拜拜」,各界強烈反對,退成還要過幾道檻

北京新浪網 07-08 09:03

原標題:美國正式啟動退出WHO程序!一年後「說拜拜」,各界強烈反對,退成還要過幾道檻

向聯合國提交通知只是長達一年的程序中的第一步,整個過程還依賴於幾個特朗普無法控制的因素,包括美國國會的支持以及特朗普本人在11月實現連任。

特朗普政府已於當地時間7月6日向聯合國提交美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正式通知。據央視新聞報導,聯合國秘書長髮言人迪雅里克(Stephane Dujarric)已經證實這一消息。

迪雅里克表示,2020年7月6日,美國通知聯合國秘書長,作為1946年《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的保存人,美國從2021年7月6日起退出世界衛生組織。

迪雅里克表示,自1948年6月21日以來,美國一直是《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的締約國。世界衛生大會接受了美國加入世界衛生組織,並規定了美國最終退出世界衛生組織的條件,包括給予一年的通知和全額支付分攤的財政義務。

迪雅里克表示,秘書長正在與世界衛生組織核實,美國是否符合退出的所有條件。

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成員羅伯特·梅嫩德斯7月7日發文稱,「國會收到通知,美國總統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間,正式將美國從世衛組織中撤出。」

在美國宣布暫停向WHO撥款之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曾發表聲明強調,當前正值各國團結一致,努力抗擊新冠病毒疫情之際,作為率領和協調全球抗疫行動的機構,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源不應在此時遭到削減。

WHO總幹事譚德塞對美國決定停止向WHO提供資金也表示遺憾。他說,WHO正在審查美國撤回資金的決定對該組織工作的影響,並表示將與合作夥伴合作,填補面臨的任何資金缺口,確保WHO的工作不間斷地繼續下去。他指出,美國一直是世衛組織長期的慷慨的朋友,WHO希望它將繼續成為該組織的這樣一位朋友。

特朗普連任、國會通過才能退出

美國媒體強調,向聯合國提交通知只是長達一年的程序中的第一步,整個過程還依賴於幾個特朗普無法控制的因素,包括美國國會的支持以及特朗普本人在11月實現連任。

美國國會研究服務機構6月發佈的一份報告曾指,總統是否有權力根據美國法律單方面退出作為聯合國衛生機構的世衛組織,在美國法律學者中是個具有爭議的話題。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表示,如果他在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中擊敗特朗普,他將在總統任期的第一天讓美國重新加入世衛組織。

這一正式的退出通知,為特朗普政府數月以來持續威脅退出WHO的鬧劇畫上了句號。4月,特朗普首次凍結了WHO的資金,同時要求他的政府對美國與該組織的關係進行審查。幾周后,特朗普致信該組織,要求其進行改革,但沒有說明具體的改革內容。5月29日,他宣布正在結束美國與WHO的關係,指責該組織「迫於中國的壓力誤導全世界」,並且「受到中國的全面控制」。

根據美國在1948年加入WHO時通過的聯合決議案,美國如果要退出須提前一年提出,並支付未付的會費。截至6月30日,美國欠該組織1.98億美元未繳會費。美國每年向WHO捐款超過4億美元,是該組織最大的捐助者。

美國政界、衛生界強烈反對

特朗普的「退群」舉動正值美國新冠肺炎疫情反彈嚴峻之際,遭到了美國各界的強烈反對。

根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截至日期:7月8日8時記者發稿時,全美確診病例達到2,991,351例,直逼300萬人大關,死亡人數超過13萬,達到131,362人。世界範圍內,全球感染新冠病毒人數達到約1170萬人,死亡超過54萬人。

梅嫩德斯稱,特朗普在新冠疫情應對中表現出「混亂和前後不一」,退出世衛組織的舉動「不會保護美國人民的生命或利益,而是使美國人生病,使美國孤立無援」。

一些公共衛生專家和民主黨人警告稱,美國政府此舉是短視的,不僅會削弱全球防疫的共同努力,也不利於美國本身的疫情應對。

曾擔任奧巴馬政府美國衛生與公共服務部首席衛生外交官的吉米·科爾克說:「世界衛生組織不會消失。相反,將發生的事情是,美國角色將被削弱。當大家在討論問題時,我們將無法讓最優秀的專家進入會議室。」

美國醫學會發佈聲明說:「特朗普政府正式從WHO中撤出的舉動使我國的健康狀況面臨嚴重風險。這一舉動是對抗擊新冠疫情所需的科學、公共衛生和全球協調工作的重大打擊。」

特朗普聲稱,美國將把向WHO的捐款用於各種全球衛生計劃。

750名在全球衛生和國際法領域的專家在6月30日致國會的一封信中表示,美國退出WHO將導致WHO缺乏足夠的資金以進行試劑檢測、接觸者追蹤和疫苗研發方面的項目,「將可能導致美國人和外國人喪命」,並延長大流行時間。

這封信除了警告美國退出WHO對遏制大流行病努力的影響外,還預言美國「退群」可能會阻礙國際社會與脊髓灰質炎和愛滋病等疾病作鬥爭多年來取得的進展。

美國大學法學教授林賽·威利說,美國退出WHO可能危及美國獲得新冠疫苗的機會。「鑒於我們在美國境內的疫苗生產能力有限,我們正處於開發安全有效的疫苗並考慮如何分配疫苗的風口浪尖上,在危機中退出該組織,是一個可怕的錯誤。」

喬治敦大學奧尼爾國家和全球衛生法研究所所長拉里·戈斯汀說,美國退出WHO「實際上是給中國的政治禮物」。他認為,美國退出WHO的決定留下了一個領導力的空缺,中國將非常樂意填補這一空缺。

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全球衛生政策副教授本傑明·梅森·邁耶說:「美國可以停止所有溝通,可以尋求在美國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築起一堵牆,但我們一次又一次地看到,這些牆不會擋住疾病。」他還說,美國正在這場大流行中遭受重創,正在向著空前的死亡率前進,遠遠超過了其他高收入國家所面臨的死亡率。

(作者:鄭青亭,向秀芳 編輯:張涵)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