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上的讀書人」 最好的閱讀推廣大使

北京新浪網 01-12 00:27
朱利偉(出版從業者、「地鐵上的讀書人」拍攝者)
朱利偉拍攝的地鐵上的讀書人。

致敬辭

在手機壟斷都市人精神生活的今天,「地鐵上的讀書人」是一道難得的閱讀風景。在熙來攘往擁擠不堪的地鐵上讀書,或許是最沒有儀式感的閱讀場景,但他們的存在提醒我們,閱讀如同柴米油鹽,都是生活本身。他們是最好的閱讀推廣大使,他們手中的書是一份隱秘契約,愛書的人會找到彼此。

我們致敬朱利偉和她鏡頭下的「地鐵上的讀書人」。朱利偉是一位出版社編輯,在11個月的時間里,她用自己的手機拍下了一百多個在地鐵上讀書的人。我們致敬他們,不在於他們反駁了「歐洲人在地鐵上讀書,中國人只刷手機」的偏見,更重要的意義在於,地鐵上的閱讀之美,會喚起一個又一個愛讀書的人,這一個個閱讀場景,提示當代都市精神生活的另一重向度。

朱利偉是一位出版社編輯,因為自己愛書,她在地鐵上拍了很多讀書人。在11個月的時間里,每個工作日的早上從亦庄橋地鐵站上車,一個小時的路程上,拍下了一百多個在地鐵上讀書的人。朱利偉在網上發佈了「地鐵上的讀書人」系列作品后,引起關注。她向我們談到對於地鐵閱讀的思考。

新京報:你有在地鐵上讀書的習慣,但這個習慣的養成在一開始會不會也挺難?因為地鐵上還是挺擁擠嘈雜,能靜下心來讀嗎?

朱利偉:對我來說,在地鐵上讀書是生活中閱讀習慣的延伸,因為有些書頭天晚上沒看完,第二天會接著看,就藉著地鐵上下班的路上繼續讀,地鐵閱讀是我整個閱讀生活中的一個片段。我相信有些地鐵讀客也是類似的情況。有些不斷追求個人成長的人或是備考族,會刻意把地鐵上這段相對獨立的時間安排給閱讀、聽書、學習課程,這大概需要一些努力去堅持和培養。

地鐵當然不是最理想的閱讀環境,尤其是有些線路非常擁擠,根本沒辦法掏出一本書來讀。我因為上班時間比較早,在起點站乘車可以佔據相對有利的地勢,所以有條件在地鐵上讀書。至於能否靜心,還是跟書本身對閱讀者的吸引力大小有關,如果內容特別符合閱讀需求,閱讀場景反而不那麼重要,想想有些人小時候打著手電筒在被窩裡看書就可以理解了。

新京報:你在坐地鐵時,看過乘客在讀的最讓你意外的一本書是?

朱利偉:意外的書不止一本,拍地鐵上的讀書人時間越長,遇到的意外的書就越多。地鐵上讀技能提升輔導者有,讀輕鬆讀物者有,讀嚴肅作品者也有。口碑經典、暢銷流行、館藏借閱、豆瓣書榜統統能在「流動的地下圖書館」看到。可以想像,很多書都是經過精心挑選被帶上地鐵的。我第一次注意到那些從內容到形式都並不輕鬆的書時,確實比較驚訝。印象比較深的是一個男孩帶了一本厚厚的《悲慘世界》到車上讀,那個厚度一般人是絕對不會隨身攜帶的,更不要說在地鐵上讀。最近比較意外的是一個姑娘在地鐵上讀《叫魂》,學術書並不輕鬆,很多人會選擇一段相對安靜的時間集中精力去讀,但又有誰規定不能把這樣的書帶上地鐵呢?所以當我看到有人在地鐵上讀《資治通鑒》,讀英文書《The Art of the Good Life》也就見怪不怪了。

新京報:有評論說,你的照片實力反擊了「歐洲人在地鐵看書,而中國人只會在地鐵上刷手機」這樣的印象,你怎麼看?

朱利偉:我拍地鐵上的讀書人僅僅是因為我喜歡拍照,也關注閱讀,對我來說,拍這一系列照片是我每天上下班路上的小快樂。因為隨手分享了這份快樂,我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對「讀書」這件美好的小事有了更多關注,甚至不常讀書的人也打開書本,開始閱讀,這就很好了。我只是記錄日常生活,呈現閱讀瞬間,至於「實力反擊」之類,從來沒想過。

一個人閱讀習慣的養成跟教育有關,尤其是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最開始的閱讀指導影響著一個人能否體驗到閱讀之美,能否培養起閱讀習慣,進而影響他一生中能否持續從閱讀中獲得樂趣和力量。人人都言讀書好,越早培養閱讀習慣越好。

答謝辭

很榮幸受《新京報》之邀來到這個年度好書盛典,我很惶恐——我除了拍下幾百張北京地鐵上的讀書人外,也沒有做什麼,這個獎我受之有愧。不過《新京報》的記者說,這個特別緻敬獎是頒給我所拍攝的地鐵上讀書的人,我想了想,既然派我做代表,那我就來吧。

感謝《新京報》在寶貴的年度評選中給「地鐵閱讀」留了一個席位,通過頒獎把這樣一件美好的小事放大很多倍,彰顯這座城市觀照閱讀的溫度和深度;感謝關注我拍攝的朋友和陌生人,他們善意包容、鼓勵我,用同主題拍攝和真正開始去讀一本書讚許我;感謝地鐵上的讀書人,他們在擁擠喧鬧的地鐵里,用打開一本書這樣一種並不容易的舉動悄悄獎賞出版人;最後,感謝閱讀,它是我們隨身攜帶的避難所。

采寫/新京報記者 瀋河西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