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父子將團聚!

北京新浪網 01-14 00:10
盛長久的兒子「滿倉」和初次見面的孫子
盛長久提起兒子,流下了愧疚的眼淚 本組圖片 新文化記者 王強 攝
「寶貝回家」志願者來到盛長久家,向他表示祝賀
????

A03版

2017年10月27日,來自松原市的一個陌生號碼,如巨石一般砸在了白城市史家屯老盛一家人身上———盛長久離家出走17年的兒子找到了。從兒子10歲離家至今,作為父親,盛長久怎麼也不敢相信,有生之年還能再見兒子一面,懊悔、懷疑、悲傷、喜悅……各種情緒一下子湧上他的心頭,也把他拉入了17年前的記憶……

悔恨當年事

家庭破碎了 至少兒子在身邊

盛長久今年53歲,老家在白城市史家屯,年輕時他來到內蒙古根河市打工,在這裏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我們有一個兒子,小名叫滿倉,因為按照老人的說法,那天是填倉(天倉節)。沒過多久孩子的媽媽就帶著孩子走了。」在兒子8歲左右的時候,他們再次生活在一起,「孩子被他媽媽送到我這,聽說組建新家庭了。兒子能在我身邊,我老開心了。」

「那個時候我在採石場工作,兒子到我這之後,老闆就讓我們爺倆一起在單位吃住。」盛長久說,那段日子雖然辛苦,但與兒子生活的兩年他過得很幸福。兒子離家出走的17年間,他總會無意識的回想起這段幸福的時光……

因害怕挨打 兒子離家出走了

幸福的生活在2000年秋天的一個下午戛然而止。

「我這人脾氣不好還愛喝酒,再加上我兒子不愛念書,我就總打他。」盛長久很清楚打罵兒子就是兒子離家出走多年的直接原因,兒子離家出走的那天下午4點左右,他才發覺兒子失蹤了,原本這個時候兒子應該蹦蹦跳跳地回家了,「我是後來問兒子的老師才知道,那天他逃課了,老師找到他的時候讓他找我去學校,這給他嚇壞了,因為他知道我肯定還得打他,然後就離家出走了。」

盛長久記得,那時候天色黑得早了很多,天氣也逐漸轉涼,他最擔心的是兒子會不會凍著,「我在住的地方周邊到處找啊,一開始我還安慰自己,兒子可能是怕我打他,所以去他親媽那了。我就跟兒子的大姨聯繫了,結果人家說孩子根本沒去找她們。」在盛長久的印象中,兒子「離家出走」不算是第一次,但從不會夜不歸宿,但他沒想到,兒子這一走就是17年。

艱辛尋子路

不找穩定工作 隨時準備出發

17年前,盛長久找兒子完全是靠雙腿去跑、雙眼去認,而信息只能寄托在熟人身上,「為了找兒子,我問遍了認識的朋友。」盛長久跑了許多冤枉路,這十幾年的尋找,希望太多,失望也太多。「那幾年,只要有人告訴我在哪好像看見過我兒子,我就會坐車趕過去,周邊的市縣我都跑遍了。牙克石、海拉爾、滿洲里……」

為了尋找兒子,盛長久不敢找穩定的工作,因為只有臨時工才能保證隨時動身,「那幾年我幹了很多活,要是不掙錢就沒有錢去找兒子,我從來不向別人祈求施捨,在我心裏就是掙錢,找兒子,掙錢,找兒子……」

尋子十多年 一直不敢搬家

「其實在那幾年總會有兒子的消息,只是我總是晚一步,追不上兒子。每當聽到兒子消息的時候我是既高興又不高興,想著可能會見到兒子,又不敢想,害怕找到的真是我兒子。」盛長久說,這份複雜的情感源自所得到的消息,「我好像看到你兒子了,在一個火車站乞討」、「你兒子是不是丟了,我在牙克石看到你兒子要飯呢」……諸如此類的消息讓他不得不擔心,盛長久心裏就一個念想,活著就好。

