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烏俄矛盾 「諾曼底模式」峰會再啟

北京新浪網 12-09 00:02

原標題:解決烏俄矛盾 「諾曼底模式」峰會再啟

時隔3年,聚焦烏克蘭局勢的「諾曼底模式」俄烏德法四國峰會再次回歸。當地時間12月9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將齊聚法國首都巴黎,共同為烏克蘭局勢尋求解決之道。

據法新社報導,除四方會談外,四國還將舉行系列雙邊會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表示,若有必要將與每位出席峰會的領導人舉行會談;俄羅斯方面稱,有計劃舉行俄烏兩國領導人雙邊會談;德國方面則表示,總理默克爾將分別與普京、澤連斯基舉行雙邊會談。

「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創立於2014年6月,法國當時借紀念諾曼底登陸70周年的機會,邀請俄羅斯、烏克蘭、德國領導人在諾曼底就烏克蘭局勢進行了首次磋商。此後,四國也曾多次舉行各層級磋商。但是,在2016年的德國峰會之後,由於各方在烏東問題上分歧始終難以彌合,四國再未舉行類似峰會。

今年以來,烏克蘭新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上台,多次表示希望實現烏東停火,為解決俄烏問題打開了一扇門。俄羅斯也通過釋放去年扣押的三艘烏克蘭海軍船隻、延長與烏克蘭的天然氣合作等,發出了友好信號。再加上德國、法國兩個主要歐洲國家的積極斡旋,「諾曼底模式」峰會終於再次得以召開。

峰會聚焦烏東停火、釋放戰俘等議題

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矛盾由來已久,在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之後,兩國關係更是陷入冰點,西方國家重啟了對俄制裁。2014年,烏克蘭東部地區爆發了烏克蘭政府軍和民間武裝間的大規模衝突。烏克蘭和西方國家認為,這些民間武裝得到了俄羅斯政府的支持,但俄羅斯方面予以否認。

經國際社會斡旋,烏克蘭政府軍和民間武裝於2014年9月和2015年2月達成停火協議,確定了停火線。但此後,小規模交火事件仍時有發生。據路透社報導,聯合國數據顯示,在這場持續5年的衝突中,雙方已有超過13000人喪生。

今年夏天,事情出現了轉機。據新華社報導,今年10月1日,由俄羅斯、烏克蘭及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組成的烏克蘭問題三方聯絡小組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就烏東部頓巴斯地區按照「施泰因邁爾模式」舉行選舉、基於該地區特殊地位以及從衝突前線撤軍等問題達成一致。10月29日、11月9日,烏東部衝突雙方先後從衝突前線撤軍。

「施泰因邁爾模式」是2015年時任外長的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提出的政治解決方案,主要涉及烏克蘭東部頓巴斯地區(包括頓涅茨克州和盧甘斯克州)的特殊地位等問題。而這一點也是俄羅斯方面的主要訴求。

此外,今年9月初,俄烏首次交換了被扣押人員,雙方各釋放了35人。11月18日,俄羅斯將去年扣押的三艘烏克蘭海軍船隻歸還給烏克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當天也向烏克蘭石油天然氣公司提議,雙方可延長供氣合同1年或簽署新合同。這些都為「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的召開鋪平了道路。

據法新社報導,澤連斯基11月底曾表示,他將在此次四國峰會上提出四個主要議題,一是交換戰俘問題,二是烏東部頓巴斯停火問題,三是烏俄邊境控制權問題,四是頓巴斯地區特殊地位問題。

澤連斯基:重啟「諾曼底模式」峰會就是勝利

事實上,對於即將到來的峰會,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寄予厚望。據《基輔郵報》報導,6日晚,澤連斯基表示,他希望能帶回「具體的結果」,希望德國和法國能夠支持他們。

不過他也表示,能夠重啟「諾曼底模式」峰會就已經是一個「勝利」,「我們已經打破了3年的障礙,自2016年開始就沒有對話,也就沒有討論停止戰爭的機會」,「我希望通過峰會表明一點,所有人都非常希望結束這場悲劇的戰爭」。

