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安盼台灣收留?CEO向台灣「立委」許毓仁伸出橄欖枝

北京新浪網 04-15 09:34

來源:三言財經 Kathy

如果有一個2018年區塊鏈大佬榜單,至少從目前來看,幣安創始人兼CEO趙長鵬無疑能排進年度前三。兩個月內做出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六個月內身價暴增20億美元登上《福布斯》封面,目前幣安用戶總數已經突破790萬人,超過了香港的居民總數(香港居民人數二月統計結果為740萬人),每天幣安平台的交易量基本在十億美元左右…趙長鵬以及幣安對於全球加密貨幣行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即便如此,幣安依然面臨著生存挑戰。3月23日,日本金融廳針幣安發出警告,如果不停止營業的話,日本警察當局將會進行刑事審查,與此同時日本金融廳還提出了修改資金支付結算的要求。

對於整個新興的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產業,法律監管是影響行業生存和發展的關鍵。各國相關監管法規的不完善和不一致,導致幣安這家公司不得不「四處流動」。在被日本金融廳警告後幾天,有消息傳出稱,幣安計劃將其總部搬遷至馬爾他,目前幣安已將資源轉移至當地,並決定雇傭200多名全職員工在當地全面建立公司。

4月13日,久未露面的趙長鵬現身中國台灣「立法委員」許毓仁的辦公室,並進行facebook直播,向網友表達其希望幣安在台灣落地的願望,以及積極與各個國家與地區監管機構溝通的態度。三言財經獨家整理了趙長鵬與許毓仁的完整對話:

趙長鵬:我們非常希望幣安在台灣能夠落地

許毓仁:大家好,我是「立法委員」許毓仁,很高興今天我的辦公室來了一個特別來賓,而且他很少穿西裝,他把他2018年的第一次獻給了我,這個樣子,所以我們今天非常開心,在我們辦公室有榮幸邀請到這位來自遠方的朋友。他是幣安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創辦人兼CEO趙長鵬CZ,歡迎CZ。

趙長鵬:謝謝,非常榮幸來到這裏。

許毓仁:聽說平常你是不穿西裝的,你把第一次獻給了我。

趙長鵬:對,其實今天發生了好幾個第一次,我平時不穿西裝,我連上福布斯電視和彭博社的採訪都只穿帽衫(Hoodie)。今天因為見您所以特別重視,然後穿了西裝過來了。

許毓仁:我剛剛把你在我辦公室簽名的照片發了出去,聽說社群上面很多人說CZ穿西裝了,這個可以發頭條新聞,可不可以發新聞?

趙長鵬:我平常一般都穿的比較隨便。另外是我2018年還沒有做過直播,所以還是有一點小緊張,已經很久沒有做直播了。

許毓仁:那麼你這次為什麼來台灣?

趙長鵬:其實我一直很喜歡台灣,我來過台灣20多次了,我在中學的時候朋友全部是台灣人,我最好的buddy,也是幣安的國際事物負責人(Head of International)Ted也是台灣人。我中學就認識他了,從12歲認識到現在三十多年了。我有很多好朋友在台灣,他們每次結婚都要過來。另外我覺得台灣的整體環境,包括人才、人文體系和法律結構,非常適合發展區塊鏈行業,所以我們現在非常希望能夠在台灣落地,能夠在台灣把亞洲的區域帶起來。非常榮幸得到您的支持,所以我們希望Binance(幣安)在台灣能夠落地,在這裏把辦公室建起來,建一個開發中心,然後在校園裡招聘,再把整個行業帶起來。

許毓仁:我要問一下你來台灣最喜歡吃什麼小吃?你一般在哪裡出沒?

趙長鵬:我最喜歡吃的台灣小吃是淡水鐵蛋。

許毓仁:各位鏈圈或幣圈的朋友要注意了,如果這個周末你有到我們淡水老街逛的話,他應該不會穿西裝,我們看到一個穿帽T的,長的很斯文的人,這個就是我們全球最大數字貨幣交易所的創辦人兼CEO,CZ。

其實我自己也是從科技圈轉戰到「立法院」,特別關注科技相關的立法,我在兩年前關注到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的興起。我覺得這是台灣的機會,所以在過去的十八個月的時間里,我一直希望台灣可以創造出來一個對交易貨幣和區塊鏈友善,而且是合法、合規的環境,所以當我聽到說幣安(Binance)有興趣,而且期待可以在台灣落地,我非常開心也很期待。那麼CZ,你可不可以用兩分鐘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幣安的歷史,以及你自己從創辦到現在小小的心路歷程?

