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印象

北京新浪網 05-27 00:03

任正非印象

李一戈

這個男人突然出現在視野里。靛藍色休閑西裝,白色襯衣,額頭刀刻一般的抬頭紋,峻健的臉上帶著笑容走了過來。

一部分人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一部分人還渾然不知地低頭在筆記本電腦整理著,他已經坐了下來,說:時間還早,隨便聊聊。

這是9點差一刻。

工作人員在給每個人分發他的名片的時候,坐在他對面的同行,已迫不及待地開始發問。我卻有點走神:頂著泰山一樣壓力的這個男人,平靜的外表下,內心究竟翻卷著怎樣的波瀾?

任正非,出生於1944年10月25日。1987年,他籌集21000元創立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到去年銷售收入達到7212億元。前30年坊間有關他的一切,是無數傳奇的疊加,但所有的故事加起來都抵不上這兩年的風高浪急。

此前一天,我們參觀了位於東莞松山湖的華為終端智能工廠。一二期約有40條手機生產線,華為所有的高端機型都在這裏製造。每條生產線120米長,高度自動化,只有17名工人,平均28.5秒可生產出一台手機。當天生產線上靜靜流動的是新推出的華為P30手機。

華為還首次向國內媒體開放了它的股權文檔室。這間約20平方米的房間里,是關於華為股權結構的視頻和圖表文本。打開牆壁一個小窗,裏面是歷年一列列的職工持股檔案櫃。華為人以工會的名義持有股權,持股職工達96000多人,全球罕見。

任正非作為公司創始人,直接持有華為股份1.01%,加上通過工會持有的股份,合計持股1.14%。創始人持有股份之少,在全球大型跨國企業亦極鮮見。持股員工代表會授予任正非在重要事項上的一票否決權,但他一次也沒使用過。

這間股權文檔室此前也向外媒開放過。但對這些老外來說,工會持股,持股員工代表選舉董事,很多概念是超出他們的理解能力的,他們一再追問一些在我們看來是常識的東西。事實上,華為的開放性超過了很多跨國企業,但老外們仍然覺得神秘。這就應了那句話:人們總是看見他們願意看見的東西。

一個全球經濟實力最強大、科技最發達的國家,幾乎是舉全國之力來壓制一家誕生於中國的企業,這種不可思議的事件,在2019年已然是全球產業一體化的今天,居然發生了。我跟年輕朋友講,紛繁複雜的國際政治經貿大環境下,有時一個企業要承受超出企業承受力的重壓,這是特定時期特定時點的揀選,不受組織體的意志為轉移。作為企業家,你必須應對,而且不能亂了方寸。

自己的大女兒被無端限制在異國,哪個做父親的,都會心疼、擔憂。父女親情深藏,公司業務如常。任正非表現出的淡定、堅忍與樂觀,給予了華為人以及國人巨大的勇氣。

但這個時候,任正非特彆強調,不能說用華為產品就愛國,不用就是不愛國。華為產品只是商品,如果喜歡就用,不喜歡就不用,不要和政治挂鉤。千萬不能煽起民粹主義的風。在這裏,任正非用了一個詞叫「害國」。

多年來,華為傳達出來的品牌標識是一家國際化企業。它堅持的創新是國際創新。這與任正非全球視野下的教育觀、人才觀以及研發投入是一致的。華為為什麼拒絕資本進入?至少有一點,持續、大量的研發投入,與資本尋求短期回報是相斥的。2018年華為的研發投入為1015億元,佔全年銷售收入的14.1%。

採訪過程中,有個小故事。任正非在回答問題時提到了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不同意自己的某個觀點,這時主持人撥通了老余的電話,任正非表揚了他一句,然後又讓他講幾句。余承東給外界的印象是敢講、能講,但此時電話那頭只是傳來他憨厚的呵呵笑聲,就像得到老師家長誇獎的孩子。

在我個人看來,任正非在公司內外備受尊敬,除了在華為股權結構、企業利益共享等方面表現的胸襟,就業務而言,任正非在把握信息和通信領域的機會,前瞻行業發展趨勢並大手筆提前布局等方面,顯示了驚人的洞察力和決斷力。

任正非說,我們這三十年都對著同一個「城牆口」衝鋒,幾十人、幾百人對著這個「城牆口」,幾萬人、十幾萬人還是攻這個「城牆口」,總會把這個「城牆口」攻開的。在外人看來,華為多年前就在信息通信領域確立了領先優勢,但任正非說,我們不過是領先了別人兩三年。這種憂患意識,早在2000年底任正非執筆寫下的《華為的冬天》就融入了企業基因里。

5月21日的採訪,原定時間是1個半小時。大約兩個小時后,主持人擔心他累著了,有想結束的意思。但任正非擺擺手說:沒事,有什麼問題大家繼續問。150分鐘里,有問必答,包括婚姻、家庭、孩子,都沒有任何迴避。採訪結束后,任正非跟每個媒體人握手,並滿足了大家一一合影的願望。

望著這個男人走向門口的背影,兩個字自動跳了出來:力量。(編輯 歐陽覓劍)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