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接近王維的作品」將拍賣 它是王維的真跡嗎?

北京新浪網 06-14 00:22
原標題:「最接近王維的作品」將拍賣 它是王維的真跡嗎?
(傳)唐王維《著色山水圖》。匡時拍賣供圖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14日電(記者 宋宇晟)再過兩天,(傳)王維《著色山水圖》即將亮相北京拍場。傳世唐畫已屬罕見,更遑論被認為是中國「文人畫」鼻祖的王維的作品出現在藝術品拍賣市場上。

這幅畫一現身即引起關注。但拍賣行公開信息中的一個「傳」字,又為這幅畫作的身份打上一個問號——它到底是不是唐代詩人王維的作品?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記者採訪了拍賣行相關人員以及該畫作的研究者。

13日,匡時拍賣2018春拍預展在北京啟幕,備受關注的《著色山水圖》也同時亮相。這幅橫128cm、縱29cm,加題跋總長超過200cm的山水畫絹本手卷,在預展開幕當天引起諸多藏家圍觀。

(傳)王維《著色山水圖》預展現場。<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網</a>記者 宋宇晟 攝
(傳)王維《著色山水圖》預展現場。中新網記者 宋宇晟 攝

北京匡時拍賣中國書畫部副總經理程良鋒告訴記者,這是「近二十年來拍賣市場上較少見的一件宋代以前的作品」。

相比於媒體上動輒將這幅畫與王維聯繫起來,程良鋒的說法雖顯得有些保守,但也給出了《著色山水圖》年代下限,即該作至遲不會晚於宋代。

這幅畫作的年代為何會確定在宋代以前?其中的關鍵信息是畫幅上北宋人劉唐老的題跋——這被認為屬宋人風格,所以這張畫的年代下限應是北宋。

2017年年末,古代書畫研究專家劉九洲於出版了關於這幅畫作的研究著述——《王維<著色山水圖>研究》。該書系統地考證了這幅畫作的年代。其中指出,北宋是較為公認的該作年代下限,但劉九洲更傾向於認為,該作是唐代作品。他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明確表示,「這是一幅在現代學科體系下,我們能夠判別的一張唐代山水畫」。

畫幅上北宋人劉唐老的題跋。匡時拍賣供圖
畫幅上北宋人劉唐老的題跋。匡時拍賣供圖

「這幅畫和唐代的多處文獻、考古資料,以及六朝到唐代繪畫的唐宋摹本,非常契合,而且畫中一些細節特徵和唐畫的細節特徵也是一致的。同時這件繪畫和北宋山水的那種成熟畫法是不一樣的。而且和宋代數十件相關繪畫都不一樣。」據此,劉九洲認為,這幅畫作更接近唐代。

但這幅畫又是如何與唐代詩人王維聯繫到一起的?對於這個爭議點,劉九洲坦言,這並非今人的「創造」,而是歷史上已有的說法。

在匡時拍賣官網關於《著色山水圖》的介紹也證實了上述看法——「因為這張畫作歷史上就被歸為王維名下,所以依據通行的習慣,我們將之定為(傳)唐王維《著色山水圖》,應該說是既考慮了這張畫的實際情況,也是符合命名規範的」。

劉九洲告訴記者,事實上,在元朝人虞集為此畫題跋的時候,都「並沒有認為它是王維的作品」,將王維和《著色山水圖》聯繫起來的是明朝人。「明朝人離唐代越來越遠了,唐代畫家的文獻信息在幾百年後的明代就比較稀罕了。明朝人當時認識的可能是一個簡單化的唐代,可能只有三到四個畫家是他們熟悉的,像李思訓、吳道子、王維。」

而在沒有足夠信息的情況下,「明朝人會找當時那個時代最著名的人,往上靠」。劉九洲認為,明人的附會最終讓這幅《著色山水圖》和王維產生了聯繫——在多處明代文獻中,王維成了這幅畫的作者。

《著色山水圖》局部。匡時拍賣供圖
《著色山水圖》局部。匡時拍賣供圖

值得一提的是,劉九洲在《王維<著色山水圖>研究》中談到,在明代以後,這幅畫作曾被明末清初大藏家梁清標收藏,但從那時開始,「在整個康熙、雍正時期」,此畫雖然頗受重視,但「當時誰也沒搞清這是什麼畫」。

關於這幅畫與王維的聯繫,劉九洲總結道,「我們現在確實沒有理由認為它是王維的,但是說它絕對不是,也缺乏證據」。

他並不認為這幅畫在藝術史上的意義,會因創作者的不確定而減少。同時,他也覺得,這種存疑的狀態並不妨礙《著色山水圖》成為「目前可以看到的最接近王維的一件作品」。

雖然劉九洲自認這幅畫是王維真跡的概率「在15%以下」。而他也表示,就畫作本身來看,可以確定「不是一般的山水畫」,一定是「名家山水」無疑。「我們不能確定它的作者是誰,但創作者應該就屬於王維那個群體。」他說。

《著色山水圖》局部。匡時拍賣供圖
《著色山水圖》局部。匡時拍賣供圖

事實上,從2017年這幅畫就引起了業界關注,關於其年代、作者,肯定和反對意見都有。記者注意到,網路上甚至有文章指該作為「晚明偽本」。

北京匡時國際拍賣公司董事長董國強曾坦言有爭論很正常,「中國古代書畫的真偽和年代鑒定,已經成為一門複雜的學科。對於高古的書畫,有不同意見是很正常的。我想這樣的討論如果對將來研究中國古代繪畫有幫助的話,這個事情就很有意義。」

據了解,這件古畫目前是估價待詢狀態。董國強此前對媒體表示,拍賣行還需要先了解市場反應,到最後拍賣前再和委託方最後確定底價,「我想最低的價格應該也是幾千萬元(人民幣),價格不會很低。」(完)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