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存國產化需跨多道坎A股半導體公司將迎歷史機遇

北京新浪網 01-12 01:42

??證券時報記者 劉燦邦

??

??三星斷供HTC屏幕,使得後者在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緩過來。這就好比下游廠商被上游供應商卡住了脖子,生死並不由己。

??類似的案例不勝枚舉。華為在2016年的旗艦機Mate 9 Pro上使用了三星的AMOLED曲面屏,但是在該款手機上市半年後仍然頻繁缺貨。這被認為與屏幕供應不足有關,而去年華為的旗艦機Mate 10 Pro更是直接棄用曲面屏。

??終端廠商受限制的不僅僅是屏幕,由於華為在高端機市場已經開始挑戰三星,有消息指出,三星給華為供貨的內存晶元價格高於其它廠商,這令華為被迫在現貨市場購買。面對這一情形,內存的國產化顯得愈加急迫。

??國產化需跨多道坎

??「內存是一種門檻非常高的產品,投資巨大,並且壟斷效應過於集中,即使國內廠商做出產品,只要三家巨頭採取大幅降價的措施,市場就沒辦法打開。」北京半導體行業協會技術研究部部長朱晶向記者說道。

??近年來,隨著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大基金)的推動,存儲器的國產化也邁上快車道。不過,大基金的主要投向是快閃記憶體而不是內存。據了解,目前國內有三個團隊主攻內存:一是合肥長鑫,二是福建晉華,三是長江存儲。

??據了解,三個團隊的背景各不相同,其中長江存儲是存儲器的國家隊,紫光集團、大基金等都有入股;福建晉華是台灣聯電投資的廠;合肥長鑫則由前中芯國際執行長王寧國操刀,並且集合了一批曾任職於美光等企業的骨幹。

??證券時報記者獲得的信息顯示,目前三個團隊的內存研發進度都不太明朗,工藝想要繼續向前推進也越來越難,並且從上游的設備材料廠商反饋的信息來看,部分團隊也遇到了一些困難。

??「國產內存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能夠做出來就已經很樂觀了。」朱晶表示,由於存儲器有產品出來和良率達標是兩回事,這就意味著,即使有產品出來,也可能是完全不能用的。「從產品出來到良率達標並能使用還需要至少一年的時間,因此,2020年左右生產出能用的國產內存就可以了。」

??一位匿名分析人士則向記者指出,國產內存量產的速度能否進一步加快取決於三個團隊的充實程度。其中,人才是非常關鍵的因素。「中國內地本身在內存研究方面沒有人才優勢,以前也都是直接從美光或者中國台灣、日本的廠商挖人。」該人士認為,如果以現有的團隊情況來看,2020年的時間點已經是非常樂觀的估計了。

??事實上,在晶元存儲行業,人才的因素已經非常突出,國內的團隊如果能獲取到一些核心的人才,研發速度可能就會馬上加快。不過,一家券商的電子行業分析師態度則比較悲觀,他向記者表示,5年之內不用考慮國產內存的供給。

??然而,內存國產化的誘惑依然巨大。如果實現了比較好的量產對市場自然會產生積極的影響。例如,國內的整機廠商可能會受益於降價,這些廠商也可以拿國產化內存與三星等巨頭進行博弈。同時,一些中低端的市場也可以用國產內存進行替代。

??「當然,國內內存對市場產生影響的速度也不會那麼快,真正大規模用國產晶元尚需很久,未來國產內存剛產出時,更多的是會產生威懾效應,向國外的巨頭表明我們已經有了自主的內存產品。」朱晶向記者說道。

??A股公司這樣布局

??作為集成電路國家隊核心力量的大基金,自然少不了在資本市場的布局。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大基金投資的A股公司包括士蘭微、景嘉微、北方華創、長電科技、華天科技,港股則有中芯國際。大基金總裁丁文武曾表示,目前的承諾投資中,晶元製造業資金為65%,設計業、封測業以及裝備材料業分別為17%、10%、8%。

