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加密」也是一種社會矯正

北京新浪網 12-09 00:02

原標題: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加密」也是一種社會矯正

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加密」既是依法保護未成年人權益的需要,也是加強法治建設、提升社會治理能力的需要。

近日,浙江省檢察院副檢察長胡東林表示,針對一些未成年人犯罪信息被不當泄露,就業受限、融入社會困難這一問題,浙江省檢察院在開展專項檢查、專題調研和廣泛徵求意見的基礎上,聯合12家單位會簽出台了修訂后的《浙江省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實施辦法》。

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並不是浙江省的探索和創新,而是《刑事訴訟法》確立的一項法律制度。《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犯罪的時候不滿十八周歲,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罰的,應當對相關犯罪記錄予以封存。犯罪記錄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單位和個人提供,但司法機關為辦案需要或者有關單位根據國家規定進行查詢的除外。依法進行查詢的單位,應當對被封存的犯罪記錄的情況予以保密。據此,浙江省出台實施辦法是對法律的積極貫徹落實。

《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比較原則、籠統,浙江省的實施辦法在兩個方面提出了具有擴大解釋意義的具體要求,一是封存記錄的涉案範圍在「判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基礎上增加了「免予刑事處罰」「檢察機關依法不起訴」「公安機關治安管理處罰、收容教養」等案件,二是封存記錄的內容設定為立案文書、偵查文書、檢察文書、審判文書、刑罰執行文書等法律文書、電子信息以及其他案件材料。

實施辦法還規定了未成年人在入伍、升學、就業時的不報告刑罰記錄權利以及教育、民政、人社等部門對應的不記入檔案義務,確立了裁判文書的一般不送達規則和不得擴大知情範圍規則,給出了不按規定封存以及違規泄露、查詢、使用未成年人犯罪記錄的追責情形。實施辦法對相關規則進行了細化,進一步明確了各方的責任和義務,有助於社會更準確地理解和把握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的範圍、邊界、流程,有助於規範封存行為,增強了法律制度的可操作性。

有過犯罪記錄或不良記錄的未成年人也是未成年人,也有重新回歸社會的權利和生存發展的權利。未成年人有過刑罰等不良記錄之後,如果不良記錄信息呈現開放狀態,未成年人的身上就等於貼上了明顯的污點標籤,他們走到哪裡,走到人生的哪個階段,都很容易遭受歧視,很容易受到這樣或那樣的限制,從而失去不少生存發展的機會。

如此,一些未成年人就可能與社會割裂,自暴自棄,甚至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實際上,這方面的教訓已有很多。而對受過較輕刑罰或有其他不良記錄的未成年人犯罪記錄進行「加密」,則有助於未成年人翻過生活的一頁,屏蔽污點信息,以新的健康的面貌和狀態進入新的生活階段,獲得平等尊重和公平競爭的機會。

顯然,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更有利於未成年人洗心革面、改過自新、回歸社會,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是一種社會矯正。

未成年人的身心並不成熟,在社會中的價值定位、發展定位也有很大的變數。很多犯有較輕罪行或有過其他不良記錄的未成年人都因監護教育不到位、心智不成熟、一時衝動、受他人或環境影響等原因犯錯,主觀惡性並不大。如果矯正干預到位,這些未成年人中的相當一部分人會重回人生正軌,所以,社會應該多幫幫他們,多給一些包容,多承擔一些矯正性保護責任。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加密」既是依法保護未成年人權益的需要,也是加強法治建設、提升社會治理能力的需要。

□李英鋒(公職律師)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