趙長鵬:我們的出發點永遠是保護用戶為先

趙長鵬:從我個人歷史說起,我在江蘇出生,小時候去了加拿大,在加拿大長大,在日本、紐約工作,又回到上海創業。我們兩年前成立一個技術團隊,專門做交易系統,這個技術團隊非常強。2017年的時候我們要做Binance幣幣交易平台。其實這個主意我們之前想過好幾次,但每一次時機都不是特別成熟。我們的運氣非常好,招到了非常強的團隊,不僅有何一和Ted加入我們,其實我們團隊後面還有很多默默付出、實力非常強的人。

我們的出發點永遠是保護用戶為先,我們分享投資自由的概念,所以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會率先考慮能否把增加自由度。圍繞這個宗旨,我們保護用戶,我們感到非常榮幸的是社區用戶也非常支持我們,我們在台灣有不小的社區,而且每個人都非常支持我們。我們在台灣有不少「天使」(志願者)幫助我們做義工。幣安非常運氣好的是,我們在六個月內已經做到世界最大,按照交易量排名來看,幣安長居前三、前五,多數時候位列第一。

許毓仁:現在一天平均的交易量是多少?

趙長鵬:現在每天的交易量基本在十億美元左右,今天剛剛看了一下是2.5億美元左右,它會一直變化。

趙長鵬:台灣在區塊鏈方面有三大非常強的天然優勢

許毓仁:各位朋友,數字貨幣的興起其實反映了台灣發展的很多潛在優勢。其實我這兩年多來關注數字貨幣,和不少人交流,以太坊的創辦人Vitalik也在你剛剛簽名的牆上留下自己的簽名。我發現很多國際社會研究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的人士都跑來台灣,我可不可以請長鵬和我們說說,你看到台灣在區塊鏈方面有什麼優勢?可不可以給我們一些建議,在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的產業發展方面,我們可以做些什麼? 

趙長鵬:好的,我覺得台灣在三個方面非常強的天然優勢。第一個是人才方面,台灣的技術人才特別多,區塊鏈是一個技術型產業,所以這點很重要。第二,台北是亞洲的一個主要金融城市,本身的金融產業比較開放,對於金融的了解也非常深入。此外台灣還有幾個核心優勢:台灣的硬體很強,尤其是晶元,現在挖礦的晶元基本都是台積電生產的,這是個非常強的優勢;台灣的電也挺便宜的,只是大家可能還沒有意識到。另外,台灣的手機產業很強,其實未來的硬體錢包肯定放在手機上,而台灣有好幾個很大的手機生產商,這方面其實也有非常強的優勢。

我這次來發現台灣的政策非常的友好,而且台灣人也非常友好和理性。台灣本土有幾個交易所,合規做的非常好。如果我們把國際交易所也一起拉進來,吸引更多人來到台灣,能夠更快地帶動產業發展。目前台灣把數字貨幣定義為商品,在法規層面已經有一套比較明確的體系了。行業和政策是相互循環促進的,對於我們來說有溝通渠道是非常好的機會,有了這個溝通渠道我們就非常有信心能夠解決問題。你們(立法者)碰到問題可以找我們,我們碰到問題也找你,我們相互幫助,所以溝通渠道比什麼都重要。這不是說你一開始就要做一套完美的機制,而是說做一套機制,並且不斷改進,我對這一點感到非常有信心。

趙長鵬:我們非常想合規,我們非常想100%地按照規矩做事情

許毓仁:我可以不可以這麼說,如果將來幣安真的來台灣落地,你們會希望在一個完全合法合規的前提下來到台灣,然後去協助台灣建立數字貨幣和區塊鏈產業的一套規範,或者我們說新的遊戲規則,甚至希望長期投資台灣,協助全世界把機會帶來這個地方。那麼首先在法制和合法合規的部分,我可以說幣安完全願意遵守,無論是賦稅,還是反洗錢的規定,你們是不是都會配合政府?

