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新零售引領商業模式創新 數據化改造助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北京新浪網 08-14 00:42

互聯網新業態的創新發展之快超過人們想像。過去一段時間以來,阿里巴巴陸續推出了無人超市、汽車自動售賣機、無人零售店等多種新零售業態,受到了市場的廣泛歡迎。在這一潮流中湧現出一批像阿里巴巴這樣的企業,充分發揮互聯網、大數據、識別、感測等現代科技的作用,將這些現代科技集成應用於改造提升傳統零售行業,為新一代信息技術商業化應用提供了新的成功實踐。這種新業態契合了目前我國消費轉型升級階段消費者對品質和體驗的需求,因而取得成功。

新零售業態是一種引領零售業變革的商業模式創新

應該說,阿里巴巴推出的無人超市等新零售業態是一種商業模式創新。創新研究的鼻祖熊彼特將創新定義為現有資源的「重新組合」,認為經濟發展就是不斷創新的結果,並給出了創新的幾種類型:新產品、新的生產方法(工藝)、新的供應源、新的企業組織方式,這幾種創新均能夠推動經濟發展產生質變。組織創新並不只局限於在特定的企業內部採用新的方法組織生產過程。按照熊彼特的觀點,組織創新還包括企業之間的安排,比如整個產業的重組。無人超市等新零售業態利用身份識別、大數據分析等為用戶「畫像」,根據收集到的用戶行為數據來更精準地把握用戶需求,並回溯到供應鏈端按需生產。根據熊彼特對創新的分類,阿里巴巴所探索的新零售業態重新組織了企業的生產和銷售,應當屬於組織創新,或稱之為商業模式創新。

無人超市等新零售業態的表象是「無人」,本質是推動零售業數字化變革。傳統零售業依據經驗完成貨物的銷售管理,效率提升緩慢,需求滿足的精準度不夠,難以適應消費者越來越高的要求。而隨著信息網路技術的快速發展,數字化的知識和信息成為新的生產要素,為經濟效率提升和結構優化提供了新的動力。當前,數字經濟已經成為新的經濟形態,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和G20杭州峰會均對這一發展趨勢予以肯定。阿里巴巴力推新零售業適應數字經濟發展的趨勢,通過數據化改造對整個供應鏈條進行整體優化,從而提升效率,創造價值,將從零售這一環節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商業模式創新具有重要的社會經濟意義

商業模式創新同樣能夠推動經濟發展,與產品創新一樣同等重要。通常,人們大多關注前兩類創新,即產品創新和工藝創新。但是不能因此而忽略其他創新。例如,在20世紀上半葉,使美國經濟「領先」於其他資本主義國家的原因在於產生了許多組織方面的創新,包括全新的組織生產和分銷的方法。在我國,典型的商業模式創新——電子商務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也對社會產生了重大的影響。因此,商業模式創新與產品創新一樣具有重要意義。當前的新零售業態直接的效益是節省交易費用,提升零售業效率和服務質量,從更廣的範圍來看,提質增效無疑將推動整體社會進步。

另外,阿里巴巴推出的無人超市等新零售業態本身是一種創新,這種創新還將帶來更多的創新,因為創新為新商業機會和未來的創新提供了可能性,併為持續變革提供了平台。無人超市、無人零售不僅僅只是提高銷售效率,也不局限於更精準獲知客戶需求,實現按需生產和供應,更重要的是,這種新零售業態對整個零售產業鏈進行數字化改造后,將為提高全行業效率、推動產業創新提供基礎,從長遠看,解放出的體力勞動力將為人類從事更多創造性、創新性活動提供基礎和機會。

重視和支持商業模式創新

我國當前正在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長期以來,許多科技界人士一直把創新和科技發展等同起來,認為創新一定代表著技術突破或者一定會發生在科技前沿,各級政府部門都把提高科技投入作為支持創新的主要著力點,這當然有其合理性。

但是,對商業模式創新等非科技型的創新也需給予足夠的重視和支持。不能因為強調所謂的技術含量和技術先進性,而忽略這一類作用巨大的創新活動。特別是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和應用,信息傳遞手段越來越豐富,經濟活動的組織形態存在著比以前更多的可能性,這裏面的未知數或許就意味著更大的潛在生產力。

為此,首先是要鼓勵和支持更多的阿里巴巴們的新零售等商業模式創新。與科技型創新更多需要研發資金、金融等支持不同,商業模式創新更多需要的是法規制度的支持。創新是一種「創造性破壞」,商業模式創新過程中,必然會對現有業態產生挑戰,必然會面臨許多與已有法律法規相衝突的情形。政府和社會需要以包容的心態,從社會整體福利的角度出發,拋棄短期、局部利益,支持創新發展,如此才能激發更多創新,最終推動我國經濟轉型升級。在無人超市等新零售業態發展過程中,移動支付規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等均需要全社會予以大力支持。

其次是要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加強再就業培訓。無人超市引來市場驚嘆的同時,也引來了一些人的擔憂,主要是傳統零售業的失業問題。類似技術性失業的問題由來已久,在人工智慧快速發展的時代,相同的問題還會一直存在。對此,一是應從長遠和全產業鏈條來看,在某些環節的就業減少了,但其他環節的就業有可能相應增加,勞動力會隨著新興產業的發展而轉移。二是從社會總體福利來看,技術進步增強了人類的能力、帶來了新的機會,總體上是增加社會福利、創造更多新就業機會的,就如同汽車替代馬車,創造出了大量的新增就業,不能因噎廢食。

從這個角度上說,在新舊業態轉換過程中,需要各級政府完善社會保障體系,防範社會風險,應對快速變革的社會需要。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創新發展研究部室主任、研究員 戴建軍

分享至FB
分享至微博
LINE it!
轉發mail
更多分享方式

即時新聞

臉書評論