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降溫和大雨突襲棉花產區 棉花或成為下一個蘋果

北京新浪網 05-16 17:58

作者:王鵬

來源:牛錢網

5月15日下午至5月16日早晨大雨突襲與持續不停降低了巴州氣溫,這將讓棉苗發生凍害,預計這將對當地棉花生產造成了嚴重損害。調研團隊當時目睹到的場景是滴灌水帶、地膜被刮的到外飛揚,棉田周邊的樹上掛的全是地膜與滴灌水帶……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簡稱「巴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下轄自治州,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東南部,東經82°38′~93°45′,北緯35°38′~43°36′。東鄰甘肅省、青海省;南倚昆崙山與西藏自治區相接;西連和田、阿克蘇地區;北以天山為界與伊犁、塔城、昌吉、烏魯木齊、吐魯番、哈密等地、州、市相連。東西和南北最大長度為800餘千米,面積達48.27萬平方千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陸地面積最大的地級行政區。蒙古語巴音是富饒,郭楞是河流或流域。

據調研了解,2017年巴州地區棉花種植總面積為340萬畝,其中輪台87萬畝、尉犁102萬畝、庫爾勒110萬畝。2016年巴州植棉總面積為320萬畝,皮棉單產138公斤/畝,預計2017年產量大幅高於去年。

一、信息已經來了,知識還得跟上

看到了上面的這些一線發回的報導,如果您對棉花的基本面情況還不是很了解,那就要趕緊「惡補」了。

  供給方面看棉花

棉花是世界上重要的經濟作物,在中國和世界經濟發展中佔據重要地位。中國棉花產業擁有完備的產業鏈條,擁有一定的技術和人才優勢,有相又對成熟的銷售渠道,在西北內陸棉區、黃河流域棉區和長江流域棉區有著自然優勢和比較優勢,有人口不斷增長的需求空間。但由於中國棉花產業管理體制機制不完善導致棉花產業結構性過剩,庫存積壓和供不應求現象並存,因此,中國一定要重視供給側結構改革,優化棉花布局,提升品質,生產出適紡性強的品牌產品滿足人們高端產品的需求,緩解紡織行業的化纖替代消費升級、陣地轉移等現狀。

中國棉花的種植面積和產量處於大幅減少的整體趨勢中。由於棉花生產成本剛性上漲和糧棉掙地的直接影響,加上糧食生產農藝簡單、機械化程度高、用工少、補貼多的間接影響,「十三五」時期新疆棉區以及長江、黃河流域棉區植棉面積將不同程度縮減,主要原因是棉花栽培管理複雜,用工多,缺少機械化、信息化和智能化,棉花生產過程中的勞動力成本高,導致人們植棉積極性和信心大減。據國家統計局顯示,2011年棉花種植面積503.78×104hm2,產量達659.80×104t,單產達1310kghm2;2015年棉花種植面積379.67×104hm2,產量達560.34×104t,單產達1475.87kghm2。相較之下,2016年棉花種植面積和產量有所下降,單產卻有所上漲,種植面積338×104t,產量534×104t,單產為1582.50kghm2。

根據農業部「十三五」種植業結構規劃,到2020年棉花面積必須穩定在5000×104畝(約333.3×104hm2),生產向優勢區域集中,向鹽鹼灘涂地沙性旱地集中,向高效種植模式區集中,形成西北內陸、黃河流域、長江流域「三足鼎立」格局。近年來中國棉花種植面積長期在500×10hm2左右徘徊,整體上達到種植業規劃目標,但是棉花種植面積極不穩定,尤其2011年以後種植面積呈現了明顯的下降趨勢,形勢不容樂觀。

從國內供給看,中國的棉花種植主要分佈在長江黃河兩大流域以及新疆產區,其中,新疆產區產量約佔全國總產量的67.27%,黃河流域產區的產量佔全國總產量的18.53%,長江流域約佔13.24%,且整體呈現西北棉區持續擴張,黃河棉區和長江棉區不斷萎縮的特徵。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指出,經濟作物要優化品種品質和區域布局,鞏固主產區棉花生產,科學合理劃定棉花生產保護區。然而,中國棉花主產區已經從長江流域、黃河流域、新疆「三足鼎立」演變為新疆「一家獨大」。據國家統計局顯示,2016年疆棉產量為359×104t:近三年疆棉產量平穩且所佔比重逐年上升,由2014年的59.5%攀升至2015年的62.5%,再到2016年的67.3%,清晰地反映出中國棉花產業向新疆遷移的趨勢和目標價格政策穩定疆棉生產的作用。

