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問耶路撒冷之爭:特朗普緣何敢碰中東「火藥桶」

北京新浪網 12-08 00:35

中新網北京12月8日電(記者 張尼)美國總統特朗普6日宣布,美國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計劃將美駐以使館搬遷至此。特朗普此舉招來阿拉伯國家的普遍譴責,國際社會也對中東局勢表示出擔憂。特朗普為何敢碰中東「火藥桶」?美國中東政策會否就此改變?神經緊繃的地區局勢又將如何演變?

12月6日,特朗普簽署公告,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

敢動「中東禁忌」,特朗普是何用意?

作為三大宗教的聖地,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一直是巴以衝突的核心問題之一。

早在1995年10月,美國國會就通過法案,要求政府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並將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

但由於這個法案在外交上極為敏感,此後歷任總統都不敢輕舉妄動,一直暫緩執行法案。

特朗普上任后卻突破了這一「紅線」,成為首位正式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的美國總統。

這背後,美國國內政治因素和其在中東的戰略企圖成為重要誘因。

「美國國內處在高度分裂的狀況下,特朗普急需找到可靠盟友,而國內猶太人的力量非常強大,他們成為特朗普鞏固執政權力的重要資源。」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

如專家所言,據外媒報導,早在當初競選總統時,獲得過猶太財團大力資助的特朗普,就承諾將美國駐以使館搬遷至耶路撒冷。

今次特朗普發表講話后,外媒分析稱,通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特朗普履行了競選時的承諾,以變通方案來滿足他的親以色列選民。

就美國對外政策來看,也有專家認為特朗普此舉也意在當前的中東局勢中「刷存在感」。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刁大明分析,到目前為止,巴以和談一頭霧水、沙特又和俄羅斯暗通款曲、伊朗核協議呈現不了了之的節奏。因此,特朗普急於找到機會、設置議題,利用帶有符號意義的決定,為美國創造更大回歸空間。

圖為巴勒斯坦民眾在耶路撒冷舊城區觀看特朗普發表公告的直播畫面。

美國的單邊承認,意味著什麼?

雖然特朗普表示,美國對於耶路撒冷邊界問題不持立場,但其實際做法卻與國際社會共識背道而馳。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6日在紐約總部就此向新聞界表示,他反對任何會危及巴以和平前景的單邊措施;他強調,耶路撒冷是最終地位問題,必須通過雙方直接談判來解決。

瑞典駐聯合國代表團表示,埃及、法國、義大利、塞內加爾、瑞典、英國、玻利維亞等國希望在本周內就此問題召開會議。也有消息稱,安理會可能在本月8日就這個問題舉行緊急會議。

中國社會科學院西亞非洲研究所中東研究室主任唐志超分析稱,國際社會普遍形成的共識是,耶路撒冷是巴以衝突中的核心問題,耶路撒冷的歸屬和地位是未定的,要以未來的巴以談判來確定。

「特朗普雖然辯解稱自己沒有選邊站隊,但是按照國際法的常識,將大使館遷到耶路撒冷,實際上就是確認了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單方面佔領。」唐志超表示。

他強調,美國此舉釋放的信息是已經接受以色列的單方面立場,這一做法違反了以往國際社會一貫常識和慣例。

圖為憤怒的巴勒斯坦民眾在加沙南部的Khan Younis地區發起抗議。

各方反應激烈,阿拉伯國家如何應對?

針對特朗普的決定,連日來,巴勒斯坦、約旦、埃及等中東地區國家以及阿拉伯國家聯盟(阿盟)紛紛表示,美方此舉可能引發「危險後果」。

據報導,巴勒斯坦各派系宣布進入為期三天的「憤怒日」,以示抗議。此外,德國、土耳其、伊朗等國也都對美國的舉動發出了警告或譴責。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電視講話中甚至表示,特朗普的舉動將使整個穆斯林世界群起反抗,安卡拉也可能會中斷和以色列的外交關係。

另據報導,阿盟已決定在本周六(9日)在開羅阿盟總部召開部長級緊急會議,商討對策。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董漫遠認為,美方的做法勢必會引起阿拉伯國家的強烈譴責。

但他同時強調,目前阿拉伯國家對美國和以色列沒有強硬的反制手段,也沒有這樣的戰略決心和意志與美國、以色列展開對沖,不可能像第四次中東戰爭之後那樣對美國動用石油武器。

圖為在耶路撒冷舊城區的一面牆上,以色列國旗和美國國旗被接在了一起。

美國中東政策出現「拐點」?

幾十年來,不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主政,美國都主張耶路撒冷的主權問題必須通過雙方協商解決。此次特朗普表態,是否意味著美國數十年以來的中東政策出現改變?

在專家看來,以往美國中東的政策目標是清楚的,即保證以色列的生存和安全不至於惡化,過去美國的政策是希望在混亂的中東局勢里保持微妙平衡,體現美國的主導力。

「如今,特朗普認為以往這種含糊的做法損害了以色列的安全和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所以拋棄了過去的手段,採取了『一竿子到底』的做法。」李海東說,顯然美國數十年以來的中東政策在特朗普這裏發生了重要的轉折。

董漫遠認為,美國曆任總統都是親以色列的,只是此次特朗普尺度最大,突破了「前任們」的界限。

針對外界關注的美駐以色列使館的搬遷問題,董漫遠分析稱,雖然特朗普宣布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但是在搬使館的問題上,並非短時間內可以實現。

「在一個任期內,特朗普可以有理由拖延搬遷,但如果連任,在下一個任期內就沒有再拖延的理由,等美國真的把使館搬過去,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危機爆發點。」董漫遠說。

位於耶路撒冷老城區的圓頂清真寺。 中新網記者 李雨昕 攝

挑動敏感神經,巴以和談前景堪憂?

上世紀90年代以來,巴以和談進程已走過了20多年,一波三折,舉步維艱。

雖然特朗普在日前的講話中強調,美國的決定並不意味著不再支持以巴進行和平談判,但外界仍認為,特朗普此番舉動或將導致和談進程嚴重受阻。

董漫遠分析稱,美國此番舉動將產生多重影響。一是可能造成巴以和平進程階段性終止;二是會刺激中東穆斯林國家民間反美情緒的高漲;三是對地區的和平穩定產生破壞。

「雖然特朗普表示要繼續推進『兩國方案』,但其如今的做法顯然是負面和消極的。」在董漫遠看來,中東穆斯林國家民間反美情緒的高漲,無疑將使美國在這一地區的相關機構和人員面臨一定的安全風險。

專家認為,長遠來看,雖然特朗普表明會繼續鼓勵和談,但其目標是很明確的,那就是按照有利於以色列的條件出現「一邊倒」的結果,而非相互妥協的解決方案。

「特朗普的做法毫無疑問會引起巴勒斯坦和相關力量的抵制,破壞中東地區現狀,導致本來就已經脆弱的局勢更加惡化。」李海東分析。

也有外界分析認為,美方的決定不僅會讓沙特等傳統阿拉伯盟友感到酸楚,還可能成為極端分子的宣傳素材,使得伊斯蘭激進分子有機可乘。未來,美國政府的處境將更加艱難。(完)

責任編輯:吉翔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