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黃光國:政治追殺與大學自主

中央網路報 02-13 10:50
黃光國:經常把多元、平等、開放、透明、人權掛在嘴邊的蔡英文究竟偏好哪一種類型的大學自主?(資料相)中評社13日刊登特約作者、台灣大學心理學系教授黃光國專文指出在綠營追殺管中閔的過程中,不論是挺管或反管的雙方都是打著捍衛大學自主的旗幟。由此可見,所謂自主,在台灣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實踐方式:一種是自主蘊含著自律,行動者知道什麼叫做己身不正,何以正人,能夠本著推己及人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精神,堅守大家一致同意的倫理準則或遊戲規則,先要求自己,再要求別人。另一種則是把權力當作真理,一旦大權在握,就以為一切可以由自己作主。 

台大校長遴選結果於今年一月五日揭曉。根據台灣大上市公司資訊,校長當選人管中閔自去年六月十四日起擔任台灣大哥大獨立董事,到今年一月十二日辭去獨董,而台灣大哥大副董事長蔡明興又是遴選委員之一,這個時間差,讓台大校長遴選可能出現蔡董投管董的情況。有人提出合理懷疑:管中閔在遴選過程未主動揭露利益,必須徹查候選人與遴選委員是否有程序外接觸,或其他非正式會議或會晤來往等。 

一、學術倫理崩盤 

元月二十四日立法院協商教育部預算時,民進黨立委因此要求教育部釐清相關問題,隨後時代力量黨團提出主決議,要求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於釐清前,不得逕行核定校長名單。 

從一九九四年教改啟動以來,在自由派學者全盤美化的思想主導之下,台灣的倫理道德已經面臨全面崩盤的危機。教育當局一方面處心積慮地要搞去中國化,一方面又希望在學術研究上能夠與國際接軌,不惜砸重金,推出追求卓越、五年五百億、邁頂等系列計劃,卻不曉得如何客觀評估成果。結果所謂頂尖大學,普遍出現教授拉幫結派、搶學生、搶資源、買貴重儀器現象,教授鼓勵學生作輕、薄、短、小的跟屁式研究,再由教授交互掛名,鞏固地盤。一旦科技部或教育部提供的資源不濟,不但爆發倫理問題,頂大和國際排名也出現雪崩式下滑。尤其是前教育部長、中央研究院院長、台大校長相繼因為學術倫理問題而下台,其嚴重性可見一斑。

二、倫理的自律與他律 

去年十一月底台大舉行校長候選人治校理念說明會時,我每次出席,一定要求候選人說明他對學術倫理的看法。十一月卅日,在管中閔說完他的治校理念之後,接著是由周美吟上台。我特別問她:你現在擔任中央研究院副院長,而遴選委員中又有一位中研院院長,這中間有沒有利益衝突的問題?是否需要迴避?她說:我看過遴選細則,好像沒有這樣的規定。 

我很不以為然,卻找不到再次發言的機會。事後,我在民意論壇發表〈台大校長遴選的自律與他律〉,文中指出,西方主張義務論道德代表人康德認為:人以其善的意志規約自己,為義務而實踐定然律令的道德行為,是自律的。反之,以條件式陳述,考量行為可能導致的經驗後果,則是假言律令,依此而作的行為則是他律的。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中華文化傳統並非沒有類似理念。其差別在於:康德義務論道德,是以上帝存在為前提,而華人道德則以良心為基礎。台灣不是基督教國家,如果不懂得如何針對自己的文化傳統作創造性轉化,而只會橫向移植,西方講究自律的義務性道德,必然淪為毫無精神內涵的倫理教條。

三、政治干預學術 

迴避利益衝突是西方自律道德的基本要求,在儒家叫:嚴明公私之辨。遴選委員中有位中央研究院院長,候選人中有中研院副院長。這樣的遴選委員會能選出什麼樣的台大校長呢?他們選出的校長能夠提振台大的自律精神嗎?如果他律式的倫理教條都不足以約束師生的行為,我們還能談什麼傅斯年精神?台大的頹勢還能夠振衰起敝嗎?文章刊出後,遴選委員會沒有任何回應,教育部也視若無睹,不發一語。我以為這件事大概就不了了之,沒想到新校長遴選出來之後,竟然受到綠營的全面圍剿。 

這件事最重要的是立委的介入。即便遴選的程序或過程,都是台大自己的事,政治力伸入校園,根本違背政府一直標榜的大學自治理念。何況,立委們在審查教育部預算時,提出要求釐清的建議,根本就是挾預算權以令教育部,以政治力量干預大學校務! 

因此,當天我再投書民意論壇,公開指出: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中如果有任何必須利益迴避的問題,民進黨立委或時代力量黨團在遴選委員投票前就應該提出來。為什麼在遴選過程中,對中研院正副院長明顯的利益衝突裝聾做啞,在遴選結果公布後,才想到要用人肉搜索的方式,去清查當選人的歷史背景?這難道不是因人設事嗎?如果今天台大校長的當選人沒有藍色背景,民進黨立委和時代力量還會這樣做嗎?這不是政治迫害,又是什麼?

