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宣布新手機大規模減產20% 剛上市的富士康要涼嗎?

北京新浪網 06-14 10:54

縱觀全世界的手機產業,蘋果手機絕對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角色,自從賈伯斯將第一代蘋果手機帶到市場,讓功能機時代苦苦掙扎的大家眼前一亮,於是在手機界就出現了兩大陣營,第一蘋果手機,第二其他手機,蘋果手機的一舉一動往往會引發全世界手機產業大的變革,而最近蘋果手機似乎遇到些麻煩,而蘋果手機遇到麻煩的時候,剛剛上市的富士康又會怎麼樣呢?

6月9日,據外媒報導,蘋果將於今年下半年推出新版iPhone,但新手機的訂單較去年減少20%。蘋果去年下的零件訂單可生產1億部iPhone 8、8 Plus和iPhone X,但今年蘋果預期新版手機的出貨量只有8,000萬部。業內人士表示:蘋果對今年上市的新一代iPhone零件訂單態度相當保守。就今年稍晚將推出的3款新iPhone而言,總產能可能較去年的訂單減少20%。

今年初,由於iPhone X手機銷售低迷,蘋果已經大幅縮減了零件採購訂單,甚至導致三星電子的OLED屏幕生產線出現了一半的閑置,三星被迫尋找其他手機大客戶。據悉,蘋果已要求其零部件供應商將2018年下半年零部件供應量下調約20%,由此帶來的供應鏈端的震蕩或許將會持續蔓延開來。

我們之前已經反覆論述過蘋果似乎已經不再是當年的蘋果,而庫克只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卻不是一個成功的蘋果掌門人,賈伯斯身上的現實扭曲力場離庫克實在是太遙遠了,現階段的蘋果就像上個世紀八十年代,賈伯斯離開蘋果的時候出現的事情一樣,蘋果正在陷入一個讓人窒息的平庸當中去。

而蘋果此次大減產的到來,給蘋果手機產業鏈上下游的供應商來說不啻是一個滅頂之災,根據日經新聞的消息,蘋果新機訂單量削減20%給日本資本市場帶來了震動。而據英國每日電 訊報網站報導,英國威爾士的IQE公司生產一種激光零件,用於蘋果手機的人臉識別系統,上述新聞導致該公司股價暴跌了6%,另外一家英國供應商公司Dialog股價大跌了4.7%。同時,作為蘋果供應商之一的德國AMS公司,其股價也大跌了5.5%。

說到蘋果,那麼必須要提到一家公司,這就是全世界最大的蘋果手機代工企業富士康,既然全球蘋果供應鏈的企業都在大跌,那麼剛剛上市的富士康(即工業富聯)能夠獨善其身嗎?從6月13日的股價表現來說,恐怕真不容易。

作為獨角獸上市的工業富聯,曾經以閃電速度過會創造了中國企業上市最快審批速度的記錄,其更是被市場寄予了厚望,然而,最終實際的結果僅僅三個漲停板之後,工業富聯就直接開板,交易行情顯示,6月13日早盤工業富聯高開2.33%,隨後公司股價呈現震蕩走勢,截止當日上午,工業富聯報於24.89元/股,漲幅為3.75%。6月13日午後開盤,工業富聯股價再度拉升,在下午1點12分左右,工業富聯上漲9.84%。工業富聯股價一度衝擊漲停后迅速回落,截止收盤,工業富聯的漲幅為7.21%,收於25.72元/股。

雖然沒有收跌,但是其股價比起另外一支頭頂獨角獸的股票葯明康德的16連板來說,富士康的這個漲幅實在難以讓市場滿意,那麼蘋果大減產,富士康真的要涼了嗎?

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富士康就是一家生產蘋果手機的工廠,雖然它所代工的電子產品遠不止蘋果手機,比如說大名鼎鼎的亞馬遜kindle,都是出自富士康的生產線,但是大多數人都在問了,如果富士康沒有蘋果到底行不行呢?從實際情況來看,可能真的不行。

對於蘋果來說,全世界70%的iPhone訂單都是由富士康負責,特別是富士康的母公司鴻海科技收購了日本夏普之後,蘋果的屏幕供應商其實也是富士康系的公司,根據威鋒網的報導,現在與蘋果建立供應合作關係的 18 家代工廠商當中,富士康就佔了 7 家(含合資),這也就意味著富士康與蘋果的共生關係可謂異常緊密。

去年11月份,由於iPhone X的生產與銷售不佳,結果導致了富士康的財務報告顯示出十年來的較大同比利潤下降,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的利潤在2017年第三季度下降至7億美元,同比下降超過40%。那麼時間僅僅過去半年多,富士康想要擺脫自己的蘋果依賴症還需要較長的時間。正如中國古語所說: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蘋果出現了大問題,富士康這個超級獨角獸還能夠獨善其身嗎?

其實富士康的問題代表的是中國製造業的一個核心問題,對於中國的製造業企業來說,我們的確生產能力很強,我們擁有全世界難以比擬的組裝製造能力,這個可以說是中國製造業引以為豪的事情,然而中國的製造業企業往往都依附於類似於蘋果這樣的世界級品牌,的確如果這些品牌發展很好,那麼中國的製造業企業自然能夠分得一杯羹。如果這些世界級品牌發展的不好呢?富士康這樣的公司是不是就要涼了呢?

仔細研究中國企業存的問題我們就會發現,由於以蘋果為代表的這些核心企業在供應鏈中通過自己的品牌影響力、研發能力從而獲得了市場的決定性強勢地位,從而實現了對產業上下游的物流、信息流、資金流的絕對支配地位,一方面,核心企業獲得了製造業的絕對話語權,從而他可以完全憑藉自己的喜好來選擇自己的供應商,不僅能夠以強大的控制力控制自己的供應企業,更能夠不斷壓低自己上下游企業的利潤空間,讓這些企業陷於利潤鏈的低端,比如說富士康每生產一台蘋果手機所獲得的利潤只有十美金左右,遠不到蘋果手機售價的幾十分之一。另一方面,核心企業更通過供應鏈金融讓這些製造業企業成為了自己的附庸,他們不僅為供應鏈企業融資提供風險擔保,更以金融為紐帶將製造業企業拴在了自己的戰船上,正所謂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就是這樣的。

但是,這樣缺乏自主獨立性的企業,其實是風險非常巨大的,一旦有一天這個核心企業出現問題,比如現在的蘋果,富士康光大了卻並不夠強,現在的工業富聯雖然上市了卻依然沒有自己的核心競爭優勢,已經開板的工業富聯在去蘋果化的道路上估計還有很遠要走。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