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流行的奇葩「水痘派對」,是對現代傳染病防治的巨大羞辱

北京新浪網 03-21 12:51

原標題:英美流行的奇葩「水痘派對」,是對現代傳染病防治的巨大羞辱

原創 SME SME科技故事

不可否認,這段特殊時期暴露了人類對待傳染病各種奇葩觀念。其實在英美等西方國家,就存在著一類神奇的傳染病聚會。

是的,你沒看錯,傳染病患者不但不隔離,還舉辦聚會盛情邀請健康的人參加,尤其是小朋友。然而他們卻不知這是在拿別人的生死開玩笑。

這當中,最經典的莫過於水痘派對(Pox party)。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那些舉辦「水痘派對」的父母覺得自己是在做好事。

當他們的孩子一出水痘,他們就立刻籌備派對,邀請大家來參加。而他們的邀請信也將派對目的寫得明明白白。通常信上寫著:「我家的小孩正在出水痘,如果有家長希望你的孩子獲得終身自然免疫,歡迎來我家Party!」

在我們看來,這像是在惡作劇,但還真有英國家長會帶著自己的孩子去參加。不只如此,他們還會想盡辦法讓自己的孩子感染上水痘。比如他們會讓自己的孩子去摸水痘患兒身上的紅色小包。如果一次沒感染上,他們就會來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第四次,直到自己的孩子成功感染為止。

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讓孩子早點患病,從而獲得對病毒的天然免疫力。他們天真地認為早日擁有一身水痘,然後幫孩子請幾天病假就再也不擔心他會得水痘了。

甚至有些人還從這樣的想法中嗅到了商機,腦洞大開地推出了「水痘棒棒糖」來牟利。商家的做法很簡單,大概就是將棒棒糖的包裝拆開,粘上患兒身上的水痘病毒,再重新包裝好,然後將這些「加了料」的棒棒糖賣給那些一心想讓孩子得水痘的家長。

當然也不乏有「好心人」派發自製的「水痘棒棒糖」。Facebook上就曾有一位名為Sarah Walker RN的女士在私人群組「停止強制接種疫苗」中發帖聲稱自己的兒子最近出了水痘。她決定在糖果的包裝上加入了自家孩子的水痘膿液,然後在社區進行派發,以便讓周圍的孩子也獲得免疫性。

這些匪夷所思的行為在西方人看來並不奇怪。因為在疫苗沒有出現之前,他們會嘗試用水痘病毒來感染孩子,也流行舉辦「水痘派對」。可今非昔比,我們都知道注射疫苗,才是人類對抗水痘最有效的手段。

誰能想到,在有安全疫苗的情況下,遠古的「水痘派對」又開始捲土重來呢?其實這些「水痘派對」的前提是,大多數感染水痘的人永遠不會再感染水痘。但目前沒有科學證據表明一次感染就能終身免疫。相反,它隱藏著更大的安全隱患。主動感染水痘有可能會引起嚴重的皮膚感染、腦炎和肺炎等併發症,嚴重的甚至導致死亡。

我們先來看一組數據,在獲得疫苗之前的幾年中,美國每年平均有400萬例水痘病例。根據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統計,每年平均導致10,500到13,000例住院和100至150例死亡。

自從水痘疫苗於1995年在美國首次出現后,情況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數據統計,在2000年至2010年期間,受監控的31個州的水痘病例下降了近79%。而在疫苗到來之前和之後的四年間,該病的死亡人數下降了87%。

隨著疫苗技術的普及,水痘疫苗已經了預防各種形式的水痘,兩劑的有效率達98%。可以說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它是既安全又高效的方法。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接種疫苗的人仍然得了水痘,但這種病會相對情況輕微。這是因為疫苗中含有活的但減弱的水痘病毒(VZV)。

而對於那些得水痘痊癒后的人來說,體內仍遺留有水痘病毒,它也隨時可能會捲土重來。只不過,當它復發時就不再叫做水痘,而是被稱為帶狀皰疹。

原來在治療水痘的過程中,人體免疫系統確實把體內大多數的VZV病毒消滅掉。但仍會殘留一些不能被血清中的抗體完全中和的VZV病毒。

這些病毒發揮著自己天然親近神經的特性,順著皮膚的上皮感覺神經末梢不斷逃離免疫大軍攻擊。最後,它們躲進了脊髓后根神經節的神經元或是顱神經的感覺神經節里,並在長期定居了下來。