四、政治追殺 

元月二十五日,台大校方首度由主任秘書證實,管任獨董一事,去年六月就向校方報備過,在去年七月校長遴選作業啟動前,校方就已核准;台大遴選委員會也重申,一切遴選流程均合法。然而,事情並沒有就此了結。翌日,民進黨立委張廖萬堅再爆料指出,去年管中閔與暨南大學教授陳建良於中研院和台大舉辦的網路與貿易研討會共同發表論文,管的論文遭檢舉有十八處段落抄襲自張姓學生的論文,而民進黨團總召集人柯建銘則公開宣稱,管中閔先涉沒有資訊揭露,後爆出論文抄襲,疑義沒有澄清前,教育部不敢處理這問題,他同時向管中閔喊話如果是爺們、漢子就應該自動婉拒出任台大校長,不然不死也半條命! 

這個態勢已經非常明顯,一般學術界人物這樣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追殺,恐怕早就棄械而逃。當天晚上,台大召開學術倫理委員會,經過一個半小時的調閱與查證,校方強調,陳管二人發表論文的研討會,係該領域學者,以初稿形式,在公開會議里發表正進行的研究,希望得到研討會參與學者的回饋與評論,為非正式學術會議,研討會發表的論文,未事先經過同儕審查,事後也沒發送主要圖書館,供一般大眾參閱,之所以將論文集結成冊,在於讓與會者方便閱讀,並無公開發行。因此論文抄襲不成立。

五、已身不正,何以正人? 

不料張廖萬堅自己的論文也遭到網友起底指出,他2015年就讀東海大學高階經營管理碩士在職進修專班的論文,也有多處涉嫌抄襲。張廖萬堅立刻召開記者會,出示自己論文的照片自清並無不當引用之疑義,但是他也同時發表聲明,宣稱他不會對媒體、網友未盡查證之事提告,也不再對此事回應。 

這個宣稱就很有問題了。考察這次大綠小綠圍剿台大校長當選人的經過,這並不是某一個政治人物的臨時起意,而是一場有預謀、有計劃的政治追殺。論文抄襲確實是造成當前台灣學術界徹底腐化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在台灣學術倫理面臨全面崩盤的今日,任何涉及學術倫理的問題都不可以輕易放過。 

然而,《大學》上有一句話:君子有諸己,而後求諸人;無諸己,而後非諸人,今天張廖萬堅敢於出面擔任綠營的政治殺手,他一定是對自己的論文有充分的信心。今天既然有人對他的論文產生疑問,執政黨就得要求教育部依照處理管中閔案件的程序,做同樣的處理。怎麼可以讓他出示論文自清就算了事?他怎麼可以不再對此事回應? 

六、綠營殺手齊出 

台大誠信辦公室開會認定管中閔未涉論文抄襲,且校長遴選一切依法辦理,民進黨在上周先撤案,時代力量黨團總召也跟著表示:由於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對該案有意見,時力也決定撤案。但台大校長遴選卡管案並未就此了結。 

當台大師生抗議政治力介入台大連署人數超過3000人時,另外一群逾400名台大教授、校友也發起貫徹大學自主,自己的學校自己救連署,呼籲校長遴選如果發生重大爭議,應召開臨時校務會議處理;反對高教中資化陣線的幾名學生同時到台大校門口抗議,指控大學校長遴選制度不健全,21名遴選委員中只有一位學生代表,讓學生意見無法傳達出來!在綠營砲火如此密集的攻勢之下,管中閔大概瞭解綠營的深謀遠慮了。綠營殺手連續出招,看你管爺有多大能耐!

七、大學自主的兩種型態 

在綠營追殺管中閔的過程中,不論是挺管或反管的雙方都是打著捍衛大學自主的旗幟。由此可見,所謂自主,在台灣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實踐方式:一種是自主蘊含著自律,行動者知道什麼叫做己身不正,何以正人,能夠本著推己及人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精神,堅守大家一致同意的倫理準則或遊戲規則,先要求自己,再要求別人。 

另一種則是把權力當作真理,一旦大權在握,就以為一切可以由自己作主。在這次遴選中,中研院長、副院長分別擔任遴選委員及校長候選人,綠軍視若無睹;對蔡董投管案的合理懷疑卻深查細究。對管中閔涉嫌論文抄襲群起圍剿,對張廖萬堅的同樣作為卻不置一詞。台大誠信辦公室公佈調查結果,他們一定要遴選委員會追認才算數。遴選委員會依規定選出了校長,他們又要求召開臨時校務會議。台大表示:這與規定不符,他們還可以派出綠衛兵,高聲疾呼守護台灣,捍衛民主的口號,甚至祭出反對高教中資化的大帽子,仿彿管爺出任台大校長,台大就叫中資給淪陷了。這豈不叫人膽戰心驚? 

在台大開會認定準校長管中閔被指論文涉抄襲案不成立的那天晚上,管中閔在臉書上發文,質問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 

管爺在這個關鍵時刻,問了一個十分緊要的問題。任何一個未經實踐的抽象理念,其實沒有任何價值可言。大學自主在台灣的實踐已經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型態。經常把多元、平等、開放、透明、人權掛在嘴邊的蔡英文究竟偏好哪一種類型的大學自主?(閻光濤編)
【中央網路報】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