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大佬」環伺大恆科技 關鍵先生吐露一家科技企業潮落潮湧

北京新浪網 05-27 00:03

「資本大佬」環伺大恆科技 關鍵先生吐露一家科技企業潮落潮湧

導讀:「因為股東情況,像配股、增發,這些融資渠道,公司都沒有,也就銀行貸款還正常。機構投資者也有股票池,哪些能作為投資標的,大股東有問題就被排除在這之外了。」這是大恆科技面臨的最首要的問題。

本報記者 姜詩薔 朱藝藝 北京、浙江報導

一眾昔日的資本大佬,環伺周圍,會留給一家上市公司何種印記?

隨著徐翔妻子起訴離婚的發酵,這位昔日「資本大佬」的投資版圖也再次被關注。

大恆科技(600288.SH),是其中至關重要的一家。

在北京市海淀區蘇州街,一片密集的寫字樓之中,大恆科技大廈就矗立在此。

5月22日,大恆科技大廈北座15層會議室,恰逢大恆科技召開股東大會,兩位安保人員,前台的工作人員紛擾而忙碌。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也在當日實地探訪了大恆科技。而在此之前的半個月以來,記者一直在努力聯繫大恆科技各個環節的相關人士。

據證券事務代表回應,當日股東大會審議議案包括公司2018年年度報告、董事會監事會工作報告、2018年度利潤分配方案、計提2018年度資產減值準備的議案等。董事長魯勇志、董秘嚴宏深等人都在現場。

魯勇志,即是原徐翔舊部、昔日澤熙的「八大金剛」之一。

資本入局變遷

從曾經的呼風喚雨,到如今的被迫安靜。這其中,自然夾雜著大恆科技的沉浮往事。

事實上,在徐翔的母親鄭素貞所持大恆科技29.75%的股份被凍結的這幾年,這家公司一直逃不開徐翔概念股「這頂帽子」。

而圍繞於此的一眾昔日資本大佬,所勾勒的資本故事也一直續集待演。

「希望不要讓我們在控股股東股權長期凍結的陰影下活著,因為有這個陰影,企業增發、配股,甚至發債都有困難,企業難以求得更快發展。」大恆科技原董事長、現任名譽董事長張家林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5月22日,在大恆科技大廈15層的辦公室,本報記者探訪,偶遇這位78歲的老人。

張家林曾任中科院自動化研究所工程師、高級工程師,中國自動化技術公司總經理。1999年開始擔任大恆新紀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隨後任職大恆新紀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大恆科技董事長。

在技術出身的張家林看來,大恆科技的業務基礎仍然優秀。

「公司底子很好,旗下有中科大洋、諾安基金、大恆圖像、光電研究所,業績都很好。2018年,公司實現凈利潤5064萬,比2017年增長45%,而且公司負債率不高,不會發生外界猜測的『可能撐不下去』。但畢竟受到大股東股權凍結的影響,發展受到限制。」張家林表示。

實際上,接受採訪的老一輩技術出身的大恆科技高管們,都對公司的業務優勢仍然認可,還不約而同提到了大恆圖像和中科大洋兩塊核心業務。

「大恆圖像和諾安基金一直是兩塊比較賺錢的業務。」5月21日,大恆一位原高管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不過,在這位人士看來,公司的隱憂不容忽視。

據其透露,「因為以前基礎好,這些年業績沒有新的增長點,靠『吃老本』還可以維持,但幾年下來,大恆原核心骨幹多數已經陸續離場,公司在發展上沒有什麼投入,業務上也沒有什麼拓展,又沒辦法獲得大銀行的資金支持,老本終究會被吃光,一旦市場發生變化,就不好應對,2019年後經營會越來越難。」

帶著這些疑問,5月23日,本報記者輾轉聯繫上大恆科技董秘嚴宏深。

「這資本本身也是想把企業搞好,雖然理想可能沒有『為國爭光』那麼崇高,不管是他要從資本市場賺錢還是什麼其他因素,總是想把企業做好的。」嚴宏深從1999年8月任職至今,曾擔任大恆科技旗下子公司中科大洋的副總裁。

「資本方懂的東西,比如經營策略、管理的規範化,懂的東西肯定也會管理,但技術確實不懂,那他們也不會胡亂插手。而且現在市場這麼發達,可以請第三方團隊來處理技術方面的問題。所有重大決策肯定是有理有據的,不會隨意下達,也不會阻礙公司發展。」嚴宏深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市場上還有一種說法頗具影響,認為魯勇志仍然是控股股東的管理執行者,對此觀點不一。

5月24日,一位不願具名的大恆科技旗下公司高管認為,「很多決策都是以董事會的名義在董事會上討論的。」「魯勇志到了公司之後,日常運營都是放權給管理團隊去決策。」該人士表示。

