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管業務應回歸受人之託、代人理財的本源

北京新浪網 02-13 13:30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微信公眾號kopleader)專欄作家 嚴弘

資管業務要規範發展,首先要回歸「受人之託、代人理財」這一本源,投資收益由投資人享有,風險也由投資人承擔,受託人只收取相應的管理費用。

近期,關於資管新規過渡期是否延遲的公開討論頗多,其背後成因與一些金融機構從自身利益出發而產生的拖延心態有關。這是改革進程中必然的難點。監管層對政策的著陸方式的確需謹慎處理,但避免出現不可挽回的系統性風險,當務之急是徹底解決整個金融市場的風險定價機制扭曲的核心問題。糾偏資管業務的政策堅定性不可低估,那些能及早適應監管新規的金融機構將會佔得市場先機。

資管的十字路口

中國的資管業務已經走到了舊模式難以為繼、亟待回歸風險收益匹配、專業規範管理的十字路口。

根據人民銀行發佈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7》,2016年末我國各金融行業的資產管理總規模已達102.1萬億元,剔除交叉持有的因素也有近60萬億元。「大資管」體量雖大,卻不強。不少資管產品名為「資管」,實則多層嵌套的類信貸業務,並未因金融機構的主動管理而產生附加值,反而拉長了融資鏈條,抬高了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公佈的數據顯示,券商資管業務中通道業務的佔比從2013年到2016年一直在70%以上,基金專戶產品中也有約30%是通道業務。基金子公司在誕生之初便沒有風險資本和凈資本的約束,其規模從2013年底不到1萬億元猛增到2016年二季度末的逾11萬億元,實現了3年超10倍增長的「神話」,這當中60%~70%是通道業務。而中國信託業協會發佈的數據顯示,到2017年三季度末通道業務(以事務管理類信託作為近似值)的佔比也達到了55%。

按照「實質重於形式」的原則穿透后,通道業務的底層資產不甚透明,且大多期限較長,流動性不強。但與之相對應的負債端的特點則是短期化和剛兌化。以2016年的數據為例,當年新發的表外理財產品中,期限在1年期以上的僅佔7%。銀行用以短配長、滾動發行、資金池運作的方式,將募集到的低價、短期的理財資金投到長期的項目上,萬一後續資金接續不上,則極易引發流動性風險。無怪乎曾有國有大行董事長在媒體公開撰文,稱這一運作模式的本質是「龐氏騙局」。

剛性兌付是維持這種運作模式的重要因素,而剛性兌付的存在不僅無助於分散和化解風險,反而嚴重擾亂了金融市場的定價機制。理財產品的剛兌,導致形式上是表外業務的風險其實還在表內,信託計劃的剛兌也抬升了無風險收益水平,扭曲了資金的市場定價。對於龐氏騙局, 若能及早化解則可減少損失, 若是任其放大,則是後患無窮。

資管新規的作用

去年11月17日「一行三會一局」聯合發佈資管新規的徵求意見稿后,市場出現了不同的聲音。也有權威媒體發聲,認為「如果流動性壓力較大的話,適當延長過渡期是應當考慮的」。部分股份制銀行認為,理財產品目前以1年期以內的短期產品為主,而存量資產的平均期限在3到4年,一旦過渡期結束,客戶對期限長的凈值型理財產品接受度低,就會造成大量未到期理財資產面臨無資金接續的困境,降低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還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並由此建議將過渡期延長至3年。

在筆者看來,金融機構不應低估監管機構猛葯去痾的決心,不能有拖時間、討價還價的僥倖心理,而是應當抱定壯士斷腕、宜早不宜遲的信念,摒棄舊的發展模式,抓住機遇,揚長避短,回歸各自的業務本源。

首先,此輪金融風險的化解被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而資管產品則是防風險的關鍵點。在2017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位列今後3年要打好的三大攻堅戰之首,其重點就是防控金融風險。而資管產品的結構複雜,若加多層嵌套,風險隱蔽性大,傳染性強,很有可能成為金融風險的「放大器」。因而,防金融風險的關鍵點就是資管產品。

其次,中國的銀行業此前享受了發展的成果,也應該能夠適當承受轉型的代價。截至2017年底,中國銀行業的總資產超過245萬億元,為全球之最。此外,到2016年底銀行表外業務的餘額達到253.52萬億元,超過表內資產的規模。中國的銀行經過改制、引進戰略投資和上市后,在服務實體經濟的同時分享了發展的果實,而在實體經濟面臨轉型陣痛期的當下,也應當調整自身業務模式,適當承擔改革的代價。調整是大勢所趨,已不可避免,2017年已經有100多家銀行縮表。

第三,通道業務無益於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無益於資源優化配置。以「資管」之名的類信貸業務之所以誕生,是為了規避監管,為房地產、產能過剩行業和地方融資平台等預算軟約束主體變相輸血。這類主體中不乏殭屍企業,對資金價格不敏感,生產效率低卻佔用了大量信貸資源,反而對為經濟發展帶來活力的中小企業形成了擠出效應。

發展「現代」資產管理業務

在全球的金融服務業中,資產管理是規模最大、發展最快的行業之一,是發達經濟體金融機構的支柱業務和主要盈利來源。改革開放40年來國民財富迅速積累,人口結構也趨向老齡化,資產保值增值的需求巨大,因而資產管理業務有很大潛力,也是金融機構轉型的目標方向,更是提升中國金融行業整體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

去年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提出要發展「現代金融」。筆者認為,要發展現代金融,就必須按照金融業發展的客觀規律規範辦事。

資管業務要規範發展,首先要回歸「受人之託、代人理財」這一本源,投資收益由投資人享有,風險也由投資人承擔,受託人只收取相應的管理費用。要實現把風險和收益完全過手給投資人,剛性兌付就必須打破;要將受託人「受人之託」的職責落到實處,就必須消除資金池運作,將自營業務與資管業務嚴格隔離。因而,資管新規中的各項原則是符合現代金融基本準則的。

在筆者看來,未來各金融機構應該各司其職,各歸本源。銀行本質上是一個信用創造機構,還是應當以存貸業務為主體。在美國,除了貨幣基金,銀行基本不對個人銷售資管產品,只提供遠離風險品種的大眾化服務。信託自誕生之初就是受人之託、代人理財,應著力回歸財富管理、資產配置的特徵。基金和券商資管則專注資本市場的投資,在資產的價值發現、產品的風險管控上發揮優勢。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