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職場媽媽親述:放棄國際學校原因眾多

北京新浪網 01-12 11:28

更多家長擇校經驗分享請關注新浪國際學校官方微信號:國際學校家長圈(ischoolQZ)

打開郵箱,一封關於香港幼稚園郵輪親子活動的電子郵件,吸引了我的注意,但我知道,這已經和我無關……

上個月,我已經從那家很有口碑的國際幼稚園為女兒辦了退學,這其實是一次試驗,一次為期半年的試驗,而半年過後,我不得不向傳統和自己的內心交了白旗。

香港國際學校(圖片來源於網路)

在國際與傳統教育之路上,我一直左右搖擺。受著1500多年前科舉考試的影響,傳統的升學之路讓我刻骨銘心;但當我長大后又被西方教育感染,開始對西式教育,寬鬆的教育環境,追求個性發展的理念萌生憧憬。

我的女兒很幸運地考上了香港兩所都很不錯的幼稚園,一所是踐行國際IB教育模式,和IB課程接軌的幼稚園課程,一所則是以傳統的、以升學為目的。

(注:IB教育被稱為「成熟的國際化素質教育」,汲取了世界許多國家的教改精華,推行師生的創造性理念,培養IB學生具有多元文化和多學科知識,特彆強調培養理想的具有國際意識及負責感的公民。)

國際幼稚園和傳統幼稚園的雙試驗

香港基礎教育有其特殊性,由於香港教育資源緊張,因此不少幼稚園都是分上下午班,大概每個班三個小時。這也為我的試驗創造了條件,於是我的女兒上午上國際幼稚園,下午上傳統的幼稚園。

在紐約的四季酒店,我偶遇帶著上市公司來路演的喬瑟夫。喬瑟夫是香港投資界的資深人士,但他太太有內地背景。閑聊中,發現如我這般「試驗」的人並不是少數。喬瑟夫的小孩也是上兩所幼稚園,一所國際幼稚園,一所則是傳統幼稚園,後者還與我女兒的是同一所。

現在想想,與其說是試驗,不如說是父母對於魚和熊掌都想兼得的心態,希望汲取中西教育精華,幫助他們準備能適應未來生活挑戰的技能,增強自信,提升子女未來的競爭力。

前不久女兒的「反彈」,讓我下了放棄的決心。雖然在我們成年人看來,去幼稚園也是玩的一種方式,在幼稚園無非是唱唱歌,講講故事,做做手工,去戶外玩玩,相信全球所有的幼稚園活動方式無外乎此,但是在小朋友眼中這些並不是玩。

我的女兒最近總是抱怨「我想玩啊」。用「一米」的眼光來看世界和周遭是完全不同的。也許在他們眼中去遊樂場瘋跑或在家玩樂高,才是純粹的玩。我不希望影響女兒的心理髮育,於是決定放棄同時上兩所幼稚園的決定。

其實之於小朋友,他們是不喜歡嚴格管教的幼稚園的。因此如果讓他們自己選擇,一定會選擇國際幼稚園。但是我卻毅然決然地放棄了國際學校。國際幼稚園好的方面這裏就不用贅述了,現在來說說我放棄它的原因:

在職父母無法顧及孩子繁忙的課外活動

首先,就是繁忙的課外活動,需要家長全身心地投入。但對於在職父母而言,是個巨大的挑戰。

相信不少父母都有這樣的經歷:每天下班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翻開子女的書包,查看子女在學校的表現,更重要的是簽署各種活動回執,協助子女完成各類「參與式」的作業。

譬如,記得女兒有項作業就是帶著一個卡通人物去各種場景拍照,比如超市、公園、診所等等,然後沖印出來帶回學校。這還算簡單的。我的一位朋友小孩在香港那家最好的國際學校,有一次作業就是找一種稀有發酵材料的食品。我的朋友尋遍不少香港的超市,尋找這種奇特的食品。她每每說起這段經歷,哭笑不得。

還有其它的活動,譬如慈善活動,國際日活動,聖誕節唱詩還有郵輪活動等等,種類繁多。坦言說,這些活動,可以幫助子女開闊眼界,增強社會責任感和社交能力,但是對於在職父母而言,全情的投入,需要大量的精力和體力,到最後這些活動成了額外的「負擔」。

數百萬的教育投入產出高嗎?