不過,不同角色或許感觸不同,更細節的信息,或許只有當事人才最為清楚。

核心業務復甦觀察

僅從公開數據來看,在2011年至2014年凈利潤同比連續減少后,2015年至2018年,大恆科技境況逐年轉好,分別實現凈利潤為2759萬元、2937萬元、3485萬元和5064萬元。

「我們董事會大部分成員是大股東鄭素貞女士委派和推薦的,所以核心管理層受大股東影響比較大。但是有些技術骨幹還是原來大恆、大洋出來的。」嚴宏深表示。

前述高管表示,「這些年大恆科技人員變動都在正常範圍內。」

官網顯示,大恆科技擁有大恆光電、大恆照明、大恆光學薄膜、中科大洋、泰州明昕、大恆激光等業務板塊。

被高管們多次提及的大恆圖像和中科大洋,都是大恆科技控股子公司的核心業務。

其中,大恆科技持股72.7%的子公司中國大恆(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大恆」),以機器視覺「組團」為主,核心為中國大恆集團有限公司圖像分公司,中國大恆子公司北京大恆圖像視覺有限公司及其下屬多家公司,涵蓋機器視覺檢測產品、圖像及視頻採集產品、系統集成產品等。

2018年,機器視覺「組團」業務的銷售收入9.21億元,較2017年增長4.42%;凈利潤5415.13萬元,較2017年增長5.93%。

此外,大恆科技持股63.8%的北京中科大洋科技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中科大洋」),也是其重要利潤貢獻之一。

2018年中科大洋實現營收6.29億元,較2017年增長10.35%;實現凈利潤2878.5萬元,較2017年降低9.09%。

此外,大恆科技還入局金融,參股諾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的股份,旗下控股子公司中國大恆持有上海大陸期貨有限公司49%的股份。

大恆科技董秘嚴宏深提到,「公司的圖像採集管理技術還是可以的,中科大洋的4K超高清也有一些機會 ,我們在融媒體方面也做了技術性的產品線準備」。

「融合媒體,還有4K超高清都是我們現在重點布局的業務,我們期望業務會有大幅增長。」上述大恆科技旗下公司高管也表示。

在他的描述中,徐翔事件的影響已經逐漸淡去,「早期有影響」,「最早的是2015-2016年,本來2015年公司有一個定增募資計劃,我們先用5000萬自有資金購買南京厚建軟體責任有限公司51%股權,準備到時候再用募資,突然間布局計劃就打亂了,一下子現金流就有了缺口。」 他提到,不過收購后,南京厚建出現了比較好的協同效應,2017年還參與了人民日報融合媒體的中央廚房項目建設。

「2016年中科大洋的確存在20%的員工流失,用戶層面也會有困擾,但都是正常情況。到了2016年7-8月,團隊穩定下來以後,特別是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等重點項目的實施,也讓用戶逐漸恢復了對中科大洋的信心。」該人士回應稱。

未來處置猜想

隨著應瑩在4月初起訴離婚,關於資產如何處置的問題也再次牽動資本市場。

「因為股東情況,像配股、增發,這些融資渠道,公司都沒有,也就銀行貸款還正常。機構投資者也有股票池,哪些能作為投資標的,大股東有問題就被排除在這之外了。」 因此,嚴宏深也表示十分期待能有一個處置結果。

「我們也在慢慢爭取擺脫事件的影響,但是大股東股權還是凍結狀態,現在也沒法完全擺脫影響。我們都希望此事可以儘快解決,解決肯定有利公司發展,但目前國家究竟怎麼解決也沒定論。」嚴宏深表示。

名譽董事長張家林也同樣表示,「因大股東股權凍結,銀行出於風控考慮不敢給企業增貸,至於定增配股,投資機構也不敢放心投資。所以我們很希望大股東的股權凍結儘快解決,有個定論。當前這對大恆科技的發展是最重要的。」

數據顯示,目前鄭素貞持有大恆科技29.75%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持股均被凍結。

一個普遍的設想是拍賣:尋求新的股東接盤。

而這可能產生的變化也難以預測。

「股權變更?這不是我們經營團隊該關心的事,我們關心的是,無論最終結果怎麼樣,希望能夠儘快恢復上市公司作為一個正常融資平台的功能,讓大恆科技的下屬企業能夠在資本的催化下,實現跨越式的增長。」上述不願具名的大恆科技旗下公司高管如此回應。

「我們也沒有上級主管部門,沒有人能來出面管理。其實對於這件事我們的中小股東也很著急,一直有在給交易所、或者相關部門反饋,但是目前也都沒有結果。」嚴宏深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而對於澤熙系入主后不同管理層的微妙關係,上述不願具名高管認為,「剛剛來的時候,雙方的業務目標不同,澤熙系的管理者風格偏保守,與我們實際操盤者容易產生分歧。但是經過一年多的磨合,各方已比較容易達成共識,目標正在逐漸趨同。

(編輯:李新江)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