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候選人就要像有基本面支撐的股票

大華網路報 05-16 03:28

什麼是制度?它的特性就在於穩定性、持續性與可預測性,不會因為一些條件的變化而隨時轉變,這也是制度存在對一個組織的價值。國民黨和民進黨這兩個組織,現在都面臨巨大的制度考驗,一旦因人設事而變更制度,將使制度失去正當性,當然也難以發揮穩定組織的作用。無可諱言,一個政黨想要維繫政權,一個政黨想要政黨輪替;想要維繫政權的政黨出現了兩強相爭,而想要輪替的政黨也有兩個高手。究竟由誰來代表角逐2020大位,兩大黨各自都有難題,因此才有制度的考驗。

兩黨的難題都在於為了獲勝而失去了對制度的堅持。民進黨的部分,今天暫且不論,僅就國民黨的難題,提供一些個人的建議。國民黨的問題在於韓國瑜一人,一方面他剛當選高雄市長,又碰到議會施政質詢期間,參與國民黨內的初選確有其困難;另一方面,他挾有相當高的民調支持度,更有所謂韓粉的支持,讓國民黨中央進退為難;更重要的是,他自己有意願參與2020的大選。

老實說,國民黨為了韓國瑜已相當程度調整了初選制度,為韓國瑜主動登記解套,但我們必須提醒國民黨,提名總統候選人,不能完全只看民調高低而已。

韓國瑜的崛起的確是一則現代政治傳奇,讓所有政治人物都掉眼鏡,韓國瑜所帶動的一股韓流,不僅讓他成了市長,也成了角逐總統的催化劑。然而,民調固然重要,但絕對不應是唯一提名的依據,因為民調的起伏變化很大,韓國瑜本身就是一個例子。他帶動了韓流的興起,但從最近的民調來看,他的支持度也大幅下降,網路負評也大量增加。事實上,在現代社會,政治人物就像股票一樣,似可一夕崛起,連來好幾支漲停皮,但也可一夕爆跌,甚至於無量下跌。

股票的漲跌,有的是靠炒作,有的是靠基本面,炒作的股票就是漲也快,跌也快,只有靠基本面支撐的股票,可以穩定上漲,因為股民知道股票的價值為何。換言之,國民黨推出的候選人,不應該是炸作出來的股票,而是有基本面支撐的股票,這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黨所應為之事。

從這個角度來看,政黨初選中的辯論就具有重大意義。初選辯論可以讓選民了解候選人對於國家所面臨的問題、國家發展的大方向,了解有多深入,他提出的解決辦法也可以反映出他是否做足了功課。在辯論中,他必須提出論述,他必須回應對手的質疑,從此不僅可以看出他的反應,更重要的是他的高度與氣度。

對韓國瑜來說,他應該了解,他不能僅憑藉民調就以為獲得了徵召的正當性。老實說,社會上不少人對他的國政能力抱持不少懷疑的態度,他也應該藉此機會向社會證明,他已經有了準備,而不是一付只想憑民調取得徵召的態度。他為了向高雄市民有所交待,日前提出當選總統後將在高雄上班的想法,顯然未經過深入的思考,也讓人懷疑他對處理國事的態度是否不夠慎重,才會如此驟然發言。

國民黨可以給韓國瑜方便,但方便應該有個底線,這個底線就是總統候選人的辯論,失去這個底線,國民黨與炒作的股票有何差異?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圖1:國民黨通過總統提名初選辦法。(資料照片)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