趙長鵬:對,很多人對這方面有誤解,說我們區塊鏈行業不喜歡合規,這完全是誤解。我們非常想合規,我們非常想100%地按照規矩做事情。甚至在一些對區塊鏈監管不夠嚴格的地方,我們都希望監管更嚴格一點,把欺騙、犯罪行為打壓的更嚴一點。我們一定要建立一個很健康的行業,所以我們對於合法、合規,對於KYC、身份認證、反洗錢我們都非常願意支持,我們也非常願意賦稅。不只是賦稅,我們在社區裏面還會做很多其他的事情,我們有一個慈善基金,我們會扶持包括台灣和其他地方的慈善項目。我們還有一個區塊鏈創業基金,用於投資區塊鏈的技術創業項目,我們要扶持整個行業。所以說我們希望100%地投入到產業生態中,甚至還希望做的更好一點。

趙長鵬:現在有很多ICO項目騙錢,需要嚴厲監管,但是這個行業不能被殺死

許毓仁:對,生態性是更重要的事情,全世界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興起,也不能只有一間公司好,要通過幾個成功的案例,一路把這個生態帶起來,這樣才能實現人才接軌,還有新的法制創新。

其實我想和你分享一下,我上個禮拜在矽谷的全球區塊鏈論壇上發表一個演講,講的就是關於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法規及治理創新。我發現各國政府對於目前加密貨幣到底該被歸類成什麼,應該如何規範它,ICO是不是合法,要怎麼課稅,到底這個商品應該怎麼定義,這個有很大的分歧。幣安將來可能會在全世界有各種不同的布局,可以不可以和我聊一聊,從你的高度所看到的各國政府對加密貨幣的監管現況?你看到的大致趨勢是什麼樣的?

趙長鵬:好的,那麼我花兩分鐘講一下。從我的角度來看,區塊鏈監管其實是蠻難的。非常榮幸的是,有很多監管機構願意和我們溝通,在溝通之後我們學到的東西基本分四大塊。第一塊是說數字貨幣怎麼定義,究竟定義為法律貨幣還是商品,還是證券或其他的東西,這會有一系列的影響,我一會兒再來細說這件事。第二塊是ICO怎麼定義,監管者認為合不合法,什麼樣的ICO是合法的,什麼樣的ICO不合法。第三塊牽扯到交易所,交易所也是一個非常核心的產業鏈,如何實現交易所的健康發展,交易所裏面涉及到身份認證,反洗錢,稅收怎麼收,數據怎麼彙報等,這方面有一系列值得探討的地方。第四部分是挖礦,這是個技術性更強的產業。

多數人主要關注前三部分,沒有關注第四部分。從我的角度,在這裏面創建一套非常健康的法律監管體系其實是非常難的,很多人說為什麼監管者搞不定,因為這裏面牽扯到很多細節。我們說數字貨幣它究竟是什麼東西?不僅僅是單純定位成貨幣或商品那麼簡單,因為現有已經有幾千種加密貨幣了,每一種的具體性質都不一樣,我們必須進行分類,不能一概而論。其實,我最近在寫一篇比較長的文章,是關於我們跟不同政府溝通後學到的一些東西,我希望最近文章完善後可以和各個政府溝通。很多人都能指出加密貨幣的定性問題,但是缺乏監管的有效解決方案,這個解決方案非常難的,我們希望通過溝通來做好這件事情。不同的方面都有其難點,誰先出台一套完整的政策,會產生非常非常強的經濟影響。

我先說一下ICO,ICO這種融資方式對創業的支持是非常強的,因為有了這個更容易融資的方式,大家可以全世界融資,這樣創業公司的資金會非常足,這樣就會多出來幾百倍、幾千倍的創業公司。如果在一個國家允許了,那麼這個國家會出現很多創業公司;如果國家不允許ICO,那麼創業公司會變少。一個多幾千倍創業公司的國家和一個少幾千倍創業公司的國家,你相信哪個創新比較快?當創新速度比較快的時候,創業公司資金很充足,試錯能力非常強,這個不行試下一個,這種文化會推進行業前進。當然,現在有很多ICO項目騙錢,需要嚴厲監管,但是這個行業不能被殺死。

