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交通執法腐敗:251人被查 傳前交通局長自殺

北京新浪網 07-12 07:47

原標題:哈爾濱交通執法「塌方式」腐敗:251名公職人員被查處,傳前交通局長自殺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從打「黑車」,到掃「黑警」

本刊記者/王全寶

「市局交通警察支隊下屬有13個交警大隊,其中被市紀委調查、涉嫌充當保護傘的就有12名大隊長。此案教訓沉痛,我們現在處於整改過程中。」一位不願具名的哈爾濱市公安局負責人向《中國新聞周刊》坦言,目前,他們壓力很大。

他所談到的問題,是指近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委查處的哈爾濱交警系統「塌方式」腐敗案件。6月25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公開通報了122名領導幹部及公職人員為「瘋狂大貨車」充當「保護傘」的案件。這122位公職人員中,出自公安系統的就有108人,其中交警達100人之多。

兩天后,6月27日,哈爾濱市公安機關召開警示教育大會,在會上,哈爾濱市公安局負責人表態稱,將全面開展隊伍作風、接出警、執法質量、交警和派出所、民警勾結「黑中介」等方面專項整治。哈爾濱公安局將把每年的「6·27」作為全局「警示教育日」。

當天,哈爾濱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劉興東也在警示教育大會上表示,「瘋狂大貨車」「保護傘」問題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案件涉及面廣,性質惡劣,令人痛心。

據《中國新聞周刊》獲悉,這起交警涉貪的交通腐敗案件並非孤案。早在2017年11月,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就已經通報查處了交通運輸等部門129名黨員幹部及工作人員為非法營運計程車充當「保護傘」的案件。

一年時間里,哈爾濱市先後查處兩起涉及交通、交警系統執法部門領導幹部及公職人員充當「保護傘」案件,涉案公職人員人數之多,案情之惡劣,實屬罕見。在這兩起案件中,涉案人員「分工明確、明碼標價、互相掩護」,國家的執法部門儼然淪為了「生意場」,其「系統性、塌方式」的腐敗程度令人觸目驚心。

「黑車」橫行

案件的源頭要回溯至一年多以前。

2017年1月4日,恰是隆冬時節,第33屆中國·哈爾濱國際冰雪節開幕。作為哈爾濱當地一年一度的重要文化事件,冰雪節吸引了大量來自全國乃至海外的遊客。

可是,當如此多遊客蜂擁來到哈爾濱,卻發現出行特別困難。大街上計程車寥寥。計程車都去哪兒了?

一位計程車司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1月4日當天,在哈爾濱一些計程車司機的微信群里,出現了一條「這幾天集體休息,大家不要出車了」的微信。

看到了這條微信之後,很多計程車司機就「心有靈犀」了。「我們就都不出車了。在有些路段,根本就看不到計程車。有些地方,計程車司機就算是看到有人打車,也不去拉他們。」 這位計程車司機如此回憶道。

部分計程車「集體休息」,一時造成交通失靈。天寒地凍之中,遊客、市民怨聲載道,便通過各種渠道向政府部門反映了出行不便的情況。

出租公司也意識到了問題,便下令本公司的出租司機必須前往「冰雪大世界」景區附近的路段拉客。

那麼,為什麼哈爾濱的計程車司機選擇在這個時候罷工呢?

「哈爾濱的黑車太多了,所以在冰雪節開幕的節骨眼上,哈爾濱全城的計程車就不幹了,要求政府整治黑車。」一位當時參與「集體休息」的計程車司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此次集體休息的直接原因就是為了抗議哈爾濱市面上存在的大量的無照運營黑車,以及高昂的份子錢。大家都知道,在火車站、景點、機場等很多地方都有大量的黑車公然運營,而交通監管部門卻視而不見。」

這位司機還表示,計程車司機們認定是「監管的幹部收了黑錢,所以對這個問題選擇性忽視」。

「集體休息」抗議行為越鬧越大,終於引起黑龍江省有關部門領導的注意。

很快,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聯合市公安局、市交通局組成查處非法營運計程車專項行動聯合調查組,開始對計程車行業進行整頓。