假設你是在1-2歲得過水痘,這些病毒則會陪著你長大成人。等到你老了或者是因過度勞累,身體免疫力下降時,它們又不留情面地出來攻擊你,使你患上帶狀皰疹,並且可能會引發如胃腸炎、膀胱炎、腹膜炎等併發症。

3D版的水痘-帶狀皰疹病毒

雖說在接種水痘疫苗之後,水痘病毒這可能會在以後的生活中重新激活,導致帶狀皰疹。但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接受水痘疫苗接種的兒童比主動得水痘的兒童患帶狀皰疹的機會要低得多。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我們沒有再讓兒童主動去感染水痘病毒的必要。就算參加聚會的孩子病情輕微並完全康復,他們也可能成為「病毒傳播者」,使更多無辜的人中招。

對那些免疫力低下的孩子來說,主動感染水痘會增加其他疾病的風險,比如肺炎,敗血症,腦部炎症和A組鏈球等。

除了水痘外,孩子有時還會被故意暴露於其他常見的兒童疾病,比如腮腺炎和麻疹等。這些現象得歸功於一批反疫苗人士的努力。反疫苗人士便常常呼籲主要感染如水痘或麻疹,是最好的預防方法。但是沒有科學依據可以證明這一點。

美國兒科醫生Matthew F. Daley 和美國流行病學家Jason M. Glanz曾做過系列研究,對不注射疫苗的風險進行了量化。他們的調查覆蓋了美國科羅拉州成千上萬的兒童,對比了正常接種疫苗的兒童以及拒絕接種或者延遲接種的兒童面臨的風險。

結果發現對於百日咳,未接種疫苗的兒童的患病風險是接種疫苗兒童的23倍;就水痘而言,未接種疫苗的兒童患病風險高9倍。

此外,被感染的兒童還有可能出現併發症,有數據顯示,每20名患有麻疹的兒童中就有一名會患上肺炎。千分之一的人會遭受腦炎,並導致抽搐和精神發育遲滯;千分之一的受感染兒童會死亡。

因此,父母應給所有符合條件的兒童接種疫苗,而不是讓他們暴露在致病環境中自生自滅。這才是對孩子最好的保護。

不過比起這些,更可怕的是因錯誤理念的傳播導致人們做出更危害性命的行為。當初甲流爆發之際,西方國家就有人效仿起「水痘派對」的理念,試圖舉辦「豬流感」派對。他們舉辦派對的目的就是一門心思想獲得流感,來獲得免疫力。

當時《獨立報》就採訪了15歲的女孩Ella Thorold,她就直言不諱:「豬流感(英國一直把甲型流感叫豬流感),我現在就想得!如果我能因為患上「豬流感」在放暑假前的兩個星期迫使學校關門,我肯定會成為全學校的英雄!」

此外Ella還說,「我寧願現在得流感而不是明年,因為明年我要參加中學會考。現在得了可能很快就能痊癒。等到6個月以後再得,可能要和數千病人一起在醫院等著看醫生。」

毫無疑問,「豬流感派對」是一種拿生命當兒戲的行為。甲型流感是三種基因重組的混合新病毒。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科學研究顯示:在接觸病人之後,能讓正常人對甲型H1N1流感產生一種強有力的免疫力。

因此,當「流感派對」一冒頭,就遭到西方國家政府嚴肅的警告,因為這樣會使更多的人處於高度危險的境地。

可誰也沒法預料,這些錯誤理念帶來傳染病「派對」是否還會繼續,以及它會造成多少傷害。

pox parties.wikipedia

What are the risks and benefits of pox parties?

Why 「chickenpox parties」 are a terrible idea—in case it』s not obvious

Yawn, BP; Gilden, D (3 September 2013). "The global epidemiology of herpes zoster". Neurology. 81 (10): 928–30.

作者李曉慧 美國的反疫苗運動是如何興起的?來自:環球科學 2018.08.87

Progress Toward Regional Measles Elimination — Worldwide, 2000–2017.CDC

作者:蘇平 一門心思得流感?英國家庭考慮組織"流感派對"來源:人民網-《國際金融報》 2009年07月10日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