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練習生》火了,練習生不夠用了

北京新浪網 02-09 21:44

「練習就是一個準備的過程。沒準備好,你憑什麼上舞台?」熱門網綜《偶像練習生》的宣傳片中,導師張藝興的話讓人印象深刻。

從愛豆到導師,張藝興用了六年。而為了成為一個愛豆,1642個日夜他都曾在練習室里度過,綁著沙袋跳舞,汗水浸透地板,只為讓身體記住手臂抬起的角度。

2017年末,《偶像練習生》首播上線1小時,播放量突破1億人次。在中國,有至少1908個練習生,有著和十年前的張藝興同樣的夢想——成為愛豆,他們正在為此努力。《偶像練習生》正是一檔專注於練習生選秀的「真人秀養成」節目。

《偶像練習生》開播前,總製作人姜濱用一個多月的時間面試了來自87家公司的1908位練習生。「我們不設報名渠道,是從知名大公司開始一家家敲門拜訪,後來也有一些小公司找上門來。」 花了一個多月,最終篩選至100位練習生,分別來自31家公司以及7位個人練習生。

「以目前的市場情況來說,(練習生的數量和質量上)做這一季是沒問題的。你要讓我接著立刻做第二季,再挖出同樣一茬人來,說老實話,我挖不出來。」在接受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採訪時,姜濱剛從剪輯機房呆了20個小時出來,神情疲憊但真誠。

客觀來看,練習生制度核心在於長時間的沉澱,國內練習生制度仍處於初期,愛豆生態不完善,距離醞釀出第一批成熟的愛豆人才還需要一定時間。對節目來說,成熟練習生資源吃緊。

而現階段,《偶像練習生》以「養成系」角度切入練習生市場,似乎是一種更聰明的方式。但對仍在起步階段練習生行業的曝光,究竟會使其更浮躁,還是會幫助其沉澱?

1

從有夢想的素人到舞台上光鮮靚麗的愛豆,練習生制度為這些人們提供了成就夢想的渠道。國內練習生培訓制度剛剛起步,公司普遍的建立時間還遠不能培訓出第一批愛豆。

《偶像練習生》前期海選總人數共有來自87家公司的1908人,最終節目中篩選至100位練習生參賽,分別來自31家公司。

《偶像練習生》總製片人姜濱表示,在前期籌備節目期間,他主動聯繫拜訪國內各大知名娛樂公司香蕉娛樂、樂華娛樂、華誼兄弟等徵召選拔參賽練習生。而節目中的幾家「老牌」經濟公司如華誼、英皇其實還並沒有建立起真正的愛豆練習生體系,「他們現在的培訓制度是培養演員的路線,有純粹的愛豆邏輯的就是樂華、香蕉和盛夏星空。」

眼下,國內成氣候的練習生培訓公司屈指可數,就算是讓總製作人在籌備時最先想到的香蕉娛樂,也不過是2016年才成立的新公司。

事實上,在有練習生參賽的所有娛樂公司中,超過一半的公司註冊日期在2015年以後,也就是說成立不到三年,甚至有3家公司是在2017年度成立的。

在國內,這是一個很新的市場。

創造一個愛豆的前期付出是巨大的。已經成立了8年的樂華娛樂,是現如今國內最早建立練習生培訓體系的娛樂公司之一。「在中國,做一個男團至少要砸4000-5000萬。」創始人杜華在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說,「如果只是想賺快錢,想投入三個月、八個月以後就回收的話,很難,起碼要做好5年、6年的準備。」

「再往前兩年,做不出來這個節目。大部分正在培訓練習生的娛樂公司公司在行業里走了這一段時間以後,尤其資源不佳的公司,已經到了一個瓶頸期。有平台願意拿大資源出來,對於(平台和娛樂公司)雙方來說是相互的一個契機。」姜濱這樣評價行業現狀。

但對於行業而言,《偶像練習生》現在的出現,不一定是一個好的時間點。

製造「爆款」愛豆之前,練習生制度需要的是沉澱,娛樂公司在選擇引入這一培訓體系時應該認識到這一點,然而所謂「瓶頸期」的「契機」則反映出了這些公司的焦躁不堪。

2

就算是國內練習生制度的先鋒踐行者樂華娛樂,3年前推出的愛豆團體UNIQ也沒能達到預期一般大紅大紫。而這背後的原因除卻不可抗因素,很大程度上有國內愛豆生態不完善的影響。

愛豆是以唱跳錶演作為賣點的一種職業。節目中展現的也是如此。所有參賽選手,不論以往是演員練習生還是模特,都在進行歌舞唱跳訓練。

但如果失去展示舞台,所有以往經歷的訓練吃過的苦就都沒有意義。愛豆就只是虛浮的「流量」,行業也就依舊浮躁。

相較於海外有《music station》、《音樂銀行》、《人氣歌謠》等眾多打歌節目供眾多愛豆團體新歌宣傳期間每天進行舞台表演、同台比拼。國內,僅有央視一家推出了「全球中文榜上榜」的打歌節目,且關注度持續低迷。

