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證券巨頭入局當代藝術 百萬美元幫「圓夢」

北京新浪網 05-27 00:03

日本證券巨頭入局當代藝術 百萬美元幫「圓夢」

導讀:儘管高額獎金不是設立此獎的目的,但難以避免的,高獎金已成為野村藝術獎的一個標籤。

本報記者 許望 京都報導

藝術家搞創作能有多燒錢?這個問題的答案顯然因人而異。隨著藝術形式越來越豐富,藝術創作的成本也變得花樣繁多起來,裝置藝術耗費大量材料,表演藝術需要巨大的人力成本,影像藝術的投入則堪比電影,對於創作者來說,怎樣獲取足夠多的項目資金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創作過《奇迹尋蹤》《中國》等多件重要影像作品的藝術家程然表示,作為影像藝術家,永遠都在操心製作經費的問題。不過至少短期內,他的經費焦慮可以緩解了。

5月21日,程然獲得首屆「野村新銳藝術家獎」,隨之而來的還有10萬美元獎金。該獎項在京都五大寺廟之一的東福寺頒發,在美國創作與生活的藝術家卡梅隆·羅蘭與程然同期獲獎。

10萬美元在藝術獎項中來說,已經算金額很高。就中國當代藝術領域而言,去年11月在香港設立的希克獎(面向大中華地區的當代藝術實踐)是獎金額度最高的獎項,最終獲獎者將獲得50萬港元的獎金。

但10萬美元其實只是「頭盤」,真正的「主菜」還在後面。今年10月,首屆「野村藝術獎」將在上海頒發,大獎獲得者將被授予100萬美元獎金,用於支持其具有挑戰性的藝術創作。

這兩個獎項都由成立於日本的金融服務機構野村控股創辦,野村高級董事總經理池田肇告訴記者,野村控股在當代藝術獎項領域還算新人。這個新人「出道即巔峰」,據ARTnews2018年的一項調查統計,全球範圍內,此前囊括了藝術這一門類的、金額最高的獎項為62.5萬美元的麥克阿瑟「天才獎」,其他高額藝術獎還包括25萬美元的多蘿西/麗蓮·吉許榮譽獎和20萬美元的ArtPrize藝術獎等。從獎金數額上來說,野村藝術獎將行業提升到了一個新高度。

此外,野村控股給予了獲獎藝術家們相當大程度的自由,10萬美元新銳獎獎金完全不限制用途,100萬美元的大獎也會直接一次性頒發給藝術家,雖然野村控股希望百萬美元獎金用於藝術家的下一項挑戰,但獲獎者並不需要一筆筆地申請開銷。

「我覺得這樣一個獎,特別是來自亞洲的獎,可以帶來更大的活力,去幫一些具有野心的藝術家實現想法。而且它的金額是很高的,我覺得如果一個獎的金額很高,它就會變得非常重要。」程然坦率地說。

創想時代:經費在燃燒

什麼樣的藝術項目最燒錢?青年藝術家、策展人王懿泉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他認為表演藝術、影像作品、裝置藝術的創作成本較高。

「我個人做表演藝術比較多,從我的經驗我認為表演藝術作品的創造成本會比較高,一個是你要有排練,這就涉及租相應排練廳的日租金,另外要請演員,每天要給到相應津貼,用的演員越多,津貼也越多。同時表演現場要用到聲光電,音響設備、舞美設備、舞台設計的開銷都比較高。」王懿泉說。

另外,他認為影像和裝置藝術的製作費用也會比較高。做影像藝術就像拍電影,要有演員、團隊、拍攝機器,是巨大的人力成本的投入。而做裝置最重要的是材料,要經過試錯、打樣才能做出藝術家想要的材料,另外材料的耗損也要計算進來,購買的原材料最終體現在造型上的可能只有五分之一。同時,做裝置還需要工廠和工人的協助,工時費也很高,如果需要設計師協助3D建模的話,還要給設計師相應的費用。