趙長鵬:我們選擇項目看四點:概念、團隊、產品和用戶

許毓仁:而且這等於是去掉了傳統的中間者,在傳統的VC創投圈裡,拿到投資要靠你認識誰,你是不是那個圈子裡面的人,你有錢不一定可以投到好項目,有時候還是有非常大的距離和隔閡。實際上台灣一直在鼓吹新創,希望台灣的年輕人,可以通過創新創業,達到財務自由,甚至實現技術創新,所以ICO不失為一條好的融資道路。

幣安算的上是全世界算是最受尊敬的一個交易所,我知道要上你們的交易所非常困難。現在你們的備選名單裏面有幾千種幣,有非常嚴格的審核機制。可不可以和我聊一聊,你們是怎麼去詮釋一套機制?這對於將來其他國家的監管機構認定一個交易所的正當性,會有什麼影響?可以不可以分享一點,機密部分可以不用說。

趙長鵬:沒有太多的機密,我們叫上幣審核,我們選擇項目的時候非常簡單,我們先看概念,多數概念是成立的,但我們不會在概念上花太多精力和時間。我們很重視項目團隊,我們會看團隊的歷史,有相關創業歷史的團隊不太會跑路,拿到錢他們會做事,雖然還是有可能做不出來,項目風險依然存在,但至少團隊是有經驗的。我們不看能力,大家都說我是加拿大畢業的,會做這個會做那個,你看不出來。然後,我們看產品,在幣安上幣的項目一定要有產品,至少有個產品雛形(prototype)。另外我們看用戶,如果一個項目有產品了,那麼它應該有一定的用戶量,用戶是我們評判產品好壞的最簡單的方式,有時候我們覺得好,我們自己的感覺會錯。我們就看這四點,概念、團隊、產品和用戶,其實很簡單。難的地方在於裏面有很多主觀判斷,我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他們是非常無私的,找到這種團隊是最難的。他們認同這個理念,他們做所有事情是為了保護用戶,為用戶選擇好的幣是非常重要的。

有中國和國外的媒體統計過我們的破發率。中國的媒體說我們在過去兩個月的熊市裡上的幣破發了11%,其他的交易所比我們高很多,破發率也比我們差一些。那麼我們做的非常嚴謹。國外的媒體統計出的數字大概在20%-30%,說明我們平台上大多數的幣也是健康的。我覺得這很重要,所以我們很願意分享篩選項目的思維和經驗。

趙長鵬:比特幣不都是洗錢的,比特幣有很多正面的用途

許毓仁:太好了,你認為這個產業會遇到的潛在危險,或者目前它所曝露出來的一些缺點是什麼?以一個行業領頭羊的角色,你會怎麼去呼籲這個產業所有的人,這個生態圈裡面的人共同維護這個產業的健康?

趙長鵬:大概有兩到三個方面是要注意的,我覺得這個行業還是很初級,的確有很多的缺點。第一個缺點是因為這個行業裏面錢太多,融錢太容易,存在很多詐騙。這一塊我們一定要得到政府的支持或者執法機構的支持,把這些壞人依法處置,這個行業是新行業,不代表沒有法律監管,所以我們還是需要行業自律,也需要執法的部門支持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有很多的監管者說怎麼制定法規保護用戶,法規不一定完全能夠保護用戶,壞的事情發生了要去追,要去處理。

另外一點,在預防(詐騙)以外,我們要做很多的用戶教育,現在很多的教育是負面的,這些教育不準確,說比特幣都是洗錢的,其實不是,比特幣有很多正面的用途。我們非常想要推進教育這一塊。從行業發展的層面,每個新的行業興起的時候,對一些傳統的行業都會有一些擾亂(disruption),新興事物和傳統行業之間要有平穩的過渡(smooth transition),我覺得也是蠻重要的。

