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出版新書--呂世浩細說史記:入門篇

中央網路報 02-14 00:22
呂世浩細說史記:入門篇/時報出版呂世浩細說史記》呂世浩:《史記》最重要也最特殊的價值,在於它是「百王大法」

到此,我們已經介紹了《史記》在「史部」是正史鼻祖,在「集部」是散文大宗,在「子部」是一家之言,這三樣成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但這些都還不是《史記》最重要的特質。《史記》最重要也最特殊的價值,在於它是「百王大法」。

什麼是「百王大法」?這必須從中國學術的大傳統開始說起。中國學術就其大體,可以劃分成王官學和百家言兩大分類。王官學是五帝三代的傳統學術,以《詩》、《書》、《禮》、《樂》、《易》、《春秋》六藝為代表;百家言是春秋戰國的新興學術,以陰陽、儒、墨、名、法、道德六家為代表。

中國最早論學而把春秋戰國學術分為六家的,就是司馬談的〈論六家要旨〉。他最後總結為「六家皆務為治」,用一個「治」字貫穿百家言。中國最早的典籍是六藝,太史公在〈太史公自序〉總結六藝之本質為「六藝於治一也」,也用一個「治」字貫穿六藝。

六藝中和政治最有關係的有兩部,一部是《尚書》,一部是《春秋》。太史公說:「《尚書》長於政,《春秋》長於治人」,「政」與「治人」相比,與這個「治」字更有關係的當然就是《春秋》。而在〈太史公自序〉中,太史公不斷以《史記》比附《春秋》,更直接說出自己是為了「繼《春秋》」而作《史記》,由此可看出《史記》同樣是一部「論治之書」。中國史學傳統中,正是「以史論治」做為核心。

今人認為《春秋》是一部史書,其實《春秋》不只是一部史書。如果我們只以史書的觀點來看待《春秋》,就會發現《春秋》不僅簡單,更可以說是殘缺。怎麼說呢?一條歷史記載必須有時、地、人、事才算完整,但以《春秋》本文開宗明義的第一條為例,就只有六個字:「元年春王正月」,只有時,沒有地、沒有人也沒有事,王安石因此才說《春秋》是「斷爛朝報」。

可是在西漢人眼中,《春秋》其實是孔子借二百四十二年的歷史,表達自己的微言大義,這是當時人共同的認知。簡單地說,孔子只是假借這些史事來比喻,表達他心中能讓人群從據亂世到升平世到太平世,不斷進化到達最理想境界的治道與治法。正因如此,漢代人才認為《春秋》不只是一本史書,而是一本「撥亂反正」之書,所以才說孔子「志在春秋」。

而《史記》既然立志要「繼《春秋》」,當然也是一本「撥亂反正」之書。太史公把兩千年的歷史做一整體貫通式的觀察,從裡面分析歸納出歷代興衰成敗的根本道理,找出了後世聖人君子治理天下所應遵循的大經與大法。

這些大經與大法的內容是什麼?例如寫〈秦本紀〉而得出「多難興邦,驕奢亡國」的結論,又例如寫〈秦始皇本紀〉而得出「用詐力終亡天下」的結論,也正是因為如此,清朝的包世臣推崇《史記》,說它「非僅一代良史,明為百王大法」,而這正是這部書最重要且獨特的價值之所在。

因此《史記》一書,於「史部」是正史鼻祖,於「集部」是散文大宗,於「子部」是一家之言,於「經部」是百王大法。《史記》之所以了不起,正在於它以一部書卻身兼經、史、子、集的特質。後世不論出現再多的書,能夠如此宏偉貫通之作,除了《史記》再沒有第二本了。《史記》的偉大、崇高與特殊,即在於此。

本文節錄:【呂世浩細說史記:入門篇】一書

作者/呂世浩

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博士、北京大學考古學及博物館學博士。曾於愛新覺羅毓鋆先生的傳統私塾中學習四書五經長達十多年,擁有深厚的國學基礎。

現任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專任助理教授。開設的通識課程「中國古代歷史與人物」被臺大學生在PTT上譽為「四年修不到,成終生遺憾」,線上MOOC中文文史課程「秦始皇」和「史記一」合計總修課人數已超過二十萬人。「秦始皇」是美國COURSERA平臺統計的全球最受歡迎中文課程第一名,「史記一」則是果殼網票選的全球不分語種最優網路課程第一名。

已出版著作:《秦始皇》、《帝國崛起》、《敵我之間》、《霸王之夢》。
【中央網路報】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