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香港海洋公園命懸一線!54億港元注資懸而未決

北京新浪網 05-25 11:47

原標題:21深度|香港海洋公園命懸一線!54億港元注資懸而未決

5月22日,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召開了第3次會議審議海洋公園54億港元撥款申請。但歷時10個多小時后,會議仍未就是否挽救瀕臨破產邊緣的香港海洋公園達成一致。

根據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旅遊事務署提交給立法會的文件顯示,海洋公園公司是一個法定機構,成立的目的是要將海洋公園作為公眾康樂及教育公園管理,並以自負盈虧的形式運作。

香港海洋公園由自香港賽馬會興建,並獲政府以象徵式地價批撥土地,經過4年半時間,海洋公園於1977年正式啟用。在1982至1984年間,賽馬會再撥款興建第二期發展工程,先後興建水上樂園、登山電梯等設施。在過去40多年中,海洋公園對對香港社會的貢獻和重要性毋庸置疑。

根據海洋公園公司的顧問所估算,公園訪客在2018-19財政年度為香港帶來的額外消費超過76億港元,衍生的經濟效益逾39億港元。同時,海洋公園為香港創造了數千個就業機會,公園目前聘用了約2000名全職員工,在節慶期間亦會聘用逾2000名兼職員工。

海洋公園在促進保育和動物護理的研究方面亦作出了重大貢獻。自1995年以來,海洋公園已撥捐了逾1.56億港元給旗下的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資助501項涵蓋大熊貓、中華白海豚、馬蹄蟹、海馬,以及其他多個物種的研究。

海洋公園董事局副主席劉鳴煒坦言,如果公園被迫倒閉,粗略估計開支需要100億港元,用於償還貸款、安置動物及遣散2000名員工等。

此外,截至2020年2月底,海洋公園飼養的動物數目超過7500隻。由於香港並沒有其他動物機構有能力或資源照顧如此眾多的動物,如海洋公園公司倒閉,這些動物的福祉將會受損。

輝煌不再

位於香港島南區的海洋公園佔地超過91.5公頃,是一座集海陸動物、機動遊戲和大型表演的主題公園,1977年1月正式開幕,並曾在2012年獲頒全球最佳主題公園(TheApplauseAward)大獎。

然而,由於近年來亞洲區內主題公園競爭日益激勵,香港海洋公園自2012年完成大型重建計劃以來缺乏大型新設施,入場人次逐漸下滑。由2012-13財政年度高峰時期的770萬下跌至2015-16財政年度的600萬。

自去年下半年起,受香港社會衝突的影響,海洋公園的入場人次前所未有地急速下滑,7月至12月的入場人次僅為190萬,較2018年同期大幅下跌超過三成。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1月26日起一直暫停開放,至今已經超過三個月,導致公園的財務情況雪上加霜。

事實上,海洋公園公司已經意識到競爭將越趨激烈,因此於2018年已著手進行重新定位的研究,並制定了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

今年1月初,香港海洋公園宣布向特區政府尋求超過100億港元的注資,進行翻新工程,提升公園吸引力。據悉,海洋公園已經提交了」全新定位策略發展計劃「建議書,將會分三期進行,包括重建及翻新設施、增加餐飲設施等,預計將於2024至2026年完成。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完全打亂公園的計劃。自一月底關閉至今,公園每個月開支約1.4億港元,關閉3個月期間合計支出約5億港元,從而導致公園出現嚴重資金短缺,現金流難以為繼。

商業化改革勢在必行

根據《海洋公園公司條例》(第388章)第18條,海洋公園公司並沒有發行股票或通過股權融資來為其營運或擴展計劃籌集資金的權力。海洋公園公司須將其利潤全數用於推展其法定職能。

同時,作為法定機構,香港海洋公園的資金來源只有兩類,第一是按商業原則運作,自負盈虧,第二是獲政府撥款資助。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邱騰華表示,與不同界別團體會面已聽取意見,海洋公園如渡過此難關,將會有新定位,包括突出海洋公園教育、保育優勢,縮減機動遊戲投資,以及研究其他發展潛力,包括與周邊地區結合發展。

他坦言,將調整海洋公園的營運模式、職能和法律框架,考慮把部分設施批出專營權,由其他機構管理,或者與商業機構合作,更改收費模式等。

曾幫助海洋公園扭虧為盈的前主席盛智文則表示,特區政府應允許海洋公園要走向商業化,必須修改《海洋公園公司條例》,否則立法會不應該批准撥款。

在2003年臨危受命,盛智文成功將瀕臨倒閉的海洋公園起死回生,成為亞洲最具人氣的海洋主題公園之一。在擔任海洋公園主席期間,他充分利用海洋公園背山傍海的地理環境優勢,將其打造成為世界上屈指可數的跨越山麓的主題樂園,遊客可以乘坐纜車飽覽絕佳的海景。

中金報告指出,全球著名主題公園的核心在於超級IP,經營情況最好的主題公園集團往往不完全依賴主題公園業務,而是將主題公園作為IP變現或者引流的一部分。對於通用IP,如海洋動物、遊樂冒險、水上樂園。由於缺乏IP附加值,該種公園一般資產回報較低,需要依靠高負債率提升股本回報率(ROE)。

(作者:朱麗娜 編輯:張涵)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