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未來4年被禁止參加奧運會,沒那麼簡單

北京新浪網 12-09 21:03

俄羅斯代表團在未來四年被禁止參加大型國際賽事,包括奧運會、世錦賽。世界體壇的興奮劑風波再一次「爆炸」。

這場風波從里約奧運會一直到平昌冬奧會,再到如今距離東京奧運開幕僅僅半年時間。

回顧這三年,從里約奧運會上俄羅斯的田徑、舉重以及殘奧會代表團被禁賽,到之後網路黑客曝出的禁藥豁免名單,再到許多奧運選手在尿樣複檢中的「落馬」,再到平昌冬奧會俄羅斯選手以個人名義參賽……

奧運會和體育,因禁藥和背後的「政治角力」蒙塵。

從《麥克拉倫報告》到《施密德報告》

這些年,圍繞俄羅斯的興奮劑爭議,是源於兩份報告。

最近一份是2017年國際奧委會新出爐的《施密德報告》,稱其「詳述了俄羅斯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期間幫助其運動員掩蓋使用違禁藥物的行為,包括更換尿樣和修改藥物檢測結果」。

對於《施密德報告》,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副主席楊楊曾在朋友圈寫道:「過去17個月,在瑞士原聯邦主席施密德的帶領下,五個委員調查、取證、討論、辯論,在前天最後一次會議結束以後,向國際奧委會提交了調查報告。」

在《施密德報告》之前,《麥克拉倫報告》也直指索契冬奧會的禁藥問題。

2016年7月,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發佈了由該機構獨立委員會成員、加拿大律師理查德·麥克拉倫所完成的「獨立調查報告」。

報告中稱,俄羅斯體育部門操縱了2014索契冬奧會及其他在俄羅斯舉行的大賽尿檢,並建議國際奧委會考慮禁止俄羅斯參加里約奧運會。

隨後在12月發佈的長達150頁的第二部分報告中,又涉及了1166例尿樣,時間囊括了2011至2015年,提供了更多證據和相關通訊電郵資料,以及相關調查報告。

據《今日美國》當時報導,報告涉及的大賽包括2012年倫敦奧運會、2013年大運會和莫斯科田徑世錦賽,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奧會。

報告還顯示俄羅斯選手的尿樣存在DNA信息不吻合或者DNA混合來自不同隊員的情況。

羅琴科夫才是罪魁禍首?

對於俄羅斯的興奮劑問題,俄羅斯官方一直對調查表示質疑。

據英國BBC報導,俄羅斯官方在改組反興奮劑機構的同時,也成立了專門的調查部門。

調查部門公佈的一項結果顯示,索契冬奧會興奮劑事件的「告密者」——前俄羅斯反興奮劑實驗室負責人羅琴科夫曾通過私人途徑向運動員提供興奮劑,他的舉報實際是為了掩蓋自己才是「興奮劑元兇」的真相。

俄羅斯調查委員會在聲明中提到:「有證據表明,羅琴科夫曾親自為運動員和教練提供藥物,運動員和教練員並不清楚這些藥物的用途,然而後來這些藥物被確定為提高成績的興奮劑。」

同時俄羅斯官方也再次強調,「羅琴科夫摧毀了運動員的樣本,然後指責俄羅斯實施國家興奮劑計劃。」

俄羅斯總統普京也曾在2016年接受《莫斯科日報》採訪時也表示,羅琴科夫的行為是「一個聲名狼藉的人對體育的干預」,並稱重蹈「政治干預體育」的覆轍非常危險。

而在國際奧委會最新一份聲明中,主席巴赫也表示:「在平昌,我們已經就俄羅斯在2014年索契冬奧會上出現的興奮劑問題做出了禁賽處罰。根據責任和情況的不同,國際奧委會對相關方面和人員做出了不同的處罰。俄羅斯奧委會已經接受了處罰。」

《麥克拉倫報告》的爭議

但對於禁藥問題,部分西方媒體顯然有「不同看法」。

麥克拉倫曾在接受《衛報》採訪時,承認自己的調查僅僅只進行了57天,但他強調完全相信調查結果的真實性。

但事實上,引起轟動的《麥克拉倫調查》是脫胎於2016年5月《紐約時報》的一篇報導。

當時《紐約時報》採訪了羅琴科夫,在報導中,羅琴科夫講述了索契冬奧會期間俄羅斯方面如何有組織使用興奮劑規避檢查:

興奮劑檢測中心的124房間用來放置興奮劑尿樣,得到指令后,羅琴科夫和同事們,在黑暗中點亮一盞孤燈,找出需要替換的尿樣,挪至牆邊,低身打開牆上的一個塑料蓋子,將尿樣送至隔壁125房間,一個不起眼的儲藏室。

隨即,尿樣被轉移至旁邊大樓內,俄羅斯特工部門要打開尿樣瓶的機關鎖。鎖住尿樣瓶的裝置由瑞士公司研發,一般人除非破壞瓶體,否則無計可施。

羅琴科夫曾表示,為運動員提供興奮劑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他沒有參加,國家將停止向他的實驗室提供資助。

在報導發出后,俄羅斯官方反駁了羅琴科夫的指控,稱「被歹徒誹謗」。時任俄羅斯體育部長穆特科稱,該報告存在弄虛作假,並且考慮對報告的撰寫者提起訴訟。

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上,西方國家和媒體對於東道主的出色表現提出質疑。美國反興奮劑機構甚至認為,俄羅斯隊必須接受興奮劑檢查,「以維護公眾對於世界杯誠實性的信心」。

有德國媒體指出,在對陣克羅埃西亞隊的1/4決賽的中場休息期間,俄羅斯隊員疑似吸入了可以提高身體機能的氨氣。俄羅斯隊醫隨後承認了此事,但氨氣目前並不算是違禁藥品。

不過,俄羅斯隊得到了國際足聯的支持。

FIFA在對俄羅斯所有球員進行調查後表示,並未發現其中有存在違反反興奮劑規定的證據,俄羅斯隊已經成為最經得起檢查的球隊之一。

樣本檢測,誰都跑不了

其實,在這場以俄羅斯為主要「目標」的反興奮劑風暴中,兩個陣營之間的相互「攻擊」一直沒有消失。

2016年9月,一個名為「奇幻熊」的黑客組織侵入世界反興奮劑組織的資料庫,開始向外界公佈通過申請藥物豁免權,以服用興奮劑並照常參賽的運動員名單。

其中,美國體操名將拜爾斯、網壇雙姝威廉姆斯姐妹、英國長跑名將莫·法拉等一大批歐美運動員赫然在列。

很快,世界反興奮劑機構發表聲明,稱他們的資料庫的確遭到黑客入侵。而據央視新聞稱,該黑客組織被西方情報部門看作是有俄羅斯官方背景的「網路間諜機構」。

但無論是何原因出現禁藥問題,對於國際奧委會而言,堅決打擊興奮劑是一直不變的宗旨,而科學技術手段也在不斷進行革新。

近日,國際奧委會執行委員會批准了一項5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3530萬元)、為期10年的預算,這項資金將用於長期存儲2020年東京奧運會的賽前興奮劑檢測樣本。

國際奧委會執委會10月就曾提出長期儲存奧運賽前檢測樣本的建議,此次預算獲得了批准。該計劃由國際檢查機構(ITA)負責,配合東京奧運會賽前檢測。

按照這項計劃,東京奧運會賽前收集的興奮劑檢測樣本存儲期可達10年,有望覆蓋22000個檢測樣本。

本期編輯 邢潭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