初步的整頓工作持續了20天。2017年1月25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發佈了《關於嚴厲查處非法營運計程車輛及對相關人員處理的通報》。通報顯示:截至2017年1月24日,共計查獲非法營運車輛124輛,調查涉案人員39人。其中,對涉嫌違法人員行政拘留3人、刑事拘留3人,查處違紀公職人員8人。

同時,該通報還公佈了四個案例,其中一個案例描述稱:2015年6月至2015年11月,社會人員張某利用套牌和假牌計程車從事非法營運活動。南崗公安分局松花江派出所民警楊殿學不僅幫助製作違法經營收支賬簿,還利用自己警務人員身份,找執法民警為查扣非法營運計程車說情,並先後向交警動力大隊民警陳殿茂、張曉光,交警南崗大隊民警張立民,交警太平大隊民警高肇升、協警秦岩,交警道外大隊協警宋君等6名執法人員行賄,索要被查扣的非法營運計程車,並充當非法營運計程車「保護傘」。

據哈爾濱市紀委監委相關負責人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假計程車、「黑車」大量出現在哈爾濱街頭,大致是從2005年開始的。在2007年,就有群眾反映有人購買報廢車輛,在不同區域套牌經營。到2015年、2016年,「黑車」現象達到頂峰,成百上千的黑計程車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小巷穿行,極大地擾亂了整個計程車行業,還讓乘客深受其害。

哈爾濱的非法營運計程車到底有多「黑」?紀檢部門總結出三宗罪:一是漫天要價,有時甚至高達正常報價的數十倍;二是缺乏安全保障,大多黑車都是虛假牌照,出了問題常常一逃了之,根本找不到車主;三是有的黑車司機心存歹念傷害乘客,敲詐、勒索、搶劫、性侵等事件屢有發生。

哈爾濱市的黑車團伙通常都有統一的標識,比如中間寫著一個「福」字的紅蘋果,或者面朝車外的「禁止吸煙」字樣等等。被買通的執法人員看到這些標識,就會心照不宣地假裝沒看到。

正是由於這些黑車背後有著大大小小的「保護傘」,近幾年哈爾濱市黑車問題越來越猖獗。「原來看見正規計程車還躲著走,後來就是明目張胆地進行搶客。」哈爾濱市紀委有關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黑龍江龍運現代交通運輸有限公司是目前哈爾濱最大的計程車公司,旗下有1700餘輛車。在前幾年生意好的時候,公司的計程車司機每月收入五六千元。但是,由於「黑車」泛濫,計程車司機的月收入已降至三四千元。

於是,計程車司機的不滿情緒終於達到一個頂峰,他們利用冰雪節的時機,製造了「集體休息」事件以表達自己的訴求。

「6·26」 專案組      

肆無忌憚的「黑車」背後,是飽受詬病的法治環境問題。近幾年,「投資不過山海關」這句話常被人提起,東北的法治環境、營商環境相當惡劣,已經成為制約東北振興的重要因素。

東北三省官方多次表態,要痛下決心革除頑疾。2017年4月,剛履新不久的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表示,「要下大氣力解決能力不足不能為、動力不足不想為、擔當不足不敢為的問題。」

層層傳導下,作為黑龍江省會的哈爾濱,「整頓作風、優化環境」成為哈爾濱市委市政府領導工作的首要任務。

「作風問題與環境問題是密不可分的,在幹部和工作人員身上表現出的種種作風問題,彙集起來就是老百姓、辦事人、投資者遇到的環境問題。這個問題某種程度上已成為制約哈爾濱發展和影響哈爾濱外來投資的一個重要因素。」哈爾濱市紀委監委向《中國新聞周刊》提供的一份資料上如此寫道。

哈爾濱市紀委監委有關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哈爾濱市主要領導提出,要求在2017年上半年,把整治非法營運車輛、查處「保護傘」作為重要任務。為此,哈爾濱市開展了專項整治行動,「堅持查到車、抓住人、挖出傘、凈環境,對涉案人員一律嚴肅處理」。