??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兆易創新是目前A股為數不多的存儲器供應商。不過,與以DRAM為代表的內存不同,兆易創新的產品主要是NOR存儲器。值得一提的是,合肥長鑫是兆易創新與合肥市的合作項目。

??去年10月,兆易創新還與合肥市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合肥產投)簽署了《關於存儲器研發項目之合作協議》,約定雙方將合作開展工藝製程19nm存儲器的12英寸晶圓存儲器(含DRAM等)研發項目。

??據了解,這一項目的預算達到180億元,所需投資由兆易創新與合肥產投根據1∶4的比例負責籌集,目標是在2018年12月31日前研發成功,即實現產品良率(測試電性良好的晶片占整個晶圓的比例)不低於10%。

??證券時報記者在對兆易創新進行採訪時,公司人士表示,關於今年內存價格變化趨勢判斷以及市場格局方面的問題暫時不便答覆。與合肥產投簽約的180億元投資項目,投資者也都很關注,但是有關該項目的後續進展公司希望通過重大事項公告的方式再予以披露。

??不過,該人士向記者透露,公司與合肥產投的合作和合肥長鑫雖然都在同一個地方,但兩個項目之間是相對獨立的。「我們與合肥產投簽了合作協議,但具體會落地到哪個項目來實施,目前還沒有對外公告。」這也就意味著,上述合作僅為框架協議,最終會由哪個項目來承擔還不確定。

??紫光國芯是A股一家曾經非常接近核心內存的上市公司。不過,隨著去年7月公司公告停止收購長江存儲股權后,該事件的走向戛然而止。

??此事曾引起業界廣泛關注,紫光國芯後來表示,由於長江存儲的存儲器晶元工廠項目投資規模較大,尚處於建設初期,對其未來盈利情況做出準確預計難度很大,且其短期內無法產生銷售收入,其他收益尚存在不確定性,因此收購長江存儲股權的條件尚不夠成熟。

??「在A股市場,細分到存儲領域的公司確實不多,我們也是在上交所上市的第一家存儲晶元類的上市公司。」上述兆易創新人士對證券時報記者說。

??正如其所言,A股市場專門做存儲器的公司並不多,相關的公司有的專門為存儲器進行封裝測試,有的專門提供封裝檢測設備的,例如北方華創。

??「以三星為例,它有自己的供應鏈,國內提供封裝檢測設備的企業有可能進入其供應體系,但是提供封裝檢測服務的企業未必能進入。」朱晶告訴記者,即使一些設備進入了三星供應鏈,這些設備也大多是三星自己不願意做的,同時,三星也已在韓國本土培植了一些高端設備企業。

??雖然A股市場核心內存企業不多,但國內半導體行業在經歷了長期徘徊之後,歷史性的拐點似乎也正將來臨。中泰證券電子行業分析師鄭震湘認為,在產業基金大力投入下,半導體板塊有望出現一批跨越式成長的公司,一如6年前的蘋果產業鏈,半導體行業也將迎來板塊成長性投資機會的黃金時期。

??在鄭震湘看來,半導體行業在龍頭企業的引領下進入了成長性的機會,受益於四方面變化:一是摩爾定律放緩、中國行業追趕遇歷史良機;二是新應用需求帶來的不僅僅是製程高的要求,市場、運營能力也是重要競爭力,這是國內企業的強項;三是科技創新戰略提升、政策扶持力度加強,人才、資金、政策、技術持續流入;四是行業的科技紅利轉換效率拐點於2016年顯現,產值轉換加快。

??朱晶向記者表示,2018年,國內系統廠商開始大量進入IC設計領域,碎片化市場應用帶來定製化晶元需求。同時,手機主晶元的創新圍繞在AI和5G領域,也會成為中國廠商的重大機遇。「大基金二期也將如約而至,進一步助推國內半導體企業加速資本化。」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