分析認為,對於澤連斯基而言,此次「諾曼底模式」峰會將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今年10月,在烏克蘭同意「施泰因邁爾模式」后,烏克蘭國內民眾舉行了大規模示威抗議,高呼「不要屈服」。

據基輔國際社會學研究所民調顯示,澤連斯基的支持率從9月的73%跌至了11月的52%。但與此同時,仍有超過75%的烏克蘭民眾支持他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展開對話。

基輔智庫新歐洲中心的研究員Alyona Hetmanchuk則認為,烏克蘭和俄羅斯在經過多年的僵局后能夠再次舉行會談「就是一個進步」。

■ 專家解讀

德法為何積極斡旋俄烏衝突?

法國於2014年開創了「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歐洲自由電台稱,對於即將到來的四國峰會,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或許是最希望取得突破的人,他們希望能夠結束當前歐洲唯一的一場戰爭。

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趙會榮認為,德國和法國積極斡旋俄烏衝突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俄烏衝突直接關係到歐洲大陸的安全。烏克蘭位於歐洲東部的安全線上,持續的戰爭會帶來難民、武器流散等諸多安全問題,而這些都和德法安全息息相關;二是西方因為俄烏衝突對俄羅斯採取的制裁,影響了歐洲和俄羅斯的關係,也損害了歐洲和俄羅斯的貿易聯繫等,尤其是德法和俄羅斯存在很多的貿易能源合作。

除德法積極斡旋外,烏克蘭和俄羅斯國內情勢的變化也是重要因素。

趙會榮指出,從烏克蘭的角度而言,新總統澤連斯基在國內獲得了超高支持,在議會中也獲得了多數席位,這使得其政治地位已經穩固,可以大胆實施外交政策。另一方面,澤連斯基的外交政策與前任總統波羅申科不同,他希望通過對話、談判解決與俄羅斯的衝突,而波羅申科對俄政策一直是對抗的。

從俄羅斯的角度而言,西方因為俄烏問題對其施加的制裁對俄羅斯的經濟影響還是很大的,普京的支持率也面臨下滑的危險。因此,俄方面也希望在俄烏問題上作出表態,從而讓西方取消制裁。

俄烏衝突的本質是什麼?

目前來看,「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的核心議題就是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衝突。但趙會榮認為,這場衝突的本質在於俄羅斯與西方世界的地緣政治之爭。

趙會榮稱,在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與西方關於后蘇聯地區未來的走向問題並沒有解決。在西方看來,這些國家應該按照西方的制度和發展模式走,推進歐盟一體化;但在俄羅斯看來,這個地區是其特殊利益區,是其安全線,北約和歐盟是不能東擴到這兒的。然而,烏克蘭、喬治亞等國家都已經申請加入北約和歐盟,這與俄羅斯的利益產生了直接衝突。

也因此,在澤連斯基上台並對俄羅斯釋放友好態度后,俄羅斯也希望緩和和烏克蘭之間的關係。趙會榮表示,俄羅斯希望烏克蘭能夠保持中立,至少不要加入北約和歐盟。對於西方,俄羅斯也希望明確一點,那就是歐盟、北約不能再東擴。

此次峰會能否取得突破性進展?

時隔3年再度舉行「諾曼底模式」四國峰會,許多人都對其寄予厚望,希望能夠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實現烏克蘭的持久和平。

趙會榮認為,此次峰會能夠取得一些進展,但要實現突破是很困難的。由於俄烏德法都有緩和衝突的意願,因此一些具體的事項預計能夠取得進展,包括交換戰俘、撤出大型武器以減少傷亡、將衝突線往後撤以及承認頓巴斯地區的特殊地位等。但是,這個問題想要靠一次會議就徹底解決是不大可能的,各方未來還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新京報記者 謝蓮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