另外,我們和各個地方的政府監管機構,要能夠高度配合,因為很多人可能以為比特幣、數字貨幣有一點去中心化,聽起來都是反政府。我們這個行業99.9%的人不反政府,我們非常想和政府配合的。所以要積極與政府溝通。現在的好處是有很多國家有非常健康的溝通渠道,所以我感到非常樂觀,做好上述幾個方面,從大概率上來講區塊鏈產業肯定會有很健康的發展。

趙長鵬:我可以比較自信的說,我們做的反洗錢可能比銀行都要深

許毓仁:其實我們是在一個非常初始的起源點。這個起源點雖然造就了一些爆發性的成長,還有一些財富的增長,但是更重要的事情是它可以促使金融普惠化、金融民主化,讓更多的年輕人可以通過各種新形態的ICO或者新形態的科技,去改變一些社會上既有的狀況,創造出新的資源,這是實現巨大突破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事情是,由於加密貨幣衝擊到的貨幣制度,然後還有洗錢,KYC、AML這個部分的疑慮。將來如果幣安有機會來台灣落地,你們也會非常樂意去分享你們的經驗。前兩天我們的法務部正式宣告要將比特幣納入洗錢的防治。我特彆強調,其實管制並不是壞事,剛才CZ也有說,其實監管可以協助產業去設定一個界限和遊戲規則,去縮小監管的灰色地帶。

那麼以幣安擁有的數據量和經驗,你們可以為我們的法務機構和反洗錢部門,提供蠻多的協助是不是?

趙長鵬:肯定的。首先,稍微不謙遜的說,我們和各個國家的反洗錢執法機構都有接觸,而且都有比較深度的合作。我可以比較自信的說我們做的反洗錢可能比銀行都要深。在數字貨幣行業,反洗錢反而需要做的更深入。而且我們之前學習到的東西都願意分享。另外任何一個國家,如果有任何需求,我們都會完全配合,反洗錢是數字貨幣行業健康成長的最基本(條件),這塊一定做上去。

趙長鵬:幣安引領了區塊鏈公司前往馬爾他的風潮

許毓仁:很開心聽到CZ這麼直白和坦誠的分享。尤其當我們都知道在破壞式創新出現、顛覆掉舊有產業的時候,總是有很多的摩擦和對抗。我過去處理過很多這樣的例子。我是真的非常開心,可以聽到像幣安這麼一個已經做得這麼好的成功的交易所,有興趣來台灣。另外幣安還希望協助台灣的人才和技術,能夠更上一層樓。聽說現在各國政府來主動找你們,你們剛宣布去馬爾他(註冊)。

趙長鵬:其實我們和馬爾他接觸也是機緣巧合,我們運氣真的很好,那個時候和他們溝通地差不多了,他們也非常支持幣安,希望能夠吸引我們過去。有時當壞事發生的時候,好事也會發生。3月23日,日本金融廳對我們發了一個警告,我們也配合了。因為日本金融廳發佈這個警告,馬爾他的總理公開在Twitter上面說歡迎幣安來馬爾他。我們非常感激的,因為如果說光有負面新聞的時候幣價會跌,大家會賠錢,這不是保護用戶和保護投資者,反而是害投資者。這個消息出來(注:馬爾他總理髮推歡迎)以後,幣價不但沒有跌,反而漲了,所以我們這個行業非常感激馬爾他的總理。在這之後,過去兩周之內有三十幾個超過10億美金估值的項目都要去馬爾他,可見這個行業里的人是很團結的。

許毓仁:可以說,幾乎是你們把他們引向馬爾他的。

趙長鵬:反正我們發佈去馬爾他的消息肯定是有影響的。有一些是我直接帶過去的,我個人負責牽線的有七八個。另外有些公司聽到我們說過去了,也開始行動了,像昨天OKEX也宣布去馬爾他了,我們都支持。另外一些公司可能沒有公開,但是公開的公司里,比如TRON(波場)要遷去馬爾他,他們都是在Twitter上發聲明。我們非常感謝馬爾他總理對我們行業的支持,我們也要支持你,我們要在當地建辦公室、投資、招人,所以馬爾他是剛好歐盟裏面一個國家,這個國家雖然很小,但經濟非常自由。