2017年6月26日,由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聯合公安、檢察、交通等機關和部門組成的 「6·26」專案組正式成立,其任務是打擊非法營運車輛、嚴查背後的「保護傘」。

經過一個月的摸底排查后,專案組掌握了一些黑車非法營運線索,並移交給了公安機關。

一個月來專案組悄悄撒開的網,也在這個時候進行收網了。2017年7月27日凌晨4時,1200餘名警察協同作戰,開展抓捕行動,將「黑車」團伙頭目及「黑車」駕駛員悉數抓獲。

此後,執紀審查人員順藤摸瓜,將隱藏在「黑車」身後大大小小的「保護傘」如抽絲剝繭般一一挖了出來。

李名實等人改變違法事實,減輕處罰的交通違法案件卷宗,達900餘件,造成經濟損失70餘萬元。

據專案組掌握,從2013年開始至專案組調查之時,哈爾濱市共有6447輛本地下線計程車(即已經轉為非運營性質的車輛),5080輛外地轉入的下線計程車。而作為行業管理部門的哈爾濱市出租汽車管理處監管不力,對下線計程車棚燈等專用標識沒有強制去除,給非法營運提供了可乘之機,致使計程車真假難辨。此外,管理處配備的10台計程車電子營運證識別儀多年來無法正常使用,直接影響「黑車」非法營運專項整治行動。

2017年11月13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發佈了有關通報。通報顯示,「6·26」 專案組清查營轉非下線計程車、報廢車1.68萬輛,查扣非法營運計程車214輛,打掉「黑車」團伙7個,採取刑事強制措施176人、「兩規」措施2人,對174輛非法營運計程車線索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專案組在調查中發現了一系列問題,交通執法部門涉案甚深。其中,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監管不力,多人違規干預執法,接受請託為非法營運人員說情,收受好處費。

哈爾濱市交通行政綜合執法支隊則是濫用職權,多人違規為非法營運人員減輕處罰,收受好處費。

哈爾濱市出租汽車管理處監管不力,個別幹部違規請託他人對非法營運人員予以關照。

此外,哈爾濱市公安局基層單位也有民警、輔警違規,請託他人對非法營運人員予以關照,收受好處費;呼蘭區交通行政綜合執法大隊濫用職權,個別工作人員收受好處費;阿城區交通運輸局及運輸管理站監管不力,多人違規執法,為非法營運人員通風報信、關照說情,違規減輕處罰;雙城區運輸管理站濫用職權,多人違規處理非法營運人員、減輕處罰。

還有一種性質更惡劣的「保護傘」,這些涉黑公職人員在專案組調查期間不但不收手,還給非法營運車主通風報信。例如,2017年7月27日早上,哈爾濱市交通行政綜合執法支隊副調研員肖明虎在得知公安機關展開抓捕「黑車」團伙行動后,立刻將此事告訴了在哈爾濱市公安局工作的朋友徐成功,因為他知道徐成功與「黑車」主有聯繫。肖明虎讓徐成功通知「黑車」車主:「有的分局已經開始行動了,讓他該旅遊就去旅遊,該玩就去玩一玩吧。」

據此次調查,共有129名公職人員,為非法營運計程車充當了「保護傘」。 

在「6·26」專案組調查的129名公職人員中,上至哈爾濱市交通局局長、副局長,下至普通工作人員、稽查員等。

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整個領導班子出現「系統性坍塌式腐敗」:運輸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譚洪志,履行主體責任不力,違規干預下屬單位執法活動,同時還涉嫌其他違紀問題;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副局長齊明,履行主體責任不力,違規干預下屬單位執法活動;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管延德,黨組成員、副局長李亞飛,副巡視員戴連躍,違規干預下屬單位執法活動。

此外,哈爾濱市交通行政綜合執法支隊也出現系統性腐敗:支隊長王洪生、政委李倫、法制科科長徐文平涉嫌濫用職權犯罪,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並被移送司法機關;副調研員肖明虎涉嫌包庇、窩藏犯罪,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並被移送司法機關;若干名大隊長濫用職權、收受好處,受到黨紀政紀處分。