說完了精力和體力,再來說財力。國際學校的學費自然不便宜,但學費只是一方面,各種興趣班費用和雜費也不少。我有個朋友是在一家商業銀行工作,她的女兒在一所國際幼稚園上學,隔幾天就要簽支票,她經常向行里要支票本。

國際幼稚園的費用還算可控,畢竟不是很多的旅行和學習,一位在香港國際學校(HKIS)上中學的家長和我說,孩子的宗教課會去土耳其旅行學習,在名流雲集的漢基國際學校的一位家長說,中國歷史學習要去參觀西安的兵馬俑。

這些費用加起來並不是小數目。漢基的家長曾算過一筆賬,一年一個孩子的教育費用大概35萬港幣,這還不算通脹,但一般家庭有兩至三個小孩,數字就要到百萬,這對於普通的家庭,的確是一筆昂貴的開支。

如果從成本收益比而言,國際學校基本都是一條龍的學校,即從幼稚園一直讀到中學畢業,然後考歐美的大學。這是一項積年累月的投資。一位在美國常青藤讀書的學生開玩笑說,上什麼國際學校,高中時候讀下新東方就好了,投入產出比最高。

國際學校之間差異巨大的教育方式

最後再來說說教育方式。其實國際學校之間,教育方式和理念差異也很大。一個在加拿大某國際學校就讀的家長和我說,這裏小學三年級的學生,才學加法「9+5」,實在讓人接受不了。

亞洲人接受不了孩子數學太差。

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其中有一個統計學專業,絕大多數都是中國學生。對於精通數學的亞洲人來說,絕對接受不了數理化的平庸,或者說這是亞洲人得天獨厚的優勢。

但在像紐約頂尖中學史岱文森、香港的新加坡國際學校等學校,其競爭的激烈程度並不遜於傳統教育、以升學為導向的中國傳統學校。

此外,大中華區的國際學校,普遍是以英文為教學語言,有些國際學校輔之中文,或者將中文當成外語課程。

當然,有些父母可能規劃子女未來不會在中國生活,這另當別論。但是從語言學難易角度而言,學習中文的難度遠超於英文。不少孩子在國際學校就讀的家長反映,較早掌握英文的小孩,對中文學習會產生抗拒。

這並不是否認英文的重要性。目前而言,通過英文學習知識,相對於中文而言,可以探索更廣闊的世界,但20年後的世界誰也難預測。這也是我決定讓女兒打好中文基礎的原因。可以過一段時間后,再考慮國際學校,正所謂由難入簡易。

最後,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是中國元素的重要性。舉例說明吧,在當下的金融市場里,傳統、財大氣粗的外資金融機構為A股分析員搶得「頭破血流」,都在提前布局。中國現在和未來在國際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國外生活的人也許會有感觸,你的膚色和背景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你的優勢,這不是種族論,只是順勢而為。

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個傳統的中國媽媽,希望小朋友未來可以有更多的選擇,在自己的領域有所成就。我不能免俗,也在為孩子能上所謂的名校努力實踐著; 但另一方面經歷和理性也在告訴我,競爭激烈的升學路,讓我們沒有時間欣賞這世界,去追求精神和個性上的快樂,更沒有時間探尋人生的意義。

前不久,《紐約客》雜誌前駐華記者歐逸文有本書《野心時代》(Age of Ambition)很暢銷,用野心來形容中國人我覺得很準確,每個人也許有不同的理解,但我把野心理解為中性詞。我曾跟美國的中產討論過中國人口流動問題,我說,不少中國人都喜歡流入北上廣深等大城市,因為那裡充滿著機會。但美國的中產卻說,我們美國人大多數不會這麼做。這應該是社會的發展程度和文化的不同吧。(文/爾姍姍)

本文選自《agnes小超人的博客》的新浪博客,點擊閱讀原文。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