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頭確定要舉辦LOL世界杯,但玩家和遊戲還等得起嗎?

北京新浪網 11-14 15:55

S9全球總決賽的餘熱未消,《英雄聯盟》粉絲們又有望在未來幾年盼來另一項重量級的國際賽事。

據ESPN記者Fionn報導,近日拳頭遊戲高層在關於「《英雄聯盟》是否有可能舉辦世界杯」的問題上已經給出了答覆——「這是一個什麼時間能舉辦,而非能否舉辦的問題。」

在答覆中,這位高管稱,舉辦LOL世界杯最需要的是時間,這可能需要好幾年,「因為選手們的賽程已經非常緊了,需要讓世界杯成為值得選手參加的比賽」。而拳頭中國的負責人Leo也在最近的媒體採訪中表示:前提是要先把英雄聯盟聯賽制度重新規劃,騰出時間讓各個國家有時間選拔國家隊。

不用驚訝,電競比賽搞世界杯也不是頭一遭了

其實在電競領域,各國選手以組建國家隊共同參與世界杯比賽的形式並非孤例。以目前FPS遊戲中電競賽事運營狀況最為良好的《守望先鋒》為例,該作不僅擁有戰隊席位價格驚人的OWL(Overwatch League),其遊戲出品方暴雪還會在每年的嘉年華上舉辦守望先鋒世界杯(本月初中國隊就剛剛奪得亞軍)。

但與《守望先鋒》有本質區別的是,《英雄聯盟》世界杯是建立在LOL全球總決賽業已成熟的商業模式及市場生態體系之上。

要知道,《英雄聯盟》S賽至今為止已連續成功舉辦9屆,並已成長為全球知名度最高、影響力最大的電競賽事,我們甚至不用考慮是否需要在後面加上「之一」倆字兒。若要在它如日中天的時候,再引入另一項重磅賽事,難免讓人擔心過於頻繁的國際賽事是否會降低玩家和電競觀眾對LOL賽事的敏感度。

事實上,作為遊戲的開發商及最終版權方,最早正是拳頭遊戲站出來試圖「消滅」第三方賽事以增強拳頭官方的權威性,使《英雄聯盟》觀眾得以聚焦頭部比賽。在尚處蠻荒時代的S1和S2,充斥著各種在如今看來堪稱「野雞」的賽事——如LPL戰隊獲得的第一個「世界冠軍」就是由WE戰隊從IGN舉辦的IPL5上捧回的。可以說,是拳頭用一掃寰宇的姿態一統了LOL賽事。

然而,從俱樂部聯賽走向國與國之間的杯賽對抗,似乎又是競技性比賽發展道路上的必由之路。

就拿全球第一大運動、受眾最廣的足球來說,英格蘭、德國、義大利等國家和地區的俱樂部聯賽早在19世紀就已萌生,可直到上世紀30年代和60年代才陸續開展世界杯和歐洲杯比賽——這是足球運動在全世界範圍內逐漸普及的必然結果。

舉行世界杯之前,拳頭必須和時間來場賽跑

而放諸《英雄聯盟》,我們則可以理解這也許是當前拳頭遊戲的無奈之舉。拳頭對於電競賽事運營的理念當然無可非議地在全球處於領先地位,但從近兩年《英雄聯盟》的遊戲收入來看,這款過去10年間獨領風騷的MOBA遊戲無疑正在從它的壯年步入中年時代。

拳頭官方發佈的統計數據顯示,2016至2017年《英雄聯盟》最巔峰的時期,其月活用戶長期穩定在1億左右;而到了2018年,第三方機構統計的這個數字已經跌到了6400萬。用戶規模下滑還直觀地體現到了其遊戲的收入上:2017年,LOL收入還有21億美元之多,穩居全球F2P遊戲之首,但到了2018年,其收入已降到了14億美元,同比下跌33%。

拳頭很清楚,走下滑路的不只是LOL,真正的「罪魁禍首」是那股誰也無法阻擋的移動浪潮。為此,拳頭於今年順應趨勢推出了《英雄聯盟》手游,並一口氣公佈了數款英雄聯盟IP的衍生遊戲。此外,近年來拳頭還不遺餘力地打造、完善「拳頭宇宙」,以免落入《英雄聯盟》某天真正進入夕陽期后產品無以為繼的境地。

因此,對拳頭來說,把《英雄聯盟》做成世界杯其實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

趁著LOL還有這麼大的市場受眾,他們需要盡其所能地把IP推向全球;同時,他們還不得不重新考量LOL在南美、澳洲、東南亞等市場的電競情況——吭哧吭哧搞了這麼多的入圍賽,這些外卡賽區的成績依然毫無起色,這多少會打擊其競技信心,並潛移默化地影響戰隊的投入力度。更重要的是,大家害怕LOL世界杯會不會淪落為中國和韓國的對抗賽。

LOL賽事在巴西擁有良好的玩家氛圍,但這無法改變巴西戰隊入圍賽連年出局的命運

另一方面,任何人都無法估量《英雄聯盟》未來的營收曲線會呈怎樣一種趨勢,以及,其手游版本是否會對現有的端游市場和用戶再一次造成衝擊。

不管結果如何,有一點也許毋庸置疑:產品高壽且電競高度成熟的《英雄聯盟》已然進入了以「電競養遊戲」的新階段,它接下來的每一步都值得被所有電競向的遊戲學習借鑒。

來源:遊戲陀螺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