2013年9月,哈爾濱市交通行政綜合執法支隊支隊長王洪生、政委李倫到執法支隊任職后,經常有人找他們為非法營運車輛說情、要車、減輕處罰。這些人中有局領導、同事,省業務指導部門人員、支持支隊業務的相關部門人員、老領導等,王洪生、李倫覺得不好拒絕,就找來支隊法制科科長徐文平,商量怎樣才能減輕處罰。

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從事非法營運的車輛被查扣,應處以5000元至30000元罰款。那麼,如何才能減輕處罰呢?徐文平說,解除這個事情「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非法營運司機有舉報立功表現。王洪生和李倫就授意徐文平說,以後再有這種情況,就按照舉報立功操作。

從此以後,如果有人找王洪生、李倫為非法營運車輛說情、減輕處罰,對方只要通過簡訊把被扣車輛信息發給他們,他們轉給徐文平,告訴徐文平「辦好」,徐文平就明白他們的意思是減輕處罰。接著,徐文平就安排外勤大隊帶著被扣車司機上街去抓一輛非法營運車輛,作為舉報立功的材料;或者讓外勤大隊直接抓一輛非法營運車輛算到這個司機頭上;有時乾脆直接找一本已經處理過的卷宗作為被扣車司機的舉報材料。

2017年10月26日,哈爾濱市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第六次會議免去了譚洪志市交通運輸局局長職務。11月13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的通報稱: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譚洪志,履行主體責任不力,違規干預下屬單位執法活動,同時還涉嫌其他違紀問題,正在接受組織審查。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早在2014年,身為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書記、局長的譚洪志就被相關人士舉報。在互聯網上,關於譚洪志涉嫌工程交易的舉報線索清晰可見,但他一直「安然無恙」。直至2017年11月13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通報其因「履行主體責任不力,違規干預下屬單位執法活動」才被調查。

一位不願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去年,譚洪志在被調查期間已自殺身亡。

就此,《中國新聞周刊》向哈爾濱市紀委監委求證譚洪志涉案情況以及自殺身亡經過,但至截稿時為止尚未得到回復。

最近,作為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原黨組書記、局長譚洪志的前任,哈爾濱市原副市長賈劍濤也被相關部門調查。2018年4月2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發佈消息稱,哈爾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賈劍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2005年至2012年,賈劍濤曾長期擔任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局長、黨委書記一職。

2007年譚洪志出任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副局長,並於2012年3月接替賈劍濤成為哈爾濱市交通運輸局的「一把手」。

目前尚無確切消息證實譚洪志、賈劍濤的違法問題是否涉「黑車」保護傘案件,但交通運輸局兩位「一把手」先後被調查,可見哈爾濱交通運輸系統性腐敗的嚴重性。

交警部門「問題嚴重」

哈爾濱交通運輸系統性腐敗問題的查處,還遠不是整個交通系統腐敗案件的終結。

「有一段時間,每到天黑的時候,在哈爾濱市區就會看到一輛輛滿載殘土、碎石或其他貨物的大貨車轟著油門橫衝直撞,並且走一路灑一路,市民都躲著大貨車走。」一位市民如此描述大貨車的瘋狂現象。

大貨車超載、超速、闖紅燈、在大街上橫衝直撞,難道大貨車不怕被扣分,甚至吊銷執照?執勤的交通警察為何對其視而不見?

針對老百姓反映強烈的「瘋狂大貨車」問題,2017年10月23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就成立了「10·23」聯合專案組,經過七個多月的調查取證,終於將這些隱藏在「瘋狂大貨車背後」的「保護傘」挖出來,一個「以惡經商、以商養官、以官護惡」的利益鏈被揭開。

哈爾濱市紀委監委「10·23」專案組工作人員劉軼修在接受央視採訪時介紹說,專案組注意到,交警部門對大貨車超載、超限、超速、闖紅燈問題處理並不是很多,但是群眾卻反映強烈,因此紀委人員從這個角度研究判斷,有「保車」團伙在組織運輸。

