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是孩子的功課》 真正好的教育來自對兒童本性的了解和尊重

北京新浪網 01-12 00:27
薇薇安·嘉辛·佩利(Vivian Gussin Paley),1929年出生於美國芝加哥,美國著名幼兒教育專家、作家、演講家,曾在新奧爾良、紐約及芝加哥的幼兒園任教37年,提倡「遊戲本位教學法」。獲得埃里克森機構頒發的兒童服務獎、麥克阿瑟獎、前哥倫布基金會頒發的終生成就獎等多個獎項。
《遊戲是孩子的功課》
作者:(美)薇薇安·嘉辛·佩利
譯者:楊茂秀
版本:禹晨千尋|晨光出版社
2018年3月
孫莉莉,薇薇安·嘉辛·佩利系列教育叢書總策劃,多年來一直從事幼兒教育相關工作,現受聘於南京師範大學教科院兒童圖畫書研究中心、江蘇省學前教育研學中心,從事相關研究工作,並任「百班千人」幼兒閱讀研究院院長。

致敬辭

如今,家長們總是迫不及待地教給孩子知識,填滿他們的時間,唯恐他們在競爭中落後。但美國學前教育專家薇薇安·嘉辛·佩利的《遊戲是孩子的功課》為我們打開了另一扇門,她讓我們看到,兒童的內心世界里蘊藏著怎樣的力量。從看似無意義的幻想與扮演中,孩子們學習了語言、邏輯和合作;在由自己主導的遊戲裡,他們的專注力和想像力獲得了生長的空間。幻想遊戲是孩子的本能和權利,卻正在課業的壓力下瀕臨滅絕,以至於需要一次重新發現。

我們致敬《遊戲是孩子的功課》,致敬薇薇安·嘉辛·佩利,她的思想都從對兒童生活的長期觀察中來,才能如此透徹和清醒;我們也致敬把這本書帶給中國讀者的人們,在家長們越發焦慮的當下,需要有更多人相信並踐行,真正好的教育來自對兒童本性的了解和尊重。

這個人

生活在兒童之中的思想者

新京報:你是怎麼發現這本書的?為什麼會被佩利的書所吸引?

孫莉莉:2012年,我到台灣拜訪林文寶教授,在書架上第一次看到佩利老師的書。我第一次讀就非常非常喜歡,我想用喜歡這兩個字不足以形容,應該是驚艷吧。

她寫作的手法,和她的文字所流露出來的對兒童的熱愛,以及她思考的角度,她看待學前教育的角度,都讓我覺得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想過。然後,我就特別努力地用了五六年的時間,終於讓她的書和我們大陸的讀者見面了。

新京報:佩利在美國幼兒教育領域有怎樣的地位和貢獻?她的著述、思考,最突出的特色是什麼?

孫莉莉:佩利的生平履歷,大家在網路上能夠查到。她生於1929年,從她幾十年的幼兒教育從業經驗,到她的著作等身,再到她獲得了很多在美國響噹噹的獎項,就可以知道她的教育理念對美國學前教育的深遠影響。我認為,她是走在時代前沿的思想者,是生活在兒童之中的思想者,是一位勤奮的思想者,是一個常葆赤子之心的思想者。

在佩利從教的1960年開始的這個時代,剛好是美國非常強調考試、測評、標準化的時代。成人對於自由遊戲、假想遊戲、幻想遊戲處於一種警惕的、不滿的,甚至是敵對的狀態。佩利作為一個年輕的老師,在她很早的作品當中,就對那個時代有一個非常清醒的認識和強烈的批判反思精神。《遊戲是孩子的功課》是佩利年紀比較大的時候寫的一本書,是對她整個人生、她一生當中教育理念升華的一個作品。

佩利的思想源泉、學術源泉都來自於兒童生活的現場。這也是我特別喜歡佩利的書的原因。就是因為她跟孩子密切的接觸,長期的觀察、記錄,以及深入的思考,讓她對孩子有那樣透徹的認識。閱讀佩利的書一開始可能是輕鬆的,因為她的語言文字絕不艱澀,她總是會講很多很多有趣的、發生在小朋友身上的故事,你會看著覺得很好玩兒。但是呢,你反覆閱讀以後會發現,這些小故事,輕鬆的語言背後卻能夠帶給我們很多哲學的思考。

這本書

引領我們走進兒童文化世界

新京報:在這本書中,佩利觀察和分析的對象是「幻想遊戲」,為什麼幻想遊戲是值得特別關注的對象?