二、需求方面看棉花

受國內外經濟增長放緩、棉紡織產業轉移等影響,十三五」時期,中國棉花消費總量基本穩定,紡織品出口消費需求增速將有所放緩經過2000-2007年的高速增長后,中國棉紡產業發展達到了頂峰。隨著中國棉花生產成本上升、棉價異常波動、庫存積壓和進口棉衝擊,產業逐漸呈現下降趨勢。受全球經濟復甦緩慢以及國內經濟增速放緩影響,棉花消費總量維持在600×104-700×104t。

談到棉花需求,不得不談到中國的紡織行業。全球有80多個國家種植商業棉,150多個國家從事棉花進出口貿易,經濟產值每年高達5000億美元。由於發達國家「再工業化」方針和新興發展國家「低加工成本」優勢的雙重擠壓,一些跨國集團紛紛撤出中國遷至周邊勞動力成本低的國家和地區,大大降低了中國紡織行業的收入來源,縮小了消費市場和份額。

中國紡織行業主要依靠數量上的擴張,以低價策略佔據部分市場,目前,新疆生產的棉紗每噸比沿海地區便宜3600元,比越南便宜人民幣4600元,高額的成本和微薄的利潤並存,相對其他國家而言出口利潤很低。隨著勞動力成本逐年提高,加之水電等支出成本,中國紡織業依靠數量擴張已經無法繼續其競爭優勢。從世界紡織業的發展看,印度、巴基斯坦等國紡織業發展非常迅猛,他們擁有比中國更大的成本優勢,促使紡織產業向東南亞等國轉移,山東、江蘇、河南、湖北、浙江等地的紡紗廠規模逐漸縮小,紡織品加工業面臨優化轉型升級。

  三、供需搞清楚,再聽當事人的消息

棉花產地受災,棉花價格直接飆升至漲停,這很正常。聯繫到目前處於瘋狂狀態的蘋果,很多朋友發出感嘆:「和清明節的蘋果是一樣的節奏,多單不要猶豫」。

根據巴音郭楞尉犁縣興平張喀拉洪村的棉農稱,5月初當地棉田今年第一次遇到到風災與凍害,5月13日前後補種完畢,但是沒想到的是,新補種的棉田甚至沒有撐到一天一夜,棉田就再次受災。棉農會在天氣轉好后將進行第三次種植,但是這也將會令種棉成本大幅度增加。

尉犁縣位於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東北緣,地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東南部,地理坐標東經84°02『50「~89°58』50」,北緯40°10『33「~41°39』47」。東鄰若羌縣,南依塔克拉瑪干沙漠與且末縣相望,西與阿克蘇地區的沙雅、庫車縣交界,北與輪台縣、庫爾勒市、博湖縣、和碩縣和吐魯地區的吐魯番市、托克遜縣、鄯善縣接壤。東西長502千米,南北寬165千米,總面積59760平方千米,縣城距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首府庫爾勒市公路里程52千米,距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公路里程530千米。

尉犁縣棉花種植面積達120餘萬畝,棉花產量占巴州三分之一,作為國家級優質商品棉基地縣和棉種良繁基地,推進棉花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大勢所趨。當前在我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的大背景下,棉花產業也面臨「新常態」——棉花生產向集約化、規模化、機械化發展。眾望棉花合作社是尉犁縣聯社多年的銀企合作夥伴,近年來,眾望棉花合作社積極響應國家政策,緊跟棉花產業發展形勢,大力實行集中化、機械化的管理下,棉花畝產量較之前農戶自行管理增產100-150公斤,具有積極的示範引領作用。

根據新疆利華棉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德華從公司調查情況分析稱,今年新疆棉花種植面積穩定,棉花出苗情況好,但部分地區受災情況不容樂觀,特別是5月14日夜、5月15日全天暴風雨突襲將加重災情,今年新疆棉花單產、總產尚難預測。

