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大通大擺「空城計」 併購標的隱現「殼公司」迷魂陣

北京新浪網 05-27 00:03

深大通大擺「空城計」 併購標的隱現「殼公司」迷魂陣

本報記者 楊坪 深圳報導

僅僅因為「對抗」證監會的「立案調查」?

原因難以探查,但是因為引發肢體衝突,深大通(000038.SZ)「高調」曝光,且後續故事變得更為微妙。

5月24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實地探訪了深大通及其多家子公司,發現其總部公司已經停業多日,多家子公司的註冊地址與實際情況不符。

當晚,深圳證監局對深大通出具警示函,深大通回應稱,已於5月24日收到深圳證監局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公司將儘快召開董事會專題會議,並積極配合監管部門依法履職,杜絕此類行為再次發生。

在此之前,深大通實控人還因前董事曹玲芳實名舉報「套取上市公司利益」,被深交所出具《關注函》,5月13日,深大通股價大跌6.9%,儘管上市公司矢口否認,但其「餘威」仍在。

根據記者調查了解,此次向深大通送達調查通知書的執法人員,是專程從北京趕來的稽查人員,而非深圳證監局出面。

據媒體報導,去年夏天,證監會稽查人員還曾在深大通控股方辦公地青島開展監督檢查,也被工作人員拒絕配合。

這些「異常」背後,無不昭示著深大通經營已現困局。

高價收購「空殼」公司

近日,深圳市一名女士最近頻繁收到陌生來電,對方開口便詢問她「這裡是不是深圳市酷炫行科技有限公司」。

但事實上,她根本沒聽說過這家公司,對於這些陌生電話,她感到莫名其妙。

她所提到的這家公司,是深大通2018年新設的全資子公司。

位於深圳市南山區科興科學園一處「暴力抗法」的新聞,在A股市場乃至整個資本市場引發了一場「颶風」。市場所有目標都集中在了這家老牌的A股上市公司身上。

然而,面對所有的「指責」與「疑問」,深大通均選擇了「逃避」。

5月22日下午,深大通員工和證監會4名執法人員發生「肢體衝突」后,這家公司便「提前放假」,停止正常經營。

當晚,深大通發佈了董秘李雪燕辭職的公告,公司董事於秀慶先生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但公司的對外聯絡電話卻一直無人接聽。

24日上午,當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來到深大通辦公地址——科興科學園B2棟302室時,這裏沒有一個人上班,大門緊閉,門口還粘貼著證監會《調查通知書》。

通知書內容顯示,「因你在我會依法履行職責過程中未予配合,涉嫌違反相關證券法律法規,我會決定對你立案調查,請你公司及相關人員簽收調查通知書後及時聯繫我會工作人員」。調查通知書的出具日期為5月22日。

「暴力抗法,最嚴重的後果是妨害公務罪,妨礙公務罪後果會非常嚴重。」同日,金橋百信律師所律師李垚受訪時說道。

不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通過實地走訪發現,深大通極力想掩飾的遠不僅僅是這些。

2017年-2018年,深大通曾反覆設立又出售子公司,並且2018年設立的多家子公司「難尋」,披露辦公地址與實際情況不符。

2017年,深大通新設立5家子公司,收購兩家子公司。

2017年3月,深大通旗下子公司杭州視賺分別以1220萬元(總價2440萬元)價格收購的「北京三吉嘉喜傳媒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賽鴿天地廣告有限公司」100%股權,在被收購期間北京三吉嘉喜傳媒科技有限公司無實際業務。

2017年6月至12月,北京三吉嘉喜傳媒科技有限公司虧損2.08萬元,而北京賽鴿天地廣告有限公司則盈利238.67億元。

深大通解釋稱,兩項股權購買事項實際系一攬子交易,本次購買上述兩家公司的股權實際是為取得北京賽鴿天地的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信息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資質。根據股權轉讓方的要求,杭州視賺須同時收購北京賽鴿天地、北京三吉嘉喜兩家公司100%股權。

而2017年深大通新設的「深圳大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設立不到一年後被出售,但天眼查上根本無法查詢到這家公司。

子公司蹤跡難尋

2018年,深大通又再次以1元的價格,買入多家「空殼企業」,其中有兩家位於深圳本地的子公司辦公地址信息有誤。

深大通2018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上市公司與莘榮商務服務(北京)有限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2元名義金額受讓其持有的深圳市炫酷行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炫酷行」)100%股權,而後者無任何資產與負債。

北京昊祥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為深圳炫酷行的控股子公司(持股比例75%),隨同深圳炫酷行一併被購買。

2018年6月,深大通全資子公司青島大通佳合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又與俞仁森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1元名義金額受讓俞仁森持有的深圳時代幻視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時代幻視」)58%股權。

股權受讓時代幻視為剛註冊成立不久的空殼公司,尚無任何業務發生。

2018年6月5日至2018年底,炫酷行虧損93.75萬元,時代幻視則沒有凈利潤。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實地走訪發現,這兩家子公司卻蹤跡難尋。