所謂「保車」團伙,就是幫助違法的大貨車,通過非法利益輸送,向負有監管責任的交警部門尋求保護的犯罪團伙。這些團伙向大貨車車主收取「保護費」,當這些大貨車在道路運輸中發生違法行為時,「保車」團伙分子就會聯繫路面執勤的交警,讓交警不要攔截貨車;或者在車輛被扣后,「保車」團伙人員去找交警隊協調處理,讓這些大貨車不受處罰或減輕處罰。

哈爾濱市紀委監委「10·23」專案組工作人員鞏斌也表示,這些車輛不分時間、不分路段地在相關區域瘋狂運行,甚至有一些車輛為了能多拉一些貨還進行了改裝,超載問題非常嚴重,而這些都是在交警的查處範圍之內。「如果說沒有經過交警的允許,沒有獲得保護,是不可能跑的。」

那麼,誰在「保車」?「保車」團伙的錢砸向了哪裡?他們又是如何有能量讓違法的「瘋狂大貨車」免於處罰的?

經過「10·23」專案組大量調查取證,六個保車團伙相繼被調查了出來。其中一個名叫姜勇的「保車」團伙頭目,在向尋求「保車」的車主收取一定費用后,共對車隊所經過區域沿途不同的轄區大隊、下屬多個中隊的21名交警行過賄。

為了順利過關,涉事的大貨車車門上都噴上了姜勇車隊的名稱,用這種醒目的標識來告訴交警,這些車輛都是「自己人」。交警看到有姜勇車隊的車違法通過的時候,或是不予查扣,或者減輕處罰,予以放行。

警方以涉嫌干預執法、強迫交易等罪名,將這6個「保車」團伙頭目控制。通過他們的供述,又進一步調查發現公安交通警察隊伍中,隱藏著多名為「瘋狂大貨車」充當保護傘的公職人員。

2018年6月25日,哈爾濱市紀委監委發佈了《關於對122名領導幹部及公職人員為「瘋狂大貨車」充當「保護傘」問題查處情況的通報》,通報顯示:打掉涉惡「保車」團伙6個,查處涉嫌犯罪社會人員70人、「保護傘」122人。

在這122名被查處的領導幹部及公職人員中,既有哈爾濱市交警支隊副支隊長,也有多個區交警大隊的大隊長、中隊的中隊長,以及普通民警。案件涉及人數眾多,公職人員級別高,違紀違法手段多樣,性質惡劣。

據調查,哈爾濱市公安交警支隊上至交警支隊副支隊長、下至一線交警和基層工作人員,城區13個交警大隊中12個大隊有警員涉案,公安交警、公安民警共計108人違紀違法。除了交警系統以外,涉案的還有來自哈爾濱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隊、城管執法局、交通運輸局等部門的22名領導幹部及公職人員。

在此次哈爾濱市紀委監委通報的為「瘋狂大貨車」充當「保護傘」的122人中,涉及處級幹部12人、科級及以下幹部110人。市交警支隊原副支隊長王偉、道里大隊原大隊長明常清、呼蘭大隊原大隊長於廣軍、巡邏大隊原副大隊長李名實等11人,已經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另外的111人,有些受到黨內嚴重警告等處分,有的則予以免職。

以上122人中,級別最高的公職人員是哈爾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隊副支隊長王偉。6月1日,哈爾濱市南崗區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哈爾濱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隊原副支隊長王偉涉嫌受賄、介紹受賄一案。

王偉的前任,哈爾濱市公安局原黨委委員、市公安交通警察支隊原支隊長王士奇早在2017年3月就被有關部門調查。

根據哈爾濱市紀委、監察局的通報,王士奇嚴重違紀被留黨察看和行政撤職。其被審查的理由是: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廉潔紀律,收受他人禮金;違反生活紀律,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

哈爾濱市紀委監委「10·23」專案組工作人員劉軼修說,從目前看,哈爾濱交警支隊存在系統性、塌方式腐敗問題,有的部門是整個部門全部涉嫌違紀違法,問題比較嚴重。

「此案暴露出的問題警示我們,必須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只有強化剛性約束,抓常抓細抓長,才能斬斷利益鏈條,剷除腐敗滋生的土壤。」哈爾濱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劉興東說。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