四、中國棉花產業面臨的困境

棉花生產成本高,機械化、智能化程度低

棉花從播種保苗、控害除草、整枝化控到採收,生產程序繁多,種植管理複雜,棉花生產人工成本高據全國農產品成本收益資料彙編統計,2014年棉花種植每畝僱工99.95元,平均每人雇傭2.05d,僱工費204.60元,勞動日工74.40元,家庭用工16.18d,家庭用工折價1203.79元,總計每畝耗費人工成本1408.39元/年。相比小麥每畝用工5元、水稻每畝用工9元、玉米每畝用工5元,棉花用工300元/公頃,每畝成本2000元以上。儘管面臨的如此高額的人工成本,在棉花生產過程中仍存在高成本和低效益並存的現象。2014年棉花每畝成本外支出3.49元,商品率99.68%,每畝主產品出售產值1166.22元,每畝主產品出售數量88.09kg,每畝用工數量18.23d,每畝成本利潤率-30.13%,每畝現金收益747.88元,每畝現金成本844.88元,每畝凈利潤-686.44元。如圖所示,自2011年起中國棉花生產成本逐年上升,現金收益逐年減少,凈利潤下降趨勢尤為明顯。

雖然中國棉花品種眾多,但大多品種表現為高矮不一、熟性偏晚、開花吐絮不集中。在棉花產量、品質、抗性上,缺乏棉花生育期、產量、纖維、吐絮等性狀相互協調,適於農藝與農機結合的棉花品種。目前,傳統棉花品種在出苗性、抗病蟲、早熟、株型果枝始節位、吐絮、含絮力、抗倒伏、纖維品質等方面難以適應機采。由於棉花無法統一標準,統一生產,統一管理,導致生產成本和農藝要素價格攀升。新疆機采正在形成規模,但在耕地資源稀缺和棉花生產成本上升的背景下,長江、黃河流域棉花仍以農戶個體經營的小生產模式為主,生產標準化程度低,產品檔次低,植棉機械化水平低,阻礙規模化和機械化生產進程,進一步增加了植棉的生產成本。

棉花品質差,清潔生產能力低

隨著紡織工業的發展,棉紡企業強調以較強、較細和纖維更整齊的棉纖維作為紡織原料。近兩年,國產棉花因轉基因抗蟲棉全面推廣,品種考核指標只重視名義單產,不重視纖維品質。包括新疆在內的纖維基本品質嚴重惡化,纖維細度變粗、纖維長度變短、纖維強度下降、纖維馬克隆值增大,使現在紡織原料無法用於生產纖細、精美的棉紗和棉紡織品。近年來,中國氣候異常,颱風、乾旱、漬澇,先旱后澇交替,以及旱澇急轉對棉田生產威脅很大。棉田常年受災面積約佔播種面積3%至5%,最大絕收面積幾百萬畝。災害導致基礎產量水平下降,減產嚴重,進而引起市場和價格的大幅波動,又傳導到生產波動。由於化肥的過度使用棉田污染日趨嚴重:由於病蟲害種類多,棉花防治效果差,致使苗病、枯萎病、黃萎病、爛鈴病、蚜蟲、棉鈴蟲、盲椿象等病蟲害時有發生,致使棉花適紡品質偏低,清潔生產難以實現。此外,新疆棉區成為中國棉花優勢主產區,黃河棉區和長江棉區的種植優勢逐步被掩蓋,棉花種植產區一枝獨秀的現象增加了棉花供給風險

棉花價格波動較大,加大紡織加工企業經營風險

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棉花價格波動幅度較大,價格的波動直接影響到中國棉花產業鏈的發展。據中國棉花交易市場統計,2016年棉花指數價格從11410元/噸漲至15045元/噸,漲幅31.8%,除去後期行情回落,僅前7個月棉花期貨價格從10560元/噸漲到了16910元/噸,漲幅達60%。

從國內角度,由於土地成本和用工成本不斷上漲,加上棉花市場價格與棉花預期偏差加大,中國棉花產業常出現豐產不豐收的局面,再加上主產區低溫和強降雨天氣,棉花的質量和產量都大幅下降,且2014年以前中國棉花生產沒有建立直接補貼制度,使得棉農種植積極性降低,棉花種植面積持續下滑,加劇了中國棉花價格波動,從而引起國家棉花價格大幅波動時。中國棉花消費與棉花當期價格呈現負相關,但前期價格的指導性和當期價格的不可預見性,導致中國棉花量與棉花價格關聯性較弱。從國際層面,中國棉花進口國具有天然的產棉優勢和出口政策,且進口國分佈高度集中,加劇了中國棉花價格波動風險。2017年,印度棉花價格大幅攀升,美國棉花出口需求強勁,國內棉花價格在美棉以及印度棉的強勢推動下走高。而隨著輪出的臨近,現貨價格止漲,鄭棉主力合約自16200元/噸的高位回落,2月份更是跌破15800元/噸的重要支撐位。進口棉價上揚和并行消化庫存給紡織行業帶來了不利的信號和局面,加大了紡織行業生產和經營風險。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