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位唱國歌的男人打敗多國部隊 但歸化國腳遠嗎?

北京新浪網 01-12 04:33

一場過程和結果都碾壓式的勝利讓國足順利出線,不過在和菲律賓開打前,從媒體到球迷都曾為中國隊擔心,畢竟對手早就不是那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魚腩。

菲律賓上一輪把韓國隊拖入絕境,這種表現也讓國內一片驚呼,很多論調認為,在手握3分的情況下國足踢平也可以接受,可見歸化帶給菲律賓的影響有多麼誇張。

席爾瓦、施羅克、拉姆塞、奧特……甚至是佐藤!當看到這一個個姓氏的時候,我們竟有一些恍惚,國足踢得這是世界杯嗎?

這些在原國家只能算末流的球員,雖然不至於讓菲律賓鯉魚躍龍門,但西班牙人的細膩技術,德國人的戰術紀律,英格蘭人的文化自信,確實保證了球隊戰鬥力的明顯提升。在報名的23人中,只有貝迪奇、比利亞努埃科以及佐藤大輔生於菲律賓本地,可見這支雇傭軍構成之複雜。

保持了足夠緊張度的國足最終沒讓球迷們失望,但菲律賓卻也留給我們一個思考題:對於即將放開的歸化球員,我們未來要以什麼態度來面對?

從最早的延納里斯和侯永永,再到卡雷尼奧、王毅、楊明陽等人,最近幾個月不斷有中國俱樂部嘗試接觸那些帶有中國血統的外籍球員。隨著報導中的延納里斯越來越接近國安,我們新賽季在中超賽場看到這些遠房親戚的一幕就要成真。

作為昔日的阿森納預備隊隊長,延納里斯的能力沒有問題,一旦適應中國聯賽的節奏,他在英國賽場上學到的對抗能力、戰術能力勢必要超出本土球員,畢竟現在國內最頂尖的球員都不能確保在英冠踢上比賽。假設延納里斯越踢越好,那麼屆時已經改為中國國籍的他是不是該成為國腳呢?

換言之,當國家隊賽前奏起國歌的時候,我們看到一張緘默且迥異的面龐,會不會有一絲別樣的感覺?

從足球角度來講,歸化顯然是雙向選擇。以延納里斯為例,能踢邊後衛的他顯然可以彌補國安的後防空虛,而首都球隊也能提供給他穩定的出場機會、足夠的曝光度以及豐厚的薪水,職業球員拿錢辦事天經地義,只不過以歸化身份加盟,沒人希望他們還要像外援那樣如走馬燈般進進出出,我們讓你來,是希望你在中國紮根的。

所以這就引出了融入的關鍵因素。並非要求歸化球員一定要會流利的講中文,但涉及到國家隊層面,就要考量你是否全身心的投入進去。為國征戰,不應和錢有任何關係。

可能有人會舉出日本歸化的案例,比如著名的三都主,這位巴西左腳將在巔峰時期承包了藍武士的左路攻防,一腳傳中球指哪打哪,而且在國家隊一踢就是好幾年,累計出場80餘次。

但不要忘了這一切的前期鋪墊,日本和巴西兩個國家本來有很深的移民淵源,人口流動再平常不過,三都主在其16歲時就遷居日本,他獲得日本國籍也是在8年之後的事情了,這期間他早已融入當地文化,起初日本民眾對於三都主也是存在一定看法,認為他只是搭著日本國家隊的順風車前往歐洲踢球,可他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雖然有過兩年留洋經歷,但那畢竟是他30歲出頭的事情,可以說三都主幾乎把全部職業生涯獻給了日本,而在退役后,三都主仍然在反哺日本足球。而像田中鬥笠王、哈文納這些混血國腳,也同樣是受日本文化熏陶成長。

或者像去年世界杯上的法國和比利時,兩支組成成分複雜的國家都取得了成績上的突破,只不過他們的國腳們和歸化不再搭邊,這批球員均是移民二代、三代,生於斯長於斯,內部隔閡雖然無法徹底消弭,但價值觀越來越相似,在集體利益面前都可以放下矛盾,展現出凝聚力。

只是中國現階段的這些目標歸化球員還沒有類似經歷,即使父母一方是中國人,但他們的成長環境和國內迥異,接受的文化教育更是截然不同,就算改籍也很難保證他們的適應性。

又或者,當歸化這扇門打開之後,我們願不願意接納那些真心實意要融入中國的外援?比如馬季奇,他在中國生活10載,成為國安一面旗幟,也是此後外援們的榜樣,精通多國語言的他退役后先是留在國安任職,又前往足協發展。

再比如在中國踢了14年球的維森特,從武漢西安到上海新疆,這位巴西外援如今不僅漢語流利,還能和中國人打麻將,真正的掌握了民族精髓。

如果未來有歸化國腳的話,國家隊真正需要的是像這樣有顆紅心的外來和尚,而不是拿錢幹活的實在親戚。

(一拳超人)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