天眼查數據顯示,炫酷行設立於2015年6月,於2018年被深大通購買併入上市公司體系,註冊資本100萬元,公司法人代表袁娜,也是深大通的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長。

這家公司的辦公地址為「深圳龍崗區龍崗街道龍東社區育賢東五巷10號901」,主要從事電子產品、數碼產品等生產與銷售。

但當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到達「育賢東五巷10號」時,發現這裡是一棟居民樓,該棟樓901的住戶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該處房產與「炫酷行」的地址一致,但是這是其本人自行購買的房產,與「炫酷行」沒有任何關係,也不認識這家公司的高管。

同時,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還撥通了「炫酷行」2015年年報公佈的對外聯絡電話,接線女子告訴記者,自己與該公司沒有任何關聯,「我最近接到好多電話,問我是不是酷炫行公司的,但是我從來沒聽到過這家公司,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們都要給我打電話。」

時代幻視的公開辦公地址卻是另一家新三板企業。

天眼查顯示,時代幻視成立於2018年5月21日,公司地址位於「深圳市南山區粵海街道科苑路15號科興科學園B2單元201」。

而記者調查發現,該處辦公地屬於一家名為「點觸科技」的新三板公司,點觸科技成立於2013年3月,是一家手機遊戲開發商,總部位於福建廈門,該處辦公地址是其在深圳的分公司。

另外,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深大通還有一家名為深圳大通食品工業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但具體地址並未詳細披露,僅寫明在「深圳市寶安區公明鎮大通工業城內」。

「蹊蹺」商譽減值

近年來,在從嚴監管的基調下,阻撓證監會執法的企業並不少,九好集團、北八道、金利華電、奔騰集團等「抗拒」執法的案例各有各的「剽悍」,不過,深大通的「異常」卻無出其右。

一邊是瘋狂地購買「空殼公司」,另一邊,支撐深大通的主營業務也「前途未卜」。

作為1994年登陸A股市場的老牌上市公司,25年股海沉浮,深大通的資本市場之旅並不平順,甚至多次面臨虧損,甚至暫停上市的局面。公司主業也從最初的陶瓷業務變為新媒體、廣告業務,其間還經歷了多次主業變更。

不過,2015年7月,在決議轉型新媒體廣告業務后,深大通迎來了高光時刻,公司市值最高時曾200億,但現在僅剩1/4。

2015年7月24日,深大通宣布以27.5億元收購冉十科技100%股權和視科傳媒100%股權,這兩家公司都是以新媒體廣告運營為主業。冉十科技增值率2587%,視科傳媒增值率659%。

正是這起股權轉讓,讓深大通陷入「萬劫不復」。

2018年,深大通因收購子公司冉十科技和視科傳媒業績不達標,計提商譽減值和應收賬款減值24.85億元,直接導致上市公司虧損23.49億元。

在此之間,這兩家子公司已經成為上市公司的核心業務和利潤來源,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這兩家子公司為上市公司貢獻凈利潤分別為2.92億元、8989.28萬元,占上市公司凈利潤比例分別為81.56%、75.48%。

但這兩家公司卻在2018年紛紛「爆雷」,其中視科傳媒原創始人和主要經營者夏東明因涉嫌P2P非法集資案件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至今未正常履職。

2015年-2018年,視科傳媒累計實現凈利潤僅為1.35億元(2018年虧損3.69億元),與承諾的7.06億元凈利潤相去甚遠。

不過5月24日,視科傳媒前台人員受訪時表示:「公司的經營一切正常,沒有受到公司領導及深大通方面的影響。」

而冉十科技經營團隊卻因為深大通異常的「商譽減值」,與上市公司「反目成仇」。冉十科技原股東曹林芳、李勇更是實名舉報深大通大股東損害中小股東利益,欲掏空上市公司。

2018年年報,深大通在冉十傳媒連續4年凈利潤持續增長的情況下,計提後者7.83億元巨額商譽,占冉十科技商譽總值9.18億的85.29%。

財務數據卻顯示,冉十傳媒2015年-2018年累計實現凈利潤3.96億元,與承諾的4.03億元相差不過760萬元。在2018年年報里,深大通對冉十科技2019-2021年的業績更是樂觀預測,將保持36.41%、20.49%、16.40%的銷售增長率。

突如其來的大幅商譽減值,讓冉十傳媒原股東曹林芳、曹建發等人或面臨超10億的業績補償。

由此,曹林芳等人拒不配合深大通的年報審計工作,曹林芳、曹建發等原股東更是突擊質押全部股票,又緊急解除部分股票質押並以大宗交易的方式分別於5月8日、5月9日突擊減持326.29萬股股份,以此來逃避補償義務。

不久后,曹林芳實名舉報,與深大通相關的兩隻併購基金可能存在虛構貿易、套取上市公司資金和信用的情況,且資金流向與深大通實際控制人姜劍及其一致行動人存在關聯的公司。(編輯:李新江)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