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禁用59款中國App 專家:影響有限

北京新浪網 07-01 02:02

來源:北京商報

原標題:印度禁用59款中國App 專家:影響有限

6月30日,印度以安全為由禁用59款中國應用,不過有印度網友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涉及的59款App並沒有全部下架,且印度用戶可正常使用已經下載的上述App」。

這次涉及的中國App產品類型、覆蓋領域較廣,既有BAT、聯想、位元組跳動等頭部互聯網企業的產品,也有中腰部企業歡聚集團、美圖等旗下的App。看似打壓面大,但由於印度互聯網市場有限,此次風波對中國互聯網企業影響不大。拋開政治因素,出海所面臨的文化差異、法律風險,始終是中國互聯網企業頭上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禁用」不停用

6月30日凌晨,印度信息技術部以安全為由禁用59種中國應用,包括抖音國際版TikTok、茄子快傳、UC瀏覽器、微信、QQ、快手和美圖等,涉及短視頻類、直播類、美顏類、遊戲類、電商類、音樂類及新聞聚合類App等多個領域。

儘管有些產品名不見經傳,但在印度市場的份額並不低。「比如聯想的茄子快傳這個工具類App,在印度有很高的使用率,Helo和Likee也都登上過印度本地安卓應用的熱門榜單」,關注新興市場科技創投動向的出海媒體volanews創始人丁家樂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

艾媒諮詢CEO張毅則認為,「應該多關注對ClubFactory和UC瀏覽器的影響,ClubFactory是目前印度三大電商平台之一,瀏覽器在印度等新興市場的流量入口作用很穩固」。

不過,在張毅看來,TikTok目前是被下架的主要頭部應用之一,但所造成的影響還有待觀察。根據SensorTower數據,2020年4月30日,印度是TikTok下載量最大的市場,已貢獻超過6億次下載,佔全球總下載量的近三成。

根據媒體報導,在印度官宣禁用名單后,TikTok很快予以回應,「將繼續在印度法律框架下遵守數據安全要求」。不過,該聲明並未得到TikTok母公司位元組跳動的確認。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此次涉及的其他App均保持沉默。

印度用戶向北京商報記者證實,「TikTok已經在印度市場下架,有些在宣傳前早就下架。不過目前在印度地區的應用商店裡,Newsdog、WeMeet、WeChat等還可以被搜索到。如果用戶已經下載了這些應用,也還是可以正常使用,這些App損失的只是新增用戶而已」。

象徵性意義更大

即使部分App在印度市場的體量不小,但是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禁用風波對上述App背後的中國互聯網企業影響有限,且有諸多數據可以支持此觀點。

長期關注海外營銷的白彬(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目前這59款App並未全部進入變現階段,更多是在做用戶積累」。

以互聯網最常見的廣告變現模式為例,相關報告顯示,2020年印度整個廣告市場規模約80億美元(不考慮匯率變動,約566億元),其中數字廣告佔比11%,為8.8億美元(不考慮匯率變動,約為62億元)。

根據艾瑞2020年4月發佈的數據,2020年一季度,中國網路廣告市場規模1212.1億元,遠高於印度2020年整個廣告市場規模。

從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維度看,印度與國際水平的差異也十分明顯。2019年,Google廣告收入1348億美元,近半來自美國市場,平均每個美國互聯網用戶貢獻1568元。印度是Google手機商店應用下載量第一的市場,但它在印度平均每年只能通過一個Android用戶產生8.6元的收入。

來自印度網友的消息還指出,「其實,這次禁用的App中有好幾款已經停止更新了,比如百度系的。有些產品在每次涉及安全等敏感問題時,都會被拿出來曬一曬」。不過,對於此次涉及的百度系應用是否已經停更,百度方面表示「暫無回應」。

「總體來看,這次印度禁用,個別幾款App對企業本身會有影響,但對這59款產品的母公司,基本不會產生致命性打擊。不管對中國頭部互聯網企業,還是對腰部企業而言,有印度市場是錦上添花,如果丟失印度市場也不必耿耿於懷」,張毅坦言。

出海硬傷仍難解

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是個常談常新的話題。2018年,出海就進入爆發期,出海電商規模在2018年上半年增速26%,出海遊戲全年增速15.8%,工具類應用需求旺盛並向社交服務應用轉型,直播、短視頻、資訊等內容型產品繼續火爆。Mobvista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已有720家企業的2268個App出海。

2020年,越來越多的互聯網企業繼續把目光投向海外,印度、東南亞、中東、非洲等新興市場持續大熱。這些地區人口數量多、結構偏年輕化,互聯網發展增速快,同時國民經濟水平、政局狀況都在好轉,頭部公司估值和市場佔比還比較小,它們是中國出海企業瞄準的流量窪地。

從中國互聯網企業海外小試牛刀,到現在出海成大企業標配,都逃不開文化差異、本地化運營的問題。

張毅向中國互聯網企業建議,「海外App的勞動力、負責人最好是本地人,要給當地貢獻稅收,而不是急於向國內市場輸送利潤,科技企業就算員工規模不會太大,但也要考慮有沒有解決當地的就業問題」。

回到印度禁用中國App,張毅強調,「從全球範圍看,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應用、創新和運營能力遙遙領先。印度不應該光看到中國App佔據的市場份額,應該多關注中國App對印度新經濟、新技術、創新的拉動」。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