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綠營人士可以停止政治惡鬥嗎?

大華網路報 02-12 03:51








農曆過年期間,高雄市長韓國瑜與家人至峇里島休假,以舒解就任市長以來每天為高雄市政忙碌的疲憊。不料這樣的一種利用春節假期出國進行「龜息大法」式的正當休假行為,卻引來綠營人士一陣酸言酸語。只是政治可以不要那麼肅殺,非得鬥得水火不容不可嗎?君不見在台灣,除了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或白色力量始終有市場,不就是選民已唾棄藍綠惡鬥了嗎?

前高市府官員陳瓊華日前在社群媒體上批評「新手市長就這樣放下一個城市」,並透露12年來從沒成功趁春節把陳菊送出國短暫休息,每次都因花媽放不下公務而喊卡。桃園市長鄭文燦也加碼演出,語酸韓國瑜春節度假很好命,他因為對選民有承諾不會離開,所以無法像韓國瑜一樣出國度假。連應該行政中立的公視台語台小編都要以「這半年消費得不夠嗎」來諷剌過年未留在高雄消費。

然而只要稍有規模的公私部門不是都設有代理人制度嗎?若是設了代理人,卻無法發揮代理的效果,何不廢掉代理制度。更何況民進黨政府為了「卡管」,硬是讓台大代理校長多代理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當時所謂綠營的衛道人士怎麼沒跳出來伸張正義,認為不該如此代理!如果這不是因為藍綠意識形態的差異,綠營人士會對此大做文章嗎?這不是擺明在進行政治惡鬥嗎?

不僅如此,猶記2018年8月高雄因為大雨導致部分地區淹水,綠營人士不分清紅皂白就批評韓國瑜有時間與身障團體共舞而不關心災情。殊不知韓國瑜受邀與身障者現場演出,是為了幫助身障朋友的生計,因此專程到場打氣。反觀有公職在身的民進黨立委,在駡完人後立即飛往歐洲參訪,被詢及有否想過提前返台的回應是「你們以為是台北跟高雄嗎?」

沒有公職在身因參加身障團體公益活動而延後勘災就被酸,有公職在身的立委卻可以丟下選民前往歐洲拼所謂的國會外交,明顯是用雙重標準套用在藍綠不同政治立場的政治人物身上。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以此種「嚴以待人、寬以律己」的雙重標準要求對方,卻能如此地理不直而氣壯,還真是叫人嘆為觀止!莫非是嫌選票太多,否則怎會有如此失格的表現!

如果這是因為選舉的關係,必須採取見縫插針的政黨攻防戰也就罷了,偏偏是選舉結束後,綠營人士依然不放過任何可以發動政治惡鬥的機會。前高雄市新聞局長,也是前行政院副發言人丁允恭,批評高雄市觀光局找資深藝人白冰冰擔任觀光大使行銷高雄,是在「摧毀城市質感」。丁允恭雖然在引發外界強大負評後辭去官職,不過此種黨同伐異的惡鬥行徑,還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另外一個鮮明的例子,就是高雄燈節的具有宗教嚴肅意義的佛光山蓮花燈,先是被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諷剌讓他想到告別式,可以直接留用到「中元普渡」;接著市長韓國瑜被惡意合成「哈麥二齒」花燈,又被桃園議員王浩宇發臉書嘲諷。對此,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不僅狂酸「七月半放焰口,可以提前半年舉行」,還表示「市民朋友萬一家有白喜事,也可以到現場辦聯合奠禮」。

看到綠營人士不斷地對不同立場的政治人物,以雙重標準的檢驗方式來進行政治惡鬥,不禁令人懷疑政治一定要搞到如此缺乏人性嗎?所幸民進黨台北市議員王世堅在過年期間送手錶給韓國瑜,化解如此劍拔弩張的藍綠對峙局面。對此,韓國瑜表示「他(王世堅)說大家政黨政治的理念不一樣,但是好東西與好朋友欣賞,所以送我1隻手錶過年」。

由此可見,藍綠不是不能和解,政治不是不能減少惡鬥,只看政治人物願不願意跨出那一步。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早在1995年12月就曾在立法院咖啡廳,邀請政治立場炯異的新黨全委會召集人陳癸淼、趙少康等人喝咖啡,被視為是開啟大和解時代。「和解咖啡」在2000年5月又喝了一次,然而在喝完「和解咖啡」十數年後的今天,台灣藍綠真正和解的日子不但沒有到來,反而分歧愈來愈深。

王世堅與韓國瑜儘管政治理念與立場不同,卻能展現惺惺相惜一面的例子,再回顧前此的「和解咖啡」,說明政黨雖然彼此有競爭,但不是不可以更就事論事,以減少政治惡鬥。若台灣政治能準此法則發展,百姓才可能有好日子過。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圖1:韓國瑜到俗稱月老廟的萬興宮參拜祈福,並發紅包給民眾。(中評社)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