孫莉莉:我們現代人很多都對幻想抱有一種不公平的態度。我們大人可能會對孩子說,你胡思亂想什麼呢,不要老做白日夢了。但是幻想有著不一樣的價值。我想大家都讀過小說,都看過虛構作品,都看過戲劇,像佩利所說,故事的起點是什麼,第一階段是什麼?我想,幻想最重要的起點,就是確定我是誰,比如我假想自己是一個機長或者救生員,我才能夠進入到你們的遊戲,和你們擁有共同的語言。其實每個人的生活不都是在假想自己是誰嗎?我假想、我幻想我處於這樣一個位置,做我應該做的事情。

所以當我們去進行一種幻想遊戲的時候,我們做的事情就是在確認我是誰和我可以是誰,我和別人、乃至整個世界的關係。看了佩利的書就應該能夠理解,幻想對於一個人的人格建構的價值。

新京報:將《遊戲是孩子的功課》引進到中國大陸出版,你希望它對中國的讀者、家長和幼教從業者有怎樣的意義?

孫莉莉:目前我們看到的各種各樣關於教育的亂象,其實歸根結底要思考的問題是——到底兒童是什麼?我們只有去思考兒童是什麼,而且是長期的、不斷的,在各個方面去思考兒童是什麼,我們才有可能去定位教育是什麼。佩利的書中,成人與兒童的關係是貫穿始終的思考。

從佩利的書里會發現,她越來越多地把時間留給孩子。她總是覺得孩子自由遊戲的時間還不夠,因為,孩子只有在自由遊戲的時候,才能夠展開那些看似無聊、很奇怪的、很荒誕的一些想法。我們到幼兒園測評幼兒建構區域遊戲活動質量的時候,有幼兒園老師就問我,孩子們就花三到五分鐘在那裡探索積木,過一會兒他們就扮演小猴子、大汽車、大灰狼,他們搭了一會兒積木就開始演了。老師的關注點是建構區的功能、積木的價值,而不是去看孩子們通過對這些材料的改造,形成了他們遊戲的一個場景。

你說我們的老師不勤奮嗎?她也挺勤奮的,她在思考孩子們怎麼能多玩一會兒積木,但她的思考和勤奮並不是指向兒童的行為,而是指向她所期待的兒童的某一種學習,某一種工具的使用。所以我們要求老師少教一點,多管一點,多聽一聽小孩說話,這樣孩子就成長起來了。

佩利的書會引領我們走進兒童的生活,兒童的文化,兒童廣闊而深遠的世界。

采寫/新京報記者 李妍

答謝辭

佩利老師說:「曾經有過一段時間,遊戲是王,而童年是這個王的領土,在這個王國里,『幻想』是公開使用且被使用最多的唯一的官方語言……」我們有多少人還記得童年的自己在那些幻想的日子里嚴肅而忘我的神情?遊戲,在我們的印象中與工作剛好站在對立面,嚴肅和不嚴肅,認真和不認真……可是對於年幼的孩子而言,再沒有比遊戲更嚴肅的事情了,遊戲就是他們的功課。他們在遊戲中,在虛構和幻想中,認識這個世界的真實和不真實,尋找邊際和邊際的彈性。

感謝新京報年度好書評選活動,感謝大家喜歡佩利的《遊戲是孩子的功課——幻想遊戲的重要性》這本書。它不厚,但是它很厚重;它不長,但是它對美國學前教育的影響很深遠。我希望,它也能影響中國的教育者、家長,進而影響我們的孩子們,讓他們繼續抱有幻想的權利,遊戲的權利,可以用自己特有的和應有的方式學習、成長。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