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四女董事會劇情是真是假?華盛昌上市前曾表演「清倉式分紅」

北京新浪網 05-25 18:42

「一男四女」董事會劇情是真是假?華盛昌上市前曾表演「清倉式分紅」!

來源:市值風雲 

作者 | 木魚

流程編輯 | 小白

一邊需要用錢,一邊忙著分錢,一邊著急募錢,袁老闆你就是來A股要錢的嗎?

前段時間,「421」、「842」等諸多娛樂圈八卦文檔火遍全網,咱們A股上市公司竟也不甘示弱。上周末,「一男四女」這一關鍵詞,讓華盛昌(002980.SH)董事會的八卦火遍全市場。

真真假假且不論,有瓜誰不吃,免費的下午茶自然也少不了風雲君的圍觀。

上市公司也是第一時間作出了澄清。不過,對於這種事情,如果不拿出令人信服的證據,一句「不存在關聯關係」能澄清的了嗎?

但有些真相,風雲君還是蠻在乎的。既然袁老闆都要「事事爭先鋒」,咱們索性就來看看這位上市僅一月有餘的華盛昌,到底有何優秀之處。

一、紅外測溫儀收入佔比不到5%

華盛昌於2020年4月15日剛剛登陸上交所,實際控制人為袁劍敏。雖然上市僅一月有餘,但華盛昌的股價卻與不瘟不火的上證指數形成鮮明對比。

上市首日,華盛昌的發行價只有14.89元/股。上市之後,股價一路飆升,至今已喜迎16個漲停,股價一度漲至75.00元/股。

這又是為何呢?

按照招股說明書的描述,華盛昌是一家綜合性的測量測試解決方案專家,現在商家營業必備的非接觸測溫槍是其產品之一。

這就說得通了,在這個非常時期,任何與抗疫有關的公司,那可都是市場的香餑餑。所以不難想像,華盛昌的上市,自然也吸引了各大資本的爭相關注與炒作。

當然,華盛昌也沒有辜負期望,2020年1季度,人體測溫儀產品和紅外熱像儀產品的國內訂單大增,實現營業收入2.10億元,同比增長了90.05%,實現凈利潤8,966.24萬元,同比增長了323.15%

突發事件之外,還是要看看上市公司往年的具體數據。

其實,華盛昌生產和銷售的產品可以劃分為四大類,具體包括電工電力類,環境監測類,醫療、建築、汽車檢測類和其他類。

在四大類產品中,主要以電工電力類、環境監測類兩大類產品為主;2019年,兩大板塊實現的營業收入分別佔總收入的52.56%、27.79%。

而醫療、建築與汽車類產品的收入佔比僅有10.77%,進一步具體到紅外熱像儀,收入佔比還不到5%。

二、貼牌銷售佔比超九成

那主要產品的競爭力如何呢?

進一步往下分析后發現,華盛昌的產品主要以出口為主。其中,2017-2019年,境外銷售占當期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1.84%、92.35%、93.62%。

並且,華盛昌對大客戶的依賴度也不低,前五名客戶均為海外客戶,2019年的銷售額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達到48.47%。

客戶集中度高過高的風險,其實已經在上市公司2019年的業績中有所顯現了。

2019年,公司與南方電纜、西爾斯兩位大客戶合作的減少,導致電力電工類產品的銷售收入減少了2094.00萬元,同比下滑了8.13%

而比這更為致命的一點是,華盛昌的產品主要以貼牌銷售為主。2017-2019年,ODM模式下的銷售金額占外銷收入的比重分別為92.46%、92.81%、93.57%。

貼牌,也就是俗稱的ODM,由製造廠商獨立負責產品的設計、研發和生產,然後在貼牌銷售給品牌客戶。

這樣的模式,雖然聽起來比傳統的代工生產高端一點,但作為一家堂堂的上市公司,自身品牌卻如此拿不出手,還是不免讓人擔憂啊。

三、收入及利潤情況

產品之外的收入如何呢?似乎也不怎麼樣。

從收入的走勢可以看出,2015-2019年,華盛昌的營業收入起起伏伏,並沒有太大變化,甚至還有些倒退。

2019年,華盛昌實現營業收入4.66億元,同比下滑了4.92%,這一收入規模還不及2015年,也就是四年前4.69億元的營業收入。

凈利潤也是同樣的表現普通。2017年,凈利潤明顯大幅下滑是由於員工股權激勵確認了5,189.95萬元的管理費用。

但其他年份里,華盛昌的凈利潤也從未超過億元;其中,2019年的凈利潤為9,098.28萬元,同比增長了7.27%,只比2015年增長了55.79萬元。

四、上市前曾「清倉式分紅」

華盛昌雖然業績不瘟不火,但收錢的能力還是不錯的。尤其在2018-2019年期間,華盛昌的收現比和凈現比均大於1。

但風雲君又發現,華盛昌賺得的現金,卻最終沒留在自己腰包里。

(注:2017年凈利潤已還原股權激勵費用)

對於往年的分紅情況,華盛昌並沒有披露,但依然可以從現金流量表中找到證據。

從上表可以看出,2016-2018年,華盛昌分配股利、利潤或償付利息支付的現金較2015年突增,分別占當年凈利潤的比重高達85.38%、143.20%、65.02%。

換句話說,2016-2018年期間,華盛昌實現凈利潤2.52億元,其中用於分紅的金額高達2.40億元,占凈利潤的比重高達95.11%。

而袁老闆的持股比例,在2017年9月華盛昌股份制改制之前,一度高達90%。即使在改制之後,截至2020年3月30日,其持股比例也達到了76.71%。

如此看來,這不是大都跑到了袁老闆的腰包里!

可能會有人提出質疑,這一數據並不准確,其中還包含償付利息支付的現金。那麼,上市公司的借款情況如何呢?

2015-2017年期間,華盛昌只在2017年9月借入了500.00萬元的短期借款,其餘時間的有息負債均為0。按10%的年化利率,利息費用也只有50萬元。

所以,上表中的分配股利、利潤或償付利息支付的現金中,用於償付利息支付的現金大可以忽略不計。

當然,借款數據還說明,華盛昌的資金並不緊張,這一點從其2019年末,16.85%的資產負債率上,也能窺知一二。

總結

高比例分紅,對於處於成熟期的公司來說,原本是一件好事。但對於華盛昌來說,卻不是如此。

在招股說明書中,華盛昌曾這樣描述自身的劣勢:目前公司產能較為飽和,產能利用率處於較高水平,當前產能瓶頸制約著公司規模進一步發展壯大。

所以,按照上述說法,華盛昌還是急需用錢的。但袁老闆卻說一套做一套,不去擴大生產,卻要趕在上市前,將華盛昌三年的業績吃干抹凈。

一邊需要用錢,一邊忙著分錢,一邊著急募錢,袁老闆的這齣戲,看來是無需澄清了。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