藝術創作早已超越了畫布與顏料,也不再簡單被定義為藝術家的「親手製作」。對於大型藝術項目來說,其背後還有來自工廠、專業技術人員等多方的努力。王懿泉介紹,國際上已有一些較為知名的為藝術家創作提供幫助的工廠,如瑞士的藝術鑄造公司及其於上海成立的子公司聖加侖雕塑藝術、柏林的mixedmedia等。

100萬美元的創作資金究竟意味著什麼?王懿泉認為,要在一個項目中花掉100萬美元,可能是考慮到前後每一個環節的付費,除了大量的研究、前期的準備、創作進行中的花費等,還可能包括公關跟推廣的費用,以及必要的網站製作等。

不過也有一些項目僅製作成本已經十分昂貴。據法新社報導,以數字藝術聞名的藝術團隊teamLab,其一件作品的成本,高者可以達到100萬至200萬美元。

百萬美元將歸何處?

對於為何將獎金剛好設置為100萬美元,池田肇告訴記者,其實之前也有了解過藝術獎項的平均獎金水平,但設立野村藝術獎不是為了與其他獎項攀比。「做這個獎的初衷,是來自我們公司的格言:挑戰精神。在當代藝術領域也有許多人有這樣的精神,所以如果他們在實現創想的過程中,遇到了任何資金上的限制,我們希望能提供幫助。對於實現有挑戰的項目而言,我們認為100萬美元是一個合適的數目。」

一家來自日本的企業,設立了業內最高額的獎項,卻選擇將首屆大獎放在中國頒發,背後自有其邏輯。去年4月28日,《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頒布實施,允許外資券商控股合資券商,並且年底前不再對合資券商業務範圍設限,隨後5月8日,野村證券申請成立控股合資券商獲證券會正式接收。今年3月,野村成為首批獲准成立控股證券公司的外資機構。目前合資公司——野村東方國際證券有限公司正在籌備開業。

池田肇表示,通過在上海頒獎,野村希望向中國乃至亞洲展示自己的挑戰精神。他反覆提到的「挑戰精神」是野村藝術獎的關鍵詞,據其透露,野村控股並不會干預評選,但會將兩個基本原則傳達給評審團,其中之一就是希望藝術家和野村一樣有挑戰精神,此外還希望獲獎名單能展現出儘可能的多樣性。

評審團由不同身份的全球藝術界權威人士組成,包括香港M+視覺文化博物館副館長兼總策展人鄭道煉、羅伯特·勞申伯格基金會執行總監凱西·哈爾布萊希、東京都現代美術館藝術總監長谷川祐子、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館長馬克斯·霍萊因、英國藝術委員會主席尼古拉斯·塞羅塔、Art Agency, Partners (AAP) 創始人及負責人、蘇富比藝術分部主席艾倫·舒瓦茲曼。最近已故的獨立策展人、評論家、作家和編輯奧奎·恩維佐曾作為評審團一員,在生前完成了相關評審工作。

凱西·哈爾布萊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一直謹慎地使用「這位藝術家」來指代大獎獲得者,沒有透露任何性別或其他方面的信息。

在記者問到,大獎是否會更有可能花落運用多種媒介進行創作的藝術家時,凱西表示這的確是種合理的猜測,因為比如繪畫也確實不會有那麼高的開銷,但她也表示,媒介不是限制。

該獎不接受藝術家申請,評審團是基於自己對藝術行業的了解,根據藝術家們的過往作品,來判斷其是否會有可能做出一些創舉性的、有挑戰的創作。

儘管高額獎金不是設立此獎的目的,但難以避免的,高獎金已成為野村藝術獎的一個標籤。事實上,藝術讚助發展到今天,已擁有較為豐富的形式,各類藝術獎項也在獎金之外,發展出更多幫扶藝術家的方式。不過,池田肇表示,野村藝術獎剛剛成立,需要平穩發展,目前最主要的還是把獎項本身辦好,但也不排除未來會和基金會及其他獎項等合作。(編輯 董明潔 許望)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