每次根據信息到達某個火車站,他的目光都只盯著十幾歲的孩子,「我希望裏面有我的兒子,可是看到有些孩子身體殘疾、穿得不好,我又希望那不是我的兒子。」

轉眼十多年過去了,隨著城市的發展,他因拆遷迫不得已離開根河市回到白城老家。離開的那一刻,他心中堅守的某些東西也就淡了。「我一直不敢換地方住,就是怕如果有一天兒子回家了會找不到家門,我總覺得會有那麼一天,我一回家,兒子就在家呢。」

渴盼團圓情

一通陌生來電 兒子找到了

2017年10月27日,一通來自松原市的陌生電話告訴盛長久,他的兒子找到了。

「一開始我真不敢相信,電話是我親戚接的,這麼些年我被『騙』得太多了,這一次我也沒抱希望,沒敢抱希望。」盛長久說,接電話的親戚非常確信電話那頭的人真的找到了盛長久的兒子。

「我接到電話后,對方就跟我核實了幾個信息,我就知道,一定是老盛的兒子。人家說,孩子提供的回憶里,他與父親共同生活,住在山腳下,附近有一個採石場,還有一條鐵路,父親身高1.8米,叫盛長久,最重要的是,愛喝酒。」這位親戚說,在初步確認情況后,雙方做了DNA檢測,盛長久的兒子真的找到了。

視頻相見:你把我扔太久了

2018年1月11日,盛長久通過視頻聊天,第一次見到久違的兒子,沒想到兒子已經當了父親。時隔17年,兒子如今變壯實了,也變得沉默了,盛長久先打破了沉默。

「兒子,你把我扔的年頭太久了……」

「爸,有什麼等我回家再說。」

雖說是父子之間的視頻,其實更多的時候,盛長久都是在逗十幾個月大的孫子。

「我們老盛家所有的孩子,名字的最後一個字都是xuan(音同字不同),而盛長久的孫子的名字也是xuan。這就是天意啊,他就是我們老盛家的子孫,跑不了,盛長久的兒子也跑不了。」盛長久的二嫂說。

曲折尋親記

寶貝回家網 幫兒子找到他

當初,那通帶來喜訊的電話源自寶貝回家網吉林群管理員焦崇軍。焦崇軍稱,2015年,盛長久的兒子便在網上登錄了自己的信息,2017年10月,內蒙古志願者韓冰正式與盛長久的兒子對接,尋親之旅才得到進展。

「滿倉離家出走的時候才10歲左右,對於家庭的記憶比較模糊。」焦崇軍說,滿倉離家出走後的日子十分曲折,他先到了北京流浪,後來到河北廊坊,曾被迫乞討直到被好心人帶到天津,如今他在天津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只不過始終沒有身份證和戶口,剛出生不久的兒子也沒有身份。

得知這一切后,韓冰反映給了當地警方,通過警方的幫助確認一名身在白城市的男子疑似孩子的父親。「其實孩子能清楚地記得的,就只有父親的名字。韓冰得知孩子的父親可能在白城后就向我們吉林群求助,於是我就把這事接過來了。」

焦崇軍通過盛長久所在地的村委會,先電話聯繫上了他的親戚,最終確認盛長久就是滿倉的父親。「電話裡我又聊了點別的,然後我說盛大哥應該有個兒子,現在怎麼樣了,對方說丟了,於是我才坦白我的身份,結果遭到了質疑。」盛長久一家還向當地警方報警了,警方找到焦崇軍多次核實后才確信此事。 新文化記者 馬玉軒

今天兒子回家 祖孫三代同堂

自從得知兒子將在1月14日上午到家, 盛長久就忙了起來,一會兒想著要給兒媳婦買點東西,一會兒想著要給孫子買個尿盆, 一會兒又覺得還是等兒子回來再說, 嘴裏總是嘟囔著,腳下也閑不住。

「我兒子要回來了,還帶回來個媳婦和孫子,嘿嘿……你說我當時為什麼要打孩子,哈哈,我為什麼要逼孩子……」盛長久布滿皺紋的臉上掛著笑,眼角的淚水卻不自覺地流下。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