這樣的「打歌節目」為大眾提供了對愛豆音樂質量、編舞水平以及表演實力各方面的監督渠道,同時也為愛豆團體提供了吸引粉絲的平台。

愛豆團體近年來在國內成功的例子,只有TFBOYS一個。就算是紅遍大江南北的《青春修鍊手冊》「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也僅僅在頒獎典禮和年末晚會上有過寥寥幾次的表演機會。

國內流量小生,就算以歌手出道,也都大多會轉型影視路線。

基於歌舞表演的愛豆團體,在沒有展示和競爭平台的環境下,實力和作品質量註定會漸漸失焦。而練習生制度的存在也會失去意義。

對於節目結束后九人成團的規劃,姜濱表示,愛奇藝將會專門成立一家公司來對這個團體進行獨立的從經紀到製作全方位運營,限定運營時長18個月。包括團綜、fan meeting以及演唱會等行程安排都已在構思計劃中。

看起來,愛奇藝團隊有計劃圍繞這一個團體,自行構建一個小型愛豆生態:Fan meeting和演唱會提供展示舞台,團綜自給自足提供曝光度圈粉。

節目讓更多人了解了練習生制度的存在,與此同時,有潛在的趨勢促進練習生制度以及未來愛豆產業的生態建立。

在記者問到節目是否會給行業帶來怎樣的影響時,姜濱回答:「談不上影響,我希望(市場)能建立規範化和規模化。」

3

面對不成熟的市場,愛奇藝選擇用「養成系」來化解人才短缺的尷尬。

《偶像練習生》中,有四位導師都是已經出道的愛豆,其中三位當過四年以上的練習生,其中年齡最小也是最晚出道的周潔瓊有6年的練習生經歷,是四人中時間最長的。

事實上,海外二十年來發展出的成熟練習生培訓體系以及愛豆市場環境,已經達到了一種人才飽和的現象。出道的大部分愛豆組合都至少經歷4-5年以上的練習生活。

而節目里的參賽選手,絕大多數練習時長在1-2年左右,最長的僅為4年。

對此,製作人姜濱表示:「時間是我們不可否認的,跟成熟市場的差距,不可否認,就意味著需要花時間去補。但是以什麼樣的狀態和標準去,只能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與以往《超級女聲》、《中國新歌聲》所有選秀都不同,姜濱將節目定義為「真人秀養成」節目,而不是一檔「選秀」。「因為不是根據『秀』來選人,節目更多的是對成長過程的真實展現。」在整個規則的設置里,舞台競演只是階段性目標,對最終結果的加權也很小。

《偶像練習生》中,競演舞台在節目所有環節中只是像周期測試一樣的階段性目標。更重要的則是節目對每次競演前從選歌製作到訓練準備的全面展示。不止根據某一次的舞台結果而對選手進行檢驗,而是以訓練中的日常細節、每次競演舞台中的成長,獲得「全民製作人」的喜愛。

練習生制度存在的意義,本是將所有的不成熟煉化,升華為舞台上的完美展現。

但這樣的「養成系」卻關注「成長」本身,不以結果論英雄。

同樣是練習生選秀節目,去年在亞洲其他國家播出的節目里,參賽選手平均練習時長在3年左右,其中更不乏有練習了長達7、8年。

在這樣的人力資源條件下,練習生選拔的「養成系」感受被弱化,其實是更純粹的在已經接近成熟的愛豆預備生里,優中選優。

在國內練習生人才資源以及市場環境均未成熟的條件下,走「養成系」路線對於目前的《偶像練習生》來說,確實是更優的選擇。

4

雖說養成系總有「養成」的一天,節目還未播三分之一,對於最後能否真的在節目周期內打造出成熟愛豆,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就目前而言,節目模式所形成的高粘性粉絲群體已經為後續出道的人氣打下良好基礎。成團后的活動期間,運營收益應是形勢大好。

《偶像練習生》聚焦於練習生制度,勢必會吸引更多資本以及新鮮力量進入市場。 姜濱希望,這能促進規範化,「市場才能越做越好」。

2018年1月16日,臨近節目首播之時,參賽公司之一的A.I.F 娛樂完成了由翊翎資本、合鯨資本、治平資本共同投資的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

從側面佐證了節目對行業正產生影響。

行業正有一批新生力量出現,而基於練習生制度的愛豆產業良性競爭的建立,還要看未來生態環境的發展完善。

所謂厚積薄發,仍然浮燥的娛樂市場,節目為練習生制度的帶來的高關注度能否使其慢慢沉澱?

姜濱說:「說實話,我沒想那麼遠。我就是想做一個好看的節目。」

記者 | 於顏如

編輯:趙力 王曉琳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