我們的想法是,區塊鏈不分國界,我們亞洲也需要有一點落地,和亞洲當地的政府能夠有非常強的合作,我們非常希望能夠來台灣,希望台灣能夠支持我們。我們會為台灣的行業出一點力,也希望能夠容納其他的夥伴,把他們都帶到台灣來。

趙長鵬:國家主導的加密貨幣遲早會出現,越早發優勢越大

許毓仁:是的,產業生態的發展是一個更重要的成長曲線。對台灣來說,我們的新創企業在互聯網和軟體產業的發展相對大陸比較落後,錯過了最佳的發展時期,可能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對台灣真的是一個機會。

我自己也在努力探索,加密貨幣對貨幣政策的影響。我知道一些央行已經準備發行虛擬貨幣,好像加拿大、愛沙尼亞等國都在準備發行由法幣支撐、匯率1:1的虛擬貨幣。類似於USDT。CZ你介意不介意台灣可以實驗一個TWDT,就是Taiwan Digital Token,由法幣支撐一比一的數字貨幣,並在全世界流通。

趙長鵬:我非常支持這件事情。

許毓仁:原因是?

趙長鵬:原因是這件事情遲早會發生,問題在於什麼時候會發生,這個時間點晚不如早。當政府數字貨幣這件事情一定會發生的時候,越早發行,會有巨大優勢,會迎來一個指數型成長。我指的是早兩年,而不是早一兩天。

許毓仁:但是它是一個穩定的貨幣(Stable coin),它也沒有辦法進行太多的投機,它到底會對一個國家代表什麼樣的意義?可以給我們多講講嗎?

趙長鵬:可以,很簡單。現在如果說要發行有台灣金融機構支持的TWDT,我們肯定會支持。我們支持之後,那麼現在數字貨幣市場突然有一個有政府背書的TWDT,台幣的交易量會變大。台幣的交易量變大意味著流動性增大,那麼其他的項目都會被吸引過來。所以不管是主權貨幣還是數字貨幣,流動性還是非常重要的。台幣的流動性已經很大了,但如果政府支持,還是有很強的影響。如果政府先做了這件事,相當於對行業表態,行業會反過來會迅速反應,效率會提高。這個行業變好了以後,到時候半導體、晶元、手機行業的發展是有無窮多的優勢的。

許毓仁:對,而且我可以這樣說,台灣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起跑點上沒有輸別人太多,甚至我們有機會通過對這些事情的率先表態,取得世界領先的地位。如果我們看整個亞洲區,日本的金融市場是高度管制的,可是他們有一個非常清楚的遊戲規則;我們看到韓國之前想要禁止ICO或者虛擬貨幣的交易,結果二十萬人上網去聯署,政府不得已又把這個想法給完全反轉過來。新加坡一直取得世界領先的金融中心地位。香港更不用說了,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其實都在研究如何讓數字貨幣更開放。

所以我今天藉助這個機會和在看我們直播的朋友說,其實我們真的也非常希望把台灣建設成一個區塊鏈之島,如果有機會邀請幣安來台落地,在法律友好、合法合規的前提下,讓幣安協助台灣整個產業發展,帶動這個產業生態系的成長,還有人才、資金和技術,我想對台灣都是非常大的利好。

最後一點時間, 我們讓CZ對我們線上觀看的台灣的朋友,或者全世界的各地的朋友說幾句。

趙長鵬: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我其實對於台灣一直了解比較深的,所以台灣對我來說一點不陌生,人文和食物都非常好。我希望您可以給我們大力的支持,和台灣的政府和金融機構合作,和各個監管部門合作,在台灣非常結實、健康地落地。同時我們會給台灣非常強大的支持,包括招聘,建立開發中心、慈善等等,這些我們會帶來一系列的幫助。我覺得如果這件事能夠實現,應該是一個雙贏,對雙方都是非常有意,我們希望提升台灣在亞洲區塊鏈行業的金融地位,所以希望我們開展比較緊密的合作,非常感謝。

許毓仁:好的,謝謝CZ把今天第一次獻身在這邊,第一次穿西裝,2018年第一次直播,謝謝,加油。

趙長鵬:謝謝。

(完)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