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步消除城市新二元結構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水平

北京新浪網 01-14 03:26

逐步消除城市新二元結構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水平

杜建軍 章友德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然而隨著經濟的發展,社會矛盾也越來越突出,這導致了中國的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特別是2009年之後,中國犯罪率快速的跳升到一個更高的階段;尤其是城市犯罪率上升更快,上海市公安機關刑事立案數量從2000年的104946件上升到2015年的205186件,重慶市公安機關刑事立案數量從2000年的88200件上升到2015年的187225件。

犯罪問題關係到社會秩序的正常運行及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民眾極為關注。因此,政府加大了對犯罪問題的治理力度,公安部門在1996年、2001年和2010年分別實施了三次大規模的嚴打,然而現實和理論的預期卻相反,觀察發現過去20年幾乎所有類型的犯罪率都經歷了迅速增長。

是什麼原因導致了中國犯罪率特別是城市犯罪率的快速上升呢?學者們提出城市化加快及流動人口增加、收入差距的擴大和失業率的上升等觀點,試圖解釋城市犯罪率的快速上升的原因。然而,以上一系列因素僅僅是導致城市犯罪率上升的表面因素和直接變數。那導致城市犯罪率上升的深層因素何在?我們研究發現,城市社會保障新二元結構導致城市外來流動人口很容易因病和失業致貧,同時擴大了他們同城市戶籍居民及穩定就業者的收入差距,導致他們很難融入城市並有很強的被排斥感、不公正感和挫折感;這些因素交織在一起提高了城市外來流動人口的犯罪率,從而推動了中國城市犯罪率的上升。

目前,城市非戶籍人口中,農民工佔了絕大多數;農民身份轉化滯後於農民就業轉移,導致原有未解決或破解的城鄉二元結構進一步向城市延伸,形成「新二元結構」問題,農民身份轉化滯後於農民就業轉移,或者說是農民市民化滯後於農民非農化,使得外來農民工及其家屬不能與城市戶籍從業人員及其家屬享有同等的就業、就醫、就學、住房、社會管理以及社會保障等權利和待遇,所以,兩者之間的差距無法從根本上消除,繼而在城市內部演化成戶籍人口和非戶籍人口差別的「新二元結構」。因為現在絕大多數大城市的戶籍落戶制度及就學、就業、住房、醫療、失業救濟等權利與社會保障挂鉤,因此,新二元結構的核心內容是社會保障問題。

社會保障權利的缺失從以下幾個方面增加了城市外來流動人口犯罪的可能性:(1)社會保障等福利的缺失導致他們很容易因病和失業致貧,這增加了城市外來流動人口犯罪的可能性。(2)權利缺失擴大了他們與戶籍居民及穩定就業者的收入差距,收入差距的擴大使得窮人產生相對剝奪感,而這種相對剝奪感很容易誘發犯罪,從而增加了城市外來流動人口犯罪的可能性。(3)社會保障等福利權利的缺失造成他們很難融入城市並有很強的被排斥感、不公正感和挫折感,這種不公正感促使外來流動人口可能訴諸犯罪手段去奪取他們認為自己應得的財富,從而增加了城市外來流動人口犯罪的可能性。

為了遏制城市犯罪率的快速上升,創造更加和諧的社會,使民眾生活更加幸福穩定,應逐步消除城市新二元結構,創新提升城市公共安全治理水平,我們的建議如下。(1)儘快建立完善統一、廣覆蓋和較高水平的社會保障體系,為民眾建議一個兜底的社會安全網,這不僅有利於減少犯罪率,而且在中國經濟不斷下滑的背景下,對社會的和諧穩定發展至關重要。(2)在制定各種政策時,應遵照統一的原則,不再製造新的二元分割結構,甚至加大各種公共投入向弱勢群體的傾斜幅度,以彌補他們過去為社會經濟的發展付出的代價。(3)全國統一規劃,制定可行有效的實施步驟,逐步消除現存的以戶籍制度為代表的城鄉二元結構和城市新二元結構,這不僅能促進社會的和諧穩定,而且能為社會經濟長久、持續的發展奠定基礎。

(作者杜建軍繫上海政法學院副教授、復旦大學理論經濟學博士后,章友